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展中的國際視野|宗善莊主

【2015年07月13日 3:44 下午】書展中的國際視野|宗善莊主


每年書展,總會出現大量人群湧往會展中心,冒著三十多度的高溫,有時也可能會面對颱風的威脅,然而人群卻始終長長的。在外界人看來,這好像反映香港人很喜歡閱讀的氣氛。但實際上有質素的書,實在不多。

過去數年,我曾經有去書展,我個人覺得,作為國際都市,書展應該是多元化,但是一則場地採用會展中心,場地有限,二則書展是書商最重視的商機,所以除了傳統的三中商外,還有很學術的書商如香港大學、香港中文大學或者英國大學學府的出版社都會在書展中分一杯羹。不過,香港人的閱讀風氣很淡薄,太學術的書籍,他們都沒有興趣,因為他們覺得枯燥無味,而且本身興趣不大;反而他們對消遣書籍卻相當有興趣,比如漫畫、飲食節目、有明星效應的書。

那到底書展的國際視野又如何?我每年去書展,一定會先去有國際視野的一部分,包括伊斯蘭文化協會、領事館區擺設的參觀檔口 (也即在國際文化村)和來自國際的書攤,如新加坡出版協會等,因為這是香港認識外界的窗口。伊斯蘭文化協會勉強還有些少關於國際上伊斯蘭教的課題,其他的都是宗教方面的書籍,雖然對香港人來說是很深奧,不過可以一看,因為我記得見到有些少關於教法學 (Fiqh/ Jurisprudence) 的書,可以用作了解他們的生活文化。這些書在三中商都很難找到,有時甚至要網上訂購才能得到。至於外語方面,仍是繼續被傳統西方和東亞語言所壟斷,也就是歐洲如法、德、西班牙、葡萄牙、意大利等文,又或者是日、韓文為主,至於其他地域的外文,例如有著3億人使用的阿拉伯語、甚至作為香港近鄰且有七千七百萬人使用的馬來世界語文,又或者是文化上有很強烈連貫關係的突厥語系 (約有1.4億至1.6億人),香港書展都永遠佔不上一席位,完全反映香港人對學習外語的功利特性。

而國際文化村,可以看到不少國家的領事,像土耳其、巴基斯坦、新加坡、馬來西亞、汶萊、孟加拉、阿聯酋、比利時、丹麥等,但可惜領事館不出售相關的書籍,所以我看到有些覺得對擴闊香港人的國際視野有幫助,都不能買到,給人感覺是門面裝飾。其實這些領事館可以在他們國家搜集最能代表他們文化的書籍,然後在香港出售,一來可以幫助他們的財政,二來可以推廣他們的國家,使更多人認識他們的文化。新加坡出版協會的書也很多元化,不過很昂貴,而且數量很少。

但他們所佔場地有限,而且書量很少。我再去看看各大學的出版社,例如香港城市大學都會有一些介紹不同國家的政治、歷史的書,香港中文大學和香港大學則仍發揮其本身大學研究型風格,出版的書除了很專業,但國際視野仍然很少,主要都是有關工具書和一般顧客最多人留意的書,包括商業、理科、語文等,人文學科的書仍然很少。再看牛津大學和劍橋大學出版社,書籍多數用英文寫的,但仍只限於商理和語文,其餘的是中譯本,或者和香港、中國相關的書。其實除了國際視野,香港人本身對香港史、中國歷史、世界歷史、地理、藝術、音樂、文學、政治、學術思想等方面書,都是相當少,要很費盡腳力游走於書展各檔之中才勉強找到這類型的書,而且顧客也不算多。

至於書展其他場地如何?大部分都是書店中常見的書,也就是商業、數理、或者兒童使用的書籍,再就是練習作業,又或者是和香港、中國研究有關的書,實際上書展不算是書展,至多是本地書商的另一流動分店而已。或者你會覺得香港是單一文化社會,關於國際視野的書很少是無可厚非的事。不過在外國人眼中就會覺得,香港文化不算是多元化,至多算是多幾種生活小文化的選擇而已,實際上香港還是以單一社會文化為主,完全局限在香港商業功利文化之中,走不出這個井。在學術上,香港若不改變閱讀的習慣,若書商不改變些少售書的策略,香港人文學科永遠都是這麼贏弱,永遠都只能躲在門面裝飾功夫之後繼續扮演很有書卷味的形象。

利申︰我很喜歡新加坡吳義盛那間的Kinokuniya,吉隆坡的Kinokuniya,以及Mid Valley的大眾書局,因為書籍絕對說得上選擇比香港多。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