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寒寵愛,南北和 Indulge in Syrah from North to South!|ROY

【2015年06月01日 6:19 下午】酷寒寵愛,南北和 Indulge in Syrah from North to South!|ROY


大陸人和香港人都是中國人,同樣黑人白人也是美國人。可是兩地衝突卻越見頻繁,問題癥結是否又只是在原生或原住民之上。

相對地在葡萄酒的世界裡,可分為國際葡萄品種及地區性原生品種。顧名思義原生品種就是某葡萄酒產區的獨有品種,其他地方不能找到。就算勉強種植,但在不合適的風土早晚也會被淘汰。  然而國際品種就不同了,他們原生在歐洲,卻又像荷里活影星般衝出世界。我們幾乎在每個產酒國家都可以找到它們的影蹤。例子如Cabernet Sauvignon、Merlot、Pinot Noir、Chardonnay 、Sauvignon Blanc和今次的主角Syrah(西哈)。Syrah(西哈)原生於法國的隆河谷(Cote du Rhone) ,隆河谷是法國最古老的葡萄酒產地, 亦是僅次於波爾多的第二大產區。隆河谷位於法國東南部,綿延數百公里長的隆河,由北向南貫穿整個河谷地帶,從地理位置上隆河谷可分為南北兩部份。

20140613_144258 (1)

北隆河谷從Vienne(維埃納城)開始一直到向南延伸到Valence,屬於大陸性氣候,由於北隆河谷多山及河谷狹窄,葡萄園多位於陡峭的梯田上,主要的土壤是花崗岩及板岩。
北隆河谷正正是Syrah的故鄉,冬天寒冷,夏天和暖,較南隆河谷乾爽。 Syrah種植在山坡的花崗岩石上,造出的葡萄酒複雜性及陳年潛力特別強,當中以Hermitage這片僅有117公頃的小產區尤其甚者。Hermitage早在羅馬帝國時候已經享譽歐洲,酒體飽滿,雄渾有力,表現出豐郁傲骨。 直至教皇Clement V由波爾多轉居往南隆河谷的Avignon,興建了教皇新堡(Chateauneuf-Du-Pape),並在教皇新堡周邊種植葡萄園,帶動了整個南隆河谷的葡萄酒業,因此Chateauneuf-Du-Pape這產區也應運而生,才達致隆河谷南北和的局面。

可是Syrah南下後卻不能獨當一面,因為南隆河谷區屬於地中海性氣候,悠長的夏季,陽光充沛相對地氣溫亦高。土壤雖然多樣化,如鵝卵石、石灰岩、紅砂質黏土等。但Syrah卻未能適應,所以在南方它只能作大約佔10%的勾配,Grenache在南隆河谷才是老大哥,更甚的是Chateauneuf-Du-Pape可以用多達13種或更多的葡萄品種混釀。Syrah(西哈)寧為雞首,不為牛後,決定移民海外尋找他第二個家鄉。

   終於Syrah在1832年移植到南半球的澳洲。既然人在異鄉,換了國籍,當然要改名換姓吧,在澳洲她叫Shiraz(音譯切拉子)。沒想到Shiraz竟一炮而紅蜚聲國際,澳洲更成為種植最多Shiraz的國家, Syrah變成Shiraz,更搖身一變成為國寶!  變、變、變,Syrah在北隆河谷是一位結實強壯的運動型男士,保持著均衡高雅的身段,隨著歲月變化出豐富多變的醉人韻味及複雜的滄桑感。

然而成長在澳洲的那位Shiraz,卻像位豐滿的甜姐兒,深邃的皮膚,那樣驕人的身段,熱情奔放,辛辣非常。濃厚又深色的酒體,成熟藍莓和黑莓果醬等味兒,伴著切拉子獨有的黑胡椒辛辣味。甜美及芬郁是異國辣妹的標記。相反北隆河谷的 Syrah除了同樣有著濃厚酒體、豐腴的丹寧、辛辣的胡椒香料,還有更高的酸度、紅黑果味交錯、烤肉皮革、橄欖甘草、原野森林,泥土礦物質等氣息。

     大家可以目閉想像一下,不同的生長環境對日後成長有著莫大的影響。前者生長險惡陡峭的北隆谷,每日要跟大自然博弈;後者居住在驕陽似火的園林美景,好食好住,自然養尊處優。 雖然有著相似特質,但性格卻是南腔北調,就像一個硬幣的兩面一樣。

   我相信大家都喝過南半球澳洲的切拉子,當中以Barossa Valley 最為聞名。那麼北半球的就非法國北隆河谷的莫屬了,酒友們還不趕快地去發掘及品嚐葡萄酒的另一面。

20140613_145501

20140613_150425


標籤: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