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南越國史》有感|蕭少滔

【2015年08月21日 11:16 上午】讀《南越國史》有感|蕭少滔


秦時明月漢時關,香港問題有幾難?

昨日又來一宗國民教育的擾攘事件。話說《信報》又收到投訴,謂《香港基本法小學生簡易讀本》內容「歪曲基本法」。

光是看到標題都令人打冷震。對於內容細節如何、誰說得有道理,大家看看《信報》就是,我可忙得要命沒時間拉扯。只是留意其中一條有關「事實陳述」的小章節就夠我發呆了。

這一條就是「…從秦朝到清朝道光年間,中國一直對香港行使主權…」

這是一條看似簡單的「事實陳述」句子,小學生當然不會懂得分辨。但假如「事實」真是這樣簡單就好囉,大人稍有常識的,都不應該睜大眼講大話嘛。因為假如這個陳述是正確的話,那麼「越南社會主義共和國」也應該和香港一樣,早早就「回歸」大中華的「主權領土」之內,而不至於出現阿Q所講的「兒子打老子」情況了。

首先要說明一下背景概念:所謂「主權」這個東西,是近代才有的事。即使是滿清時期,包括道光皇帝「割讓」香港的時候,這個概念其實也並未出現。當時只有帝國版圖的概念而已,否則國父孫中山先生又如何提出「驅除韃虜,恢復中華」? 假如滿州人對「中國」是擁有「主權」的話,那麼孫中山肯定只能歸入「叛國賊」一類。而假如孫中山不是叛國賊,那麼「中國主權」也肯定不在滿清一方。那麼「道光」甚麼的….又怎麼算得上是「中國對香港行使主權」? 應該同樣也是「香港也被滿清霸佔」才對嘛。

其實「主權」這個概念,是在聯合國成立之後才由世界各國所確立,而《中華人民共和國》是遲至1972年才「取代」台灣,成為聯合國成員,因此對於現代世界的「主權」原則,才在此時生效。試問香港的「主權」問題,又如何在時光隧道裡面發生在公元前的秦朝呢?

有關的歷史詳情,也又不必由我來講了,大家看看書,是中國官方出版的考古紀實《南越國史》。張榮芳著,廣東人民出版社發行。

viet

《簡易讀本》中所謂「自秦朝開始」…. 這點又可以從何說起?因為歷史不會講大話,所謂「中國」這一概念,是屬於黃河流域的「中原」所有。即使遲至周朝時候,按孔夫子的「正統­」理論,「中國」也並不包括香港在內。當時位處廣東的版圖(應該也包括香港吧),是屬於「越人」的地方。正式有所謂「國家」的話,也只能算入「越王勾踐」的帳上去。那是「春秋時期」的事了。

到了戰國,「越」已被「楚」所「併吞」,成為「齊楚燕韓趙魏秦」的「戰國七雄」的楚國「屬地」。但實在楚王是否真的「擁有和管治」這個地方(亦即主權概念囉),也又成疑。因為最實在的記錄,是秦朝時候,在「始皇帝平定六國」之後,記載秦國要派五十萬大軍「南征百越」。當時的所謂「百越」之地,是廣東及廣西地區,也包括了現在越南北部的地區。

這場仗打了十多年,最終由秦將趙佗「平定百越」,並設置「南海、桂林、象郡」三個「郡」(亦即廣東、廣西、雲南,大概吧)。但趙佗算不算是在「行使中國主權」? 這點才是關鍵噢。

而「百越」亦稱「百粵」,「越南社會主義共和國」的官方文獻都記載「廣東原為越南人民的土地」,而廣東亦一直稱「粵」,中國官方記錄也從來不避忌此一「侵奪人國、驅逐土著」的事實,談到「主權」,想落也有點汗顏。

看《南越國史》一書,可以清楚看到,趙佗根本上只能說是「擁兵自重」而不是「行使主權」。所謂「置郡」一事,甚至和秦中央無關,因為當時「始皇帝」已崩,而天下反秦,趙佗不單止沒有出兵護駕,更加是乘機自立為王,自封為「南越王」史稱南越武王,建都在廣州 (當時稱為番禺城)。其子趙眛史稱文王,皇陵最後在八十年代末被發現,就地建立博物館,位置就在廣州市「中國飯店」後面。所有文物保存完好,大家可以去參觀一下。

南越王國之後採取和親與征戰並用的手段,最終「統一百越」並向南拓展「交趾、九真」二郡;這時才向漢朝納貢,保留了「南越王國」正統地位。

換言之,「中原」人士開疆建國(秦人算不算漢族?),從來也是很正常的事,史學家錢穆稱之為「武裝殖民、封疆建國」式的「封建主義」呀。這和英國佬的「多國家民族」本質並無兩樣嘛。亦即一個民族不等於一個國家,而一個國家也並不等於一個民族。

目前越南「國史」裡面,對於是否「承認」《南越王國》為「趙朝」也未有定論。但肯定不論怎樣寫,也是「南越王」對廣東及越南地區「行使主權」而不是「秦始皇」在行使主權唄。

有記錄由「中國」管治香港的時間,最早也只能算到漢武帝公元前111年,正式由漢朝軍隊「平定」南越國。這場「平定」戰爭也又是打了幾十年。因此才有香港的東漢「李鄭屋邨古墓」個案,那才的的確確算是有中原代表長駐香港噢。

因此如果香港也算是「中國主權」的一部份,那麼「越南社會主義共和國」的領土又何嘗不是一模一樣?

分別在那裡呢? 這個就要反過來,從「百越人民」的歷史去看,才有另一個記錄,那就是「歷代不斷抵抗中國的殖民侵略」這一個環節了。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