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人口實的言論宜避免|黃一恒

【2015年05月28日 10:57 上午】遭人口實的言論宜避免|黃一恒


對於壓力團體調理農務蘭花系成員,因在facebook發表屈穎妍一家「應當滅門」而被警方拘捕,我一點都不覺得出奇。有人說警方打壓言論自由,我卻不以為然。言論自由的保障並不包括其言論令他人感到生命受威脅。因為當你的言論令某個人感到生命受威脅時,好明顯對方的自由已受侵犯,而你斷不能以你自己的自由去凌駕別人的自由!

我曾見過有網上評論說:「評論一個人應當滅門同去意圖去滅人門應該係兩樣野黎」,我認為這是一種狡辯!因為從聽者角度,兩種講法都沒分別,他同樣感到生命受威脅,而有權要求受法律保障。

又有人說拿其他事件比,例如某些人曾在網上出言恐嚇林慧思老師,警方卻不了了之。但案件一單還一單。在這單案中,「應當滅門」的言論的確有犯罪嫌疑,之前又有自覺是受害人的屈穎妍報警,警方立案拘捕依足程序,無得抵賴。然而,警方以不誠實使用電腦罪名拘捕,我覺得有點搞笑。但罪名之事,留待法律專家解決,暫且不表。

當然,警方拘捕,也不算得甚麼。根據香港法律原則,法庭一日未定罪,疑犯仍是無罪。況且未上法庭審理之前,要經常拘捕、調查,到正式起訊等多番程序,要是證據不足,有機會未提堂已撤銷控罪。

到底評論某人「應當滅門」是否違法,的確存在很大爭議。我倒希望警方能夠查過水落石出,一旦須要上庭,法庭能夠給予公平審訊,立個案例令大家日後發言時有個準繩。

不管怎樣,我總認為些等言論,可免亦免。首先,如果認為某人的言論出錯,可用理據反駁,而不用人生攻擊。例如我有感屈穎妍女士某篇專欄文章歪理連編,於是撰寫了《逐點擊破屈穎妍鳩文》加以評擊。

當然我明白人類是有情緒的動物,不是無時無刻都那麼和平理性。如果要發洩情緒,總有些罵人用字可免卻法律責任。當然,仍然堅決主張所謂「言論自由」的人,是不加理會的,他們仍然覺得自己想說甚麼就說甚麼。

但要是一個人的言辭太過流於情緒發洩時,其代價是要承擔法律責任。其次,他的打擊對象反而可以假裝成受害人而反咬你一口。就好像屈穎妍女士,明明是高牆,站在暴政權一邊亂放逆辭,卻聲稱因受「應當滅門」等言論威脅而惶惶作態,假裝成弱者而搏取同情,更有周融一路奸險小人護航以壯其聲勢,讓屈穎妍能夠繼續以哀兵之態發表歪理迷惑大眾。這無非助長了屈穎妍的氣燄,並令大眾忘記她曾發表惡言。這又有何益?

我認為發表政論應時常以大眾福址為念,不宜呈口舌之快,圖一己發洩,望諸位察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