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海洋衝突背後的國家內部因素|譚志強

【2015年06月01日 12:55 下午】中美海洋衝突背後的國家內部因素|譚志強


最近中國和美國在海洋問題上,特別是在東海(釣魚台列島)問題和南海(南沙群島)問題上,不斷發生各種衝突,包括美國空軍偵察機(無人機)闖進中國實質佔領的南沙島礁十二海浬範圍之內,卻被中國軍隊企圖用無線電誘捕;中國外長與美國國務卿公開口角等等,都在反映出目前的中美關係已經從江澤民和胡錦濤約二十年相對低調的和平狀態,慢慢質變成相對高調的小規模衝突狀態,日後會不會再演變成「衝突升級表」(escalation scale)中更嚴重的等級,是很真得大家注意的。

如果自美國的國家內部因素去分析,最明顯的是中國的再度崛起,一定會改變自1945年8月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之後,美國在太平洋西部地區(包括東亞大陸、第一島鏈和第二島鏈之間的海洋)所擁有的「權力優勢」(霸權),而這是任何世界性霸權國家都不可能主動放棄的。如何面對中國崛起,便必然成為美國明(2016)年總統大選及國會中期選舉,必然會被各方炒作的國際問題。不管是誰,只要是在美中衝突上表現得不夠強硬,明年是必然落選的。

故此,未來一年半載,除美俄關係之外,美中關係是必然會被大炒特炒的,奧巴馬政府及民主黨總統選舉候選人希拉莉的立場和作為,亦是只會硬不會軟。

如果自中國的國家內部因素去分析,大家應該從身兼國家主席、總書記、軍委主席三個職務的最高領導人習近平的一言一行,去推測目前中共中央內部的權力演變。事實上,去(2014)年習近平在出席兩會成立六十五周年時,就先後發表過一些重要講話,如果不首先從此出發去理解,大家是很難讀懂習近平心目中兩會應該要做一些甚麼工作。代表中共中央的《新華社》,便曾經在一篇「專評」中指出這些工作重點是:

一、撫今追昔,總書記怎樣給人大和政協“點贊”?

二、人大制度要堅持、政協工作要做好,哪些是必須的?

三、人大制度要與時俱進,哪些環節要加強?

四、為實現中國夢作貢獻,政協要堅持什麼?

五、怎樣評判人民是否享有民主權利?

六、中國社會主義民主的兩種重要形式是什麼?

七、國家政治制度是否民主有效,從哪幾個方面評價?

八、中國政治制度的優越性體現在哪些方面?

九、發展社會主義民主政治要切實防止哪些現象?

——切實防止出現群龍無首、一盤散沙的現象﹔

  ——切實防止出現選舉時漫天許諾、選舉后無人過問的現象﹔

  ——切實防止出現黨爭紛沓、相互傾軋的現象﹔

  ——切實防止出現民族隔閡、民族沖突的現象﹔

  ——切實防止出現人民形式上有權、實際上無權的現象﹔

  ——切實防止出現相互掣肘、內耗嚴重的現象。

十、中國社會主義協商民主可以有效克服哪些弊端?

——有效克服黨派和利益集團為自己的利益相互競爭甚至相互傾軋的弊端﹔

  ——有效克服不同政治力量為了維護和爭取自己的利益固執己見、排斥異己的弊端﹔

  ——有效克服決策中情況不明、自以為是的弊端﹔

  ——有效克服人民群眾在國家政治生活和社會治理中無法表達、難以參與的弊端﹔

  ——有效克服各項政策和工作共識不高、無以落實的弊端

 

中國最高領導人習近平及首席「官方喉舌」新華社竟然公開地強調中國領導層內部存在「群龍無首、一盤散沙」、「黨爭紛沓、相互傾軋」、「黨派和利益集團為自己的利益相互競爭甚至相互傾軋的弊端」,「不同政治力量為了維護和爭取自己的利益固執己見、排斥異己的弊端」等等現象,這可不是很普通的事情。

故此,任何對「美帝國主義」各種「挑釁行動」的「讓步」,都有可能是黨內對手的武器,自己本身的致命傷,在「退此一步,即無死所」的考慮下,即使明知中國目前的總體「國家實力」(national capacities)仍是無法與美國放手一搏,中國最高領導層仍是無可退讓的。

總而言之,就本人的研判,中美海洋衝突應該很難在短期之內妥善解決。中美之間有關東海和南海問題的磨擦,不管是大是小,應該會不斷發生,至少維持到明(2016)年12月美國總統大選結果揭曉,美國政客再無誘因去主動挑釁中國在東海和南海的領土主權,甚至2017年年底中共召開「十九大」,產生出一個以習近平及其同黨占有過半數席位的政治局常委會,足以壓倒一切反對勢力之後,才有可能暫時收場。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