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小島同生共死的大樹|葉錦龍

【2015年08月13日 12:39 下午】與小島同生共死的大樹|葉錦龍


有一棵在百多年前植根西半山的大樹,與小島一同成長。大樹與小島居民一同捱過了戰爭,又在雨天烈日為居民遮風擋雨。大樹也在成長的同時抓緊落腳的斜坡,讓小島居民的出入和安全帶來保障,一家六口樂也融融地與當地的居民度過了幾代近百年。小島的管理人也一直在為大樹們細心打理健康和盤根之所,為的是能讓大樹和居民能共生共存。

自從小島的管理人易手後,小島的居民生活規律也漸漸的變得奇怪起來。從前小島的居民可以有空閒在樹下乘涼,與朋友閒話家常。現在卻要每天埋首在忙碌的工作裡,窮一生精力卻不能買到一間陋室。大樹的生活也變得更加辛苦,根部被密不透氣的石屎封閉,偶然也在護土牆發出了成長的聲音,去提醒管理人去注意。但是管理人卻變得不聞不問,以往會處理的補修也疏於關注。

居民向地區士紳反映,希望透過以往可行的程序,去提醒管理人大樹的危機。可是,地區士紳已經和新的管理人走得太近,事事為管理人的利益背書,故此只為居民簡書兩封又未去跟進,事情又再度被遺忘。縱然相距不足百米的同族在清明之際已經因為其他原因而結束其生命之旅,管理者仍無動於衷,士紳亦只是多掛幾條橫幅去誇口自已寄了多少信件去提醒管理者。

終於,大樹和居民的聲音一樣,被冷落、被忽視,最後在管理者的疏於管理和部分士紳的漠視下,為自已和居民發出了最後的怒吼,於一場大雨中應聲倒下。

大樹的這一倒,讓聲望漸差的管理人慌了,生怕自已這兩年為了權鬥而疏於管理的事實被發現,急忙去與士紳相討剩下的大樹安全。士紳也慌了,因為自已簡書宣稱所爭取的爭取不了,大樹卻已經離去。有些清流士紳為了居民和大樹,努力去會議討論方案以保住其他的大樹,但是管理員卻只是暫時承諾去保護他們。

急起來的管理人終於看見了因為自已疏忽而看不見的、大樹家族在護土牆上訴說的成長之聲。他卻借這些小縫為藉口,去將大樹一家滿門抄斬!可憐大樹家族卻要在這些荒謬下,在無能士紳的見証下,就如居民的公義之聲一般,被滅聲被滅門。

我在西環出身、長大、讀書。這石牆的樹培伴我的成長。政府今日斬樹,跳過程序、忽視專業、妄顧歷史、漠視法制。不僅是對街坊市民聲音的不尊重,對區議會和法制的侵犯,更突顯現今政府對於所有問題的解決方法,並不是疏導和解理,而是一方面搞錯問題的根源,另一方面將問題的表因抹殺就當作解決,造成真正的「深層次矛盾」。


標籤:

相關文章

本週熱點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