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老院賤於如集中營,林鄭是禍首!|仙人掌社論

【2015年05月27日 6:12 下午】安老院賤於如集中營,林鄭是禍首!|仙人掌社論


大埔劍橋護老院迫使老人家在戶外赤身等候洗澡,可見當下老人政策弊病叢生:院舍條例過時、社署執法不力、護理員人手匱乏,固然急須解決。而問題的癥結——政府社會福利及護理服務私營化政策,使大部分長者在資助院舍不足的情況下,被迫入住服務質素參差的私營安老院。政府漠視社會龐大的安老服務需求,只是一意強推「院舍券」、無心長遠規劃,對全民退休生活的危害恐怕遠比我們想像中巨大。

私營安老院的服務質素廣受社會詬病,政府絕對是一大主兇。社會福利署稱過去5年就該院舍曾接到12宗投訴,突擊巡查96次,共發出15封警告信,但從未檢控。另一方面,劍橋護老院負責人亦聲稱對老人家的護理問題「一直存在」。如是者,院舍違規之事絕非一日之寒,而是社署沒有嚴正執法,縱容劣質院舍繼續經營、干犯人權的後果。根據社工盧浩元日前撰文所指,一般私人院舍會預早獲得社署的巡查通知,便有充裕時間增聘臨時人手應付巡查,而所謂突擊巡查便淪為預約巡查。即使社署事後聲言會對違規安老院處以釘牌懲罰,但也難保其經營者以其他名目東山在起。

再者,政府二十年來一直沒有修訂《安老院條例》,加上護理員欠缺合理報酬,使私營院舍的環境惡劣不堪。私營安老院的人均面積(7至10平方米),只有政府資助及合約院舍的一半(17-21平方米)。至於人手比例、饍食、藥物等安排,更不在話下。而且,盧氏的文章也指出,院舍實質工資指數(以1999年的100為基數),由2009年的100.5下降至2013年的95,可見院舍的護理員面對艱難的工作處境下,工資一日不如一日。梁振英政府倡議引入外勞解決安老院人手問題,但在低下的工作待遇和培訓下,外勞的工作水平可想而知,而訓練有素的本地護理員也會因為薪酬被拖低而離開。

院舍工友的勞動尊嚴保障不了,過時的法例規管不了,老人家的尊嚴也保不了。一旦要修例和提高薪酬,政府又會借辭「提升經營門檻、趕絕私營院舍」,使輪候院舍的老人家得不到照顧,然後繼續拖逶下去。說到底,政府視安老政策為燙手山芋,寧願把它外判給市場解決,也毫不願意接手。

安老政策市場化的禍首,就是林鄭月娥。在董建華年代,林鄭月娥出掌社會福利署,她對於貧窮長者入住安老院的問題,提出能者自付、錢跟人走的原則,下開秲區政府強推院舍券的濫觴。基層長者一旦申領院舍券,就要放棄領取綜緩,但他們年紀漸老後便需要更多貼身照顧,開支亦相應提高,在無收入、無綜援的情況下根本難以應付,屆時院舍亦有機會不肯繼續提供照顧予長者。

私營安老服務的宗旨不在安老,而是牟利。劍橋安老院的醜聞表明,市場不一定能提升安老服務質素,反倒為利潤犧牲老人家的尊嚴和生活。香港人口正在加速老化,政府若不在社福政策改弦更張,劍橋護老院醜聞絕不會是冰山一角。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