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內加爾之行|鄭宇碩

【2015年07月13日 1:23 下午】塞內加爾之行|鄭宇碩


這次到非洲探討中非關係,除尼日利亞外尚有到塞內加爾一行。為什麼要到塞內加爾呢? 第一是尼日利亞過去是英國殖民地,塞內加爾是法屬殖民地,想看看兩者的異同。其次是塞內加爾在非洲有很好的聲譽; 從良好管治的角度而言,塞內加爾可說是首屈一指。

這並不是說前法屬殖民地比前英屬殖民地優勝。前者如馬里,混亂程度比尼日利亞有過之而無不及; 前英屬殖民地迦納的良好聲譽在非洲也僅次於塞內加爾。

塞內加爾至上世紀60(1960年)年代獨立以來,未有出現過政變、軍人干政、革命、內戰等情況,總統選舉總能如期和平地舉行,政黨輪替也能和平、有秩序地維持。一到塞內加爾就可以看到城市內部交通相當有秩序,不過貪污問題非常嚴重。治安情況一般不錯,嚴重罪案、暴力罪案不多,但頗多偷竊的案件。各大城市也有一些貧困的地方治安不如理想。

塞內加爾的意思是同坐一條船,開國元老非常強調團結,亦致力國族建設( Nation Building) 。宗教不是問題,九成人口信奉回教,九成人口信奉天主教,也有少數基督教徒。

沒有宗教問題影響團結,而種族問題處理得好,不致成為分裂因素。塞內加爾有14個民族,連同一些混合體和少數族裔可說有二十六個民族。三大民族為Wolof,佔人口百分之三十八; Fula ,佔人口百分之二十六;和Serer,佔人口百分之十九。Fula族從事畜牧業,在非洲各地分佈甚廣。

在其他非洲國家,這樣的民族分佈很容易形成爭權和衝突。除了上述開國元老強調團結、包容和致力於國族建設外,教育亦作出重要貢獻。塞內加爾重視教育,教育質量在非洲算是很高。其他非洲國家精英階層也有送子女到塞內加爾讀中小學,塞國人頗以此為傲。

教育成為培育和平和包容價值觀的重要渠道。值得提出的是首任總統Léopold Sédar Senghor擔任總統達20年飽受各人尊重,他對國族建設和倡導團結包容精神功不可沒。伊斯蘭教士在農村地區有相當影響力,全國大約有百分之六十五的伊斯蘭教徒屬於 Morits 教派,這教派一直全力支持開國元老所宣揚的包容精神。

軍隊的專業精神頗高,塞國軍隊接受法國和美國的訓練,經常承擔聯合國在非洲的維和活動,戰鬥力和紀律在非洲有不錯的口碑,因而減少了軍人干政的風險。

塞內加爾經濟情況欠佳,青年一代失業問題嚴重,但示威抗議活動不多。與尼日利亞的情況相近,家庭互助的傳統有助舒緩失業的困苦,減少了社會不滿的情緒。

上述因素,有助了解塞內加爾政治穩定的基礎。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