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家驊瀟灑請辭,走數仁情何以堪?|阿龍

【2015年06月25日 11:05 上午】湯家驊瀟灑請辭,走數仁情何以堪?|阿龍


公民黨創黨立法會議員湯家驊於六月二十二日宣布退出公民黨及請辭立法會議員的職務。湯家驊自一零年五區公投之後,一直宣示自己的政見與公民黨主流不同的政見,因此關注政界的人士一直都認為公民黨及湯家驊必然會有分手的一天。然而,一直表現「溫和」的湯家驊在星期一除了一如所料宣布退黨之外,更為了政治倫理而拱手讓出立法會議席,表現出不戀棧權位的態度而一致獲得坊間的好評。相對之下,在雨傘運動之後,一直宣稱會在否決政改方案後便會啟動辭職公投的民主黨元老何俊仁,卻以「缺乏支持」為因由,一直依偎在闌珊燈火下酸溜溜,實在教人情何以堪。

湯家驊今次令人讚賞的一著棋其實就是交出立法會議席。坊間不滿意湯家驊爭取香港民主的手法與公民黨的理解迥異是一回事,甚至結合湯家驊有把柄在中共手上的坊間傳聞,構想湯家驊是中共在公民黨甚至泛民陣營的無間道。而這種構想的基礎維繫於湯家驊長期作為代表公民黨的立法會議員,卻表現出不認同公民黨的方針綱領這種有違一般人對政黨的理解。因此,湯家驊離開公民黨,本身十分合理,但交出立法會議席這一著,合理而更超出了公眾的期望,才是被讚賞的主因。無他,因為立會裡面戀棧議席的人實在佔多數,有誰願意瀟洒地為政治信仰交出議席?

相比起何俊仁一直只掛在咀邊,要待公眾支持才會發動的辭職公投,湯家驊讓出議席,更建議由少壯楊岳橋代表公民黨參選,實在顯得清高。雖然,湯家驊表示楊岳橋與他相似有死亡之吻的感覺。但客觀上,新東一席的新選戰可被視為否決政改後的一個新的政治動員,讓支持民主運動的市民重新凝聚,在「後政改時代」的「人心思靜」的氣氛底下思考下一步。客觀上湯家驊讓出席主動地延續了整個運動,而且更促成了公民黨的新老交替。因此,對他的政治判斷如何解讀是一回事,單是這個客觀效果就值得換來坊間的讚賞。至少,提過辭職公投的何俊仁就表現不出這種勇氣。

有論者謂,湯家驊這種迷信過時的「溫和路線」,認為可以與中共「和平商討」,乞求被賜予的民主的人都會備受讚賞,香港人實在是善忘及可欺。提出這種論調的人實在是不理解事件的本質。湯家驊在經歷了雨傘運動後仍然未能看清中共的極權本質,認為當投降派,與北京「改善關係」就可以民主,這種政見故然必須批評。但輿論集中讚賞的是他願意依循政治倫理,不戀棧議席的態度,而不是他的政見。而且,有先提出辭職公投,後龜縮,再擺出一副錯不在我態度的何俊仁在前,湯家驊的請辭不是顯得高尚?所以這方面香港人其實很公道。

在中共強大的資源及意志的打壓底下,民主運動支持者又沒有足夠實力迫中共坐上談判桌,湯氏信奉的所謂溫和路線顯然是不可取。因為未經過抗爭的過程收集足夠的政治能量,所謂的溫和談判路線絕對是自殺行為。上世紀的匯點,五年前的白鴿都是前車之鑒。湯氏願意為自殺式政見交出議席,坊間自然公平地予以掌聲,但這份掌聲,只是一時,絕不可能過戶到他的投降派政見及行動上。

至於戀棧議席,提出了辭職公投而最終走數了何俊仁,絕不能因坊間沒有責備他而沾沾自喜。因為這個信息只表示坊間對這位打著民主旗號的邪惡老人沒有期望。欠了香港人的債,終會有另一形式歸還。湯家驊客觀上促成了公民黨的新老交替而獲得的掌聲,正好提醒了這群坐了數十年議會的老人家,今後的政治議題正是換走這群老人家。請問走數的那位準備好未?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