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本無言,人性就是往往不動聲色|林正軒

【2015年08月05日 6:26 下午】性本無言,人性就是往往不動聲色|林正軒


筆者近日在機緣巧合下欣賞了一套叫「性本無言」的電影,該電影為烏克蘭電影,以聾啞人士為主角,以一所聾啞人士的少年寄宿學校作背景,以寄宿學校的陰暗面描述人性。

整套電影只有手語,並沒有任何對白,也沒有字幕填充手語背後的意思,但又不是默劇,背景也沒有任何配樂襯托,聲音只有腳步聲,汽車聲等物件的物理聲音,讓聽眾聾得來卻又像沒有真的聾一樣。

電影雖然沒有對白,也沒有任何解釋手語背後的含義,但是那物件的物理聲效卻令人步步驚心,也透過角色群是「聾」的概念,徹徹底底把人性的陰暗面呈現出來。

主角因為被黑幫收編的關係,性販賣、搶劫、詐騙等與他可謂有著密切關係,而當中黑幫的恩怨情仇也隨著收保護費和拳打腳踢的日常漫延,久而久之,主角猶如千與千尋的無臉男「へんな神」,學習到不少以暴易暴的常識,最後變得比黑幫前輩們更暴力。隨著後段因為單戀女角而撕毀護照的被虐爆樽,內化成最後以櫃桶砸掉黑幫前輩的復仇,都反映著:行為隨著環境而學習,人性在無聲中爆發。

因為所有角色都是聾的設定,主角在復仇時不會像007般千方百計掩飾,相反因為大家都聽不到,所有動作行為都是直接了當,合理地赤裸裸的把以暴易暴的人性反映出來,就是故事末端的復仇部份一樣。

現實生活上,體感的人性也許與我們相當遙遠,憎恨你的人因為法律等關係遠不會把復仇和施虐行動浮如表面,但不代表他們不放在心中,只是等待爆發的時機罷了。「性本無言」的意譯相當貼題,人性本來就是不會訴諸於口,卻會以行動赤裸裸把他們心中所想表達出來。


標籤:

相關文章

本週熱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