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讓周融把言論自由押玩成舐共的遮醜布|仙人掌社論

【2015年05月26日 6:15 下午】別讓周融把言論自由押玩成舐共的遮醜布|仙人掌社論


幫港出聲召集人周融日前發起「我是屈穎妍」遊行,稱要聲援對方被「黃色暴徒」恐嚇滅門,誓要「向扼殺言論自由的黃色暴力說不」。劉進圖倒在血泊之日,周融尚且沒有勞師動眾聲援新聞工作者;而屈穎妍絲毫無損,藍絲們卻要粉墨登場。這豈不是周融的雙重標準?即便是雙重標準,也毋關宏旨,因為周融捍衛的只是維護建制的自由,而不是人民指控強權的自由。有人故意弄混兩套標準,令社會大眾模糊了言論自由被迫害的問題,這才是周融和屈穎妍的陽謀。

據說遊行始於屈氏一家受到「激進份子的無理攻擊和恐嚇」,但按照周融和撐屈人士的邏輯,只不過是「個別事件」而已。去年十月,一眾藍絲帶無故包圍、襲擊記者,身歷其境的李偲嫣雖然譴責對方動粗,但認為純屬「個別事件」——事件之所以「個別」,因為它不成常態,甚或是撐警施暴集會的一樁小節,何足掛齒?既然藍絲帶當日的肢體暴力能被如此輕輕帶過,那麼被指施以語言暴力的馬健賢和譚得志(快必),又應否受到「個別事件」這一免責條款保護呢? 前車可鑑,真正的藍絲帶,應該寬恕馬、譚二人才是。

至於周融揚言「擔心法國《查理周刊》事件會在港發生」,更是比類不倫。香港新聞工作者和評論人受到恐怖襲擊之事早已發生,例如商業電台的播音員林彬在六七暴動遭受左派暴徒燒死,當年涉事的工聯會領袖楊光豈只消遙法外,更榮獲政府授勳。如今他已撒手塵寰,但是受害者家人仍然等不到公義的審判,試問捍衛言論自由關注組可曾為林氏一家尋冤、向工聯會和中共討過公道?周融對於林彬慘劇和劉進圖被斬案置之不理,非不能也,實不為也。

反過來,周融還要爭搶「言論自由」這一片道德高地,從而拿下泛民陣營的話語權,才是他粉墨登場的真正含意。由「法治已死」、「爭取民主」的抗議口號,以至「默站」一類的抗議方式,藍絲帶們無一照辦煮碗,而矛頭就由政府轉移向黃絲帶。如此一來,建制、抗爭者受到相同的指控,真箇是「沒有誰比誰更高尚」——對於政治冷感、不問時事的人,這種手法尤其管用。反正兩者都置於同一天秤上,一切社會不公和壓迫在他們的邪惡面前,便無從談起了,言論自由亦如是。濫用某種政治修辭、降低它的社會影響力,是建制派動員民意的一大手法,豈能騙得過明眼人?

我們知道,言論自由只是弱勢者的保護傘,鼓勵他們就社會事務暢所欲言,使政府受到監督。周融和屈穎妍當然有維護公權力的自由,但是這種自由本身已經受到公權力的保障,故不能列入言論自由。這種妄談自由、為建制洗刷罪行的人,都是孔子口中的「鄉愿」:似德非德、顛倒是非的賊,是自由社會的敵人。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