再努力,也不過滋養貪得無厭的地產霸權!|仙人掌社論

【2015年05月21日 5:58 下午】再努力,也不過滋養貪得無厭的地產霸權!|仙人掌社論


繼陳振彬宣稱青年申請公屋是「放棄自己」的偉論後,劉鑾雄之子劉鳴煒也不遑多讓,奢談年輕人只須『睇少啲戲』、『去少啲日本』、每月儲三千元,便可以輕易上樓——我們相信,以兩三年時間的儲蓄加上父母借出一百萬,要儲足首期入市其實不難。劉鳴煒的思維模式,其實無異於香港的50、60後:只要努力裝備自己、找好工作,然後稍作犧牲儲錢,必定可以置業安居、向社會上層流動。不過,這種離地式正向思考注定悲劇收場,因為權貴們對社會問題視若無睹,使下一代香港人為此蒙受更高昂的代價。

上述的「離地式正向思考」,是一種富人矇騙青年的精神勝利法,不只在香港流行,也傳遍了整個美國。社會學者芭芭拉.艾倫瑞克於五年前發表《失控的正向思考》,正是指出美國社會以正向情緒遮蔽了現實的困境,並把貧苦階級對政經制度不公的負面情緒一概否定。劉鳴煒未必讀過這本著作,但他那種偉論無不隱含「青年人欠上進」的訊息,與美國社會的意識形態不謀而合。

我們不可以只對如此膠論一笑置之——富豪們一方面高呼「何不食肉糜」,另一方面握有政治和社會權力,使普羅大眾迷信了正向思考,卻無意推翻向權貴傾斜的社會、經濟秩序。如今這種失序的正向思考,正為美國帶來災難:根據上個月UNICEF的調查報告,美國的黑人兒童貧窮情況屬全球最惡劣。每5名兒童就1名需要領取食物救濟、138,000兒童無家可歸、每兩名黑人兒童就有一人活在貧窮中。而且,黑人兒童自殺率急升一倍(當中竟出現5-11歲自殺的案例)。試問這些孩子的貧苦無依,是因為父母和自己不夠上進,還是有其他年青才俊不敢啓齒的理由?

雖然香港尚不淪落至以上田地,但也不見得比美國好多少。根據社區祖織協會和兒童權利關注組在2013年的調查發現,有約25萬名18歲以下的兒童生活在貧窮線以下,約佔全港103萬名兒童的四分之一。也許年青才俊和一眾社會賢達會以五、六十年代的香港社會環境和今天作比較,強調個人努力可以扭轉命運。別忘了,在半個世紀前,香港社會還更講究公平,社區經濟、創意產業還未被沉重的地租扼殺殆盡,我們的上一代還能靠雙手創造幸福。如今香港的經濟窮得只懂收租,比起過去退步了萬丈遠,他們還有甚麼資格怪責青年人不夠努力?汪明荃還指上一代為我們留下了「大好江山」,要好好珍惜,但江山如此吃人,我們寧可不要。

香港的青年人繼續為學債、首期奔波勞累,更要握着雨傘爭取真普選,為上一代收拾殘局;劉鳴煒、霍啟剛之流靠着父蔭和社會制度混日子、不事生產,就是空有臭錢的真廢青。我們何必斷送血汗,助養這群被寵壞的敗家兒?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