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麼遠,那麼近 – 9.28,六四正與我們擦肩而過|金鷹

【2015年06月04日 2:55 上午】這麼遠,那麼近 – 9.28,六四正與我們擦肩而過|金鷹


夜深時份,筆者抵住疲睏行文,落筆之際已是6月4日的凌晨。今年六四,由89年迄今廿六載,又是佔領運動後的第一個大型集會第一場六四晚會。

今年對晚會批評的雜音比上年更多,縱然主辦單位支聯會面對眾多挑戰,但我依然認為數以十萬的香港人都會繼續像以往如魚貫注塞滿維園銅鑼灣街道的每個角落。

“悼念六四,事關本土”

佔領運動後催生一眾社運團體,對老牌團體如支聯會自當然帶來包括良性及惡性競爭。「中港區隔」、「中國唔關我事」成為香港民運力量之中一枝新生旗幟,正與每年播「血染的風采」具中華情結的燭光晚會看似格格不入。

近年香港人面對的中港問題,既非內地親屬飢饉缺糧需要救濟,又非天災水災肆虐大陸港人萬眾同心發動募捐。現在更多是自中國經濟急速増長過後中國人蛻變「強國人」,橫行、搶購、炒賣成風牽連到香港民生,中、港問題演變成為極大矛盾。尤其「強國人」物質主義掛帥文明建設近無,精神面貌與已成熟的香港人相形見拙。許多「強國人」行為放在無數港人眼裡,必然與蠻夷無別。

「金錢、權力」是大陸的唯一標準,所謂精神文明賤如土苴,因而培養中國人民物質掛帥崇拜權力的特質。孰令致之,孰使為之?

89之前正值改革開放,是唯一中共統治下最自由開放的時候,進步思想、自由言論都有開放空間。當時北大教授已故的方勵之先生與門生王丹尚且可以在校園草坪辦「民主沙龍」,隨後悼念胡耀邦、五四遊行繼而進佔天安門廣場,最後鄧李楊集團把人民性命與國家希望以血腥手段終結。

89之後中共治下,人民被迫與「公平正義」之類文明價值隔離。若有人對此追求,抑或在思想上有所動念,都足以令自己身陷囚獄甚至招殺身之禍。君不見追查豆腐渣的譚作人及替結石寶寶申冤的趙連海結局如何?

今之中國困窘乃至本土「奶粉水貨」。一言以敝之「今日果循其因,鄧李楊所作是」。

“89這麼遠,屠城那麼近”

89年北京人民追求廉潔反對官倒,今之港人爭取民主實行普選。兩地人民面對同一獨裁政權,命運相連如何區隔?況且目前中國是香港的主權國,此乃政治現實。而港人不得民主制,又是中共的專制獨裁所致,就此香港人如何可以「不理中國事」?

也許北京遙遠,89迄今亦久。不過獨裁黑手不變。

猶記得9月28日,金鐘夏愨道塞滿爭取普選的群眾,政府出動大量警力作包圍網之勢,催淚彈發射不斷。是夜,四方傳來消息指警方會射橡膠彈,現場防暴警亦佩備自動步槍,高舉「速離否則開槍」的標語。現場氣氛肅殺緊張,雙學宣告撤離,惟人群堅守不散。當時景況就有如紀錄片89年天安門解放軍準備入城屠殺前夕一樣。

假如當刻警察開槍,金鐘群眾傷亡難免。有傳言,指政府決策高層預計500人當場流血…當晚筆者在現場為群眾四處奔走,事後回想生死就在一線之間。假若命運不是如此,或許筆者與群眾已登極樂。正是經歷過9.28,才深切追億89當年。有冷言者輕語「北京遙遠」,其實 六四 已擦肩而過。

今年晚會,筆者將多一重感受。要為當年北京的勇者烈士悼念,更為平行時空中走於9.28的我們悼念。


標籤: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