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衝擊的不是大媽,而是公共空間!|金鷹

【2015年06月29日 8:28 下午】被衝擊的不是大媽,而是公共空間!|金鷹


南韓有韓劇,中國有大媽舞。大媽舞風潮無聲無色下在香港風行,成為各大屋邨師奶呀嬸的舞蹈傳奇。
大媽舞在香港風行,已數年之久。而花式亦有異,有摺扇有絲巾…它之所以流行,無他,因為在香港師奶界中成為keep fit消脂及聯誼的途徑,就正如過去的aerobic及太極操一樣。

大媽舞之所以為人關注察覺,其來自4月22日第一波政改騷在「美孚13座」的大媽舞迎政改時為人認知。當時筆者已作評論,以大媽舞支持政改,一來與政改九唔搭七,二來舞蹈與《小蘋果》佩樂品味確實使筆者不敢恭維,亦因此品味低俗連帶政務司長林鄭也由「政府奶媽」大媽化,在推銷政改上手段及論述也低俗化。這亦關乎建制派的地區工作除「蛇齋糭餅」外皆以文娛康體作組織工作,所以大媽舞都成為手段之一而已。

昨晚,本土派出動到旺角反大媽,理由是阻街、噪音及大陸文化入侵。筆者疑問,會有阻街噪音問題不只大媽舞,平常旺角行人專用區也有live band、廣告宣傳、光纖檔及政治論壇街站,又何以針對大媽舞?

另外,又有指大媽舞是大陸文化對香港入侵,所謂大陸文化非常抽像。食雞煲食川菜是否大陸文化?團購是否大陸文化?與大陸人民一切交流,如商業或結交呢?

如果說把將大陸文化有效集體傳播那必定是電視台,現在無綫正播放《武媚娘》。到底是大氣傳播還是菜街擺檔具影響力?(當然是大氣傳媒,否則激進本土議員也不會去無綫講波露相)。

有人更辯解大媽舞可能涉及賣淫…個人認為當街透過跳舞賣淫不大可能。而對象是五十路六十路大媽…可能只有本土派才會有此動念。不過,一條彌敦道之隔,有大量一樓一在唐樓執業,即使聲稱為陀地(本地性工作者)都是違反商品說明條例一律是北姑(持雙程證性工作者)執業。本土派可不上去掃場?膽敢否?若不,本人合理懷疑本土派一眾人等對此存在利益衝突。

說回正題,旺角行人專用區的問題是歸納於公共空間管理,應該從政策上討論。而非靠個別勢力動員作單向干涉,否則只會趨生睇場及真正的陀地(法外管理者)。而管理標準更不是以個別人品味作準則,本土派不喜歡大媽,商户不喜歡政治論壇,購物者不喜歡頂碗雜技…正確應該是在公眾討論下達到的管理制度。

今次對本土派行動有不同陰謀論,有的說為最近頻頻出統的建制派解圍等…但依我看來,本土派透過動員,衝擊個別不合心意的街頭表演者,邊個最開心?!管理者及商家大條道理收回行人專用區,這對公共空間使用的討論只會百害而無一利。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