係本土的!就要睇實賣港供水協議!|阿龍

【2015年05月26日 11:50 上午】係本土的!就要睇實賣港供水協議!|阿龍


發展局局長陳茂波於五月二十四日的網誌向對坊間對新粵港供水協議的質疑提出反駁,指為了保證香港於天旱時都可以得到穩定的食水供應,因此需要撥出一百三十五億購買三年的東江水,根據蘋果日報於五月二十四日的報導,即是將會在每年增加百分之六的水費給與廣東省方面。香港一直以來不只是食,跟住方面,都是依賴大陸。而在九七年之後,香港極有可能因為國策的壓力底下,必須平毀香港可以自給自足的能力。早在反高鐵,強遷菜園村事件中,社運人士已經因此而調查香港政府有計劃去加強對大陸食品的依賴。因此,只要關心香港本土利益的話,必須密切關注陳茂波所簽的供水協議。

因為香港即使是以金融及商貿為主的城市,說到底食水這些人的生存基本仍然非常重要,不能因「中港關係」及「食水供應」而任由梁營胡作妄為。早在曾蔭權年代的施政報告,以至曾俊華的二零一五年的財政報告已經提出,為了香港的長遠水源供應以及東江水枯竭的考慮,所以必須開發海水化淡技術以及污水再用技術。亦即是香港政府本身已經有計劃重新研發海水化淡的技術。但是曾蔭權已經下台快四年,而二零一五年也快過半,而坊間仍未聽到負責的發展局君長陳茂波對新水源開發計劃的一麟半爪,反之加倍以購買東江水之名加倍向北進貢,陳茂波絕對有失職之嫌。

如果說香港本身沒有跟廣東省有討價還價的能力,所以只能任由大陸宰割,這是不負責任的理由。殖民地年代因為東江水尚未被嚴重污染,二來當時的海水化淡技術極為昂貴,因此香港政府別無他法,基於成本效益的理由,而採取以東江水為主,水塘為輔的供水政策。但時至今天,利用滲透方式淨化海水的技術業已成熟及便宜,且為阿拉伯國家廣泛使用,而家居廢水回收再用的技術亦有在新加坡及日本研發及使用,而港台的紀錄片亦有記述有關的技術,何以肩負香港發展的陳茂波的卻沒有提及?就算今次任由東江水宰割的三年城下之盟是韓信胯下之辱,請問plan B呢?有沒有香港水源先給自足部署的下一步?假若滲漏方式及家居廢水再循環不可行,請問有沒有支持大專院校支持這方面的研究?

早前無線電視新聞專緝有調查東江水的水質,發現所經之處,莫不被工業及農業廢料所污染,香港購水的成本漸貴之外,淨化的成本亦日高。同時東江水水管日久失修,港府付出百元,實收多少立方米的水實在成疑。因此,香港如果仍然沒有替代方案,仍然以東江水為主,而以水塘為輔的政策則只是虛耗公帑。陳茂波的蕭規曹隨並非為香港爭取最佳的談判位置,而是繼東北開發計劃之後,另一個由他主理的賣港計劃。

水是人類生存之本,因此香港政府不管在其他地方如何無能也罷,也要在淨水供應方面尋求出路,以保障港人生命健康。而且隨著科技科投發展,淡化及循環再用的成本效益隨時可比東江水,因此陳茂波有必要依循曾俊華之議,用曾俊華的撥款集合香港最菁英的科學家為香港的淨水供應尋找出路。而非單純用香港人用血汗去買污水。

有陰謀論謂大陸恐懼香港的自給自足而使其有獨立的資本,所以不斷破壞香港的環境及利用大白象工程虛耗香港的財源,同時亦延續殖民地時代的高地價政策壓抑香港的科研學術發展,以免出現本土的淨水公司及科研財團提出取代東江水的建議。如今陳茂波無視財政預算案的建議撥款,而雙手貢獻香港人的稅金予廣東省購買東江污水,亦沒有提高香港的討價還價的能力。明顯陳茂波是有賣港之嫌,才急於為粵港供水協議辯護。

因此關心香港本土利益之士,必須長期關心香港的供水,以免港人為東江水所毒害而不自知。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