攘外必先安內,調和兩翼以防分化|阿龍

【2015年06月22日 5:07 下午】攘外必先安內,調和兩翼以防分化|阿龍


昔日前秦苻堅雄心萬丈,欲征服東晉統一中國。豈料淝水之戰一觸即潰,二十年心血毀於一旦。但為何東晉世家大族卻不能乘時北伐,反攻長安,洛陽?全因內部矛盾,總帥謝玄縱然見到北方潰散無方,大好時機,但最終仍屈服於現實,達成謝,桓二家共治局面,寧可犧牲乘勝追擊的機會,也要安撫大後方。今日泛民眼見政改之爭處於捱打狀態,但是眼見建制派潰散大好時機,何以不乘勝追擊,要求北京重啟政改五部曲?也是因為更大的分裂正等待著泛民,而湯家驊繼六月中創立「民主思路」,以及退黨事件,正是泛民需要安內的第一部。

梁振英上台以鬥爭為綱的政治處理,雖然成功團結泛民於一時,更促成了雨傘運動,但同時,這一連串事件其實伴隨著更大的分裂。老舊泛民一直利用議會,遊行,簽名這些低成本的活動進行抗爭,行事溫吞無實效而導致新一代大感不滿,因此由零六年社民連的出現,以致一四年雨傘運動等代表著另一條抗爭路線的崛起。八十後,九十後甚至新世紀的青年利用網絡世界表達政見,甚至願意付出更大的代價及以激進行動爭取民主。而這條路線的澎脹壓縮了泛民的生存空間。因此朝野結合進行抗爭的理想因為這個現實問題而一直都住在冷宮。

在此段先旨聲明,筆者無意以湯家驊「與未成年少女發生性行為」的空穴來風傳言作分析,湯家驊其人有其象徵意義。他一直都代表著社會上傾向爭取民主的上流中產人士。但此人政見與上世紀「匯點」相同,認為中共是可以利用「溫和」討論,互相諒解的方式去達成民主。上世紀「匯點」相信這一點原於其反帝反殖之立場,但是去到本世紀,湯家驊及其「民主思路」的出現,則明顯是想用超低成本的方式爭取(被賜予的)民主。畢竟經歷了六年在他們眼中的激烈抗爭亦無所寸進,而且始終權在北京,不能不修補關係,重新在不損害他們的利益的情況下利用談判爭取民主。因此,跳出支持抗爭的公民黨,與其他「溫和派」另組平台,希望擴闊「溫和派」的生存空間。 而在政改表決之後,縱然親共派議員有極大的失誤,但是亦無損大局,因為八三一的決定對北京而言安全系數極高,被否決與否亦無損北京之權力。反而隨著湯家驊的退黨,更突顯泛民的溫和及激進兩派的分化差不多不能修補。這個理由比起泛民的因惰倦而不願意乘勝追擊更能解釋何以除了網上諸君極盡嘲諷之能事而泛民到現在都不能討論出一個狙撃建制派的共同綱領。因為「溫和派」在北京的分化(即文,大,商連日對「民主思路」的祝福)下,決定自行其是,而更重要的是湯家驊在此時退出公民黨,更打撃了泛民一鼓作氣之勢。面對如此急轉直下之勢,哪有心思去「重啟五部曲」,現在是救援大後方之時哩。

因此,現在親北京陣營一律收聲,看來是在北京強大的意志底下重組的開始。而泛民縱然經過了數天的休養生息,正當準備再出發之時,出現湯家驊退出公民黨的消息,即使湯氏政見與黨內諸君素來不合,退黨亦在預料之內,但於此時才退黨,無異於小早川秀秋之倒戈。除了窒礙了泛民的士氣,搞不好更會借傷成毒,做成溫和派與激進派的決裂,打散泛民未來區議會及立會的部署。湯氏適時的退黨,為北京重整旗鼓爭取了極寶貴的時間。

香港是北京實現人民幣國際化及一路一帶戰略構想的關鍵地區。政改被否決後,北京必然加強對港監控,而對泛民更加是全方位打壓及鬥爭,清除此在港唯一絆腳石。湯家驊乘時而起,祭起溫和談判大旗,縱然排除中共鼓動的因素,客觀上亦削弱泛民團結要求重啟政改五部曲的籌碼。因此,泛民必須迅速回應湯氏的退黨危機,調和激進,溫和兩翼。不然,隨著時間流逝,時間仍然會流向資源龐大的親北京陣營手中。

兵貴神速,面對著反相已露的湯家驊仍然拖拖拉拉的話,則香港的議會抗爭路線可休矣。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