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郎心如鐵,舔共派欲哭無淚|阿龍

【2015年06月22日 11:01 上午】習近平郎心如鐵,舔共派欲哭無淚|阿龍


上星期四在北京八三一普選方案在廿八比八票的比數之下大比數否決。因為親北京陣營的「流會策略」失敗,所以北京及親北京的陣營把不能普選的責全推給泛民主派的如意算盤不能在年底的區議會選舉及二零一六年的立法選舉使用,北京需要重新估算「後政改時代」的政局。當然,連日來分析舔共派的策略失誤及泛民陣營應有的下一步的文章恆河沙數,在此不牘。而親北京陣營因為是次失誤而急要互相推諉責任,甚至落淚有之,其故安在?恐懼是也。

先不要把北京的派系鬥爭加進今次的失誤,因為在北京的假普選方案表決已經進入大直路,對親北京的陣營來就已經無內鬥的理由,而是急需團結各派對付「有外國勢力支持」的泛民。既然否決成為事實,對北京而言,唯一要做的只是要這四十一個傀儡坐定定投票,然後用四十一對二十八的比數去指摘泛民「葉公好龍」。然後年底的選讓泛民不論是地區工作還是政治議題都會處於劣勢。但現在北京既然震怒,而表決結果亦既成事實,新一輪的京港內部鬥爭亦由此展開。現在男的互相推諉,女的梨花帶雨,就是要在新一輪的內部鬥爭中掙扎求存。 事實上,習近平既然大刀闊斧,連刑不上常委的規矩也打破,而雨傘運動後,君不見梁振英及張曉明的也被架空,董建華也被疏遠,順藤摸瓜,習近平必然在不久將來必然會大舉清黨,把這群庸碌無能的建制派一舉洗走。或者看官會問沒有這群小丑,中共會有其他代替品?非也,今次見到在六月十六日及十七日出現一群疑似解放軍出來「維持秩序」,既然有此預演。建制派一見,又有今次的失策,北京必然直接用大陸人取代這群議會劉禪,他們焉能不恐懼?

而事實上,北京利用大陸人直接取代香港人的事例已經非創新。前有李小加於港交所取代李業廣,後有王春平在九龍東由中聯辦官員華麗轉身成為觀塘區議員。前者香港證劵業界逆來順受,後者無聲無色安全上壘,如果直接安插這一類型的人進入立法會,也有很多選擇,最簡單的是要現在「零票當選」的議員退位讓賢。如欲反抗,則用安插在其身邊的共產黨商會會員迫其就範,沈旭輝及劉細良所提及的「金鐘道88號」的中資軍備投資公司正好擔當這個角色,功能組別根本沒有反抗的能力。而對於有「選民基礎」的功能組別,大量的「新香港人」在中聯辦及「港澳辦」的扶殖底下,既可影響「建制派」未來的選舉部署。而泛民本身有人數優勢的「法律」,「社福」,「教育」等界別亦因此而搖搖欲墜。中共利用「新香港」的部署從來就是連消帶打,既然建制派提早顯示其扶不起的本質,中共親自接手顯得理所當然。

而對有實力的建制派,更是大量的滲沙子,以壓抑他們的實力。既然可以安插一個王春平,慢慢主打區議會的民建聯及工聯會亦要接受這群「新香港人」在社區的「協助」及扶殖他們成為親共直選陣營裡面的第三勢力。此舉既可壓抑民建聯,工聯會的勢力增長,又可打威脅唔熟的自由黨及新民黨的發展。一舉兩得。

建制派在北京的奶水下養了二十多年,明知其智慧有限,北京亦對其盡量包容,不求有功,但求無過。早在胡錦濤當政之時,安插北人只為在利益關鍵之地買個保障,所以動作不大,行事亦非常低調。但經此一役,雄心萬丈,欲中興中共的習近平可於北京震攝各派,卻不能處理小香港的議會吵鬧。長遠而言,會借傷成毒,影響其權威。既然前任胡錦濤的小實驗行之有效,要對香港全面鬥爭,豈不能趁此機會大換血? 既然郎心如鐵,葉劉之淚可真錯落矣。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