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勞越州州選與砂勞越本土主義的興起|宗善莊主

【2015年09月07日 5:06 下午】砂勞越州州選與砂勞越本土主義的興起|宗善莊主


上月8月28日,大馬新聞報導說,砂勞越州州選,將在2016年6月20日之前舉行,但是砂勞越州州長阿德南並沒明確說明是在哪天,只說是在這個日子之前。

眾所周知,砂勞越近日最熱門的話題,就是本土主義的興起。隨著西馬政府的腐敗新聞相繼被揭發,嚴重影響政府聲譽,近日更發起國際關注的Bersih運動,Bersih運動的訴求和事後政府拙劣回應成強烈的對照。加上自1963年9月16日加入馬來西亞後,名義上砂沙兩州是一國兩制,遵行18點或20點自治憲法,實際上自加入馬來西亞政府後,西馬政府介入砂沙兩州內政越來越深,自治原則執行得越來越模糊。2011年砂州選舉,國陣得55席,其中土保黨 (UTBP) 得35席、人聯黨 (SUPP) 得6席、人民黨 (SPP) 得8席,民進黨 (SPDP) 得6席;而民聯方面,得15席,公正黨(PKR) 得3席,行動黨 (DAP) 得12席,回教黨 (PAS) 無席 (砂州人口約261萬,伊斯蘭教並不是最多人口,僅佔30%左右,砂州最多人信奉的是基督教,佔近44%,另外也有道教、佛教和砂州原始宗教等,所以回教黨的理念並不太適用於砂勞越的。如果減去後來改信伊斯蘭教的人口,信奉伊斯蘭教的馬來人,實際上僅佔砂州約27%人口,改信伊斯蘭教的約5%而已)。比起前屆2006年選舉,國陣失去8席,民聯增加8席,國陣得票55.36%,比前屆下跌6.48%,民聯得票41.23%,比前屆上升8.13%。砂州選民中,華人有325975人,佔33.27%;馬來人有188554人,佔19.24%;非馬來人土著 (例如Iban、Dayak、Melanau、Bidayuh、Penan等民族) 有457593人,佔46.70%。2011年選舉,給砂州政府的教訓是,國陣已經到了失去民心的地步,其中古晉市中心區域,包括Padungan、Pending、Batu Lintang、Kota Sentosa、Batu Kawa等區,已盡為民聯行動黨所取,可見砂州人民求變情緒高漲。

10590536_10156041330925578_4335765993880513542_n

*圖為2011年數字

這次州選,明顯面對很多問題,首先最基本的是出現首投族,只要年滿21歲就可以登記成為選民,上次的2011年的21歲選民,應是1990年出生或以前,現在2015年至2016年,應是1994至1995年出生或以前的人就可以登記成為選民,這班九十後,現在大多數已開始工作。官方沒提供1990至1995年間的出生人數,但是從現在的政府網站去看,2000至2010年,砂州人數增加了40萬[1],2011至2012年度出生人數分別是43383人和41850人[2],這就是說,平均每年出生人數在41000至44000人左右,那麼首投族應該增加了20-22萬人左右,對砂州州選來說,是很大的影響力。在首府古晉市,華人比例比較高,因為這裡傳統上就是客家、福州、福建人地區,較強調保留他們的自身文化,而且他們知識比較高,他們的祖輩多是經歷過爭取前途運動的一代。對於砂州現面對物價上漲,很多東西都昂貴,加上剛出現的GST稅,開支比之前更困難,這還未計算房價,年青人置業也是很困難的,因此年青人求變情緒很強。GST絕對是一個致命傷,它大大增加人民的生活負擔。雖然砂州的情況比較特別,居住在古晉市或美里市的人,會比較傾向求變,而居住在偏遠地區或者華人比較少的區域,例如Kapit、Bintulu等區,他們會比較傾向投國陣的。但是今年的形勢或是兩回事。

現在多了一個叫砂勞越人的砂勞越,簡稱S4S,他們提出砂勞越人要有自己的自主權,他們覺得現在砂州面對的問題,是因為砂州受制於西馬政府,且是由不公平的雙邊協議所造成的,很多人已經提出檢討半個世紀之前所提的18點/ 20點,甚至重新塑造對砂勞越州的身份認同論述,雖然僅剛剛開始,還未成熟,但已足夠州政府和西馬政府擔心,有感社會現狀越來越惡劣,會有更多人支持他們S4S的理念。為此砂州政府說,已經向聯邦政府提出八大自主權訴求,並成立由州務秘書主導的委員會,分為憲法權力、財政及基金、行政事務及發展規劃四個小組進行,確保砂州財政在健康和穩定的情況下繼續發展,並期望建立廉潔政府。這也解釋了為什麼國陣近年在砂州選區劃分上諸多動作,包括上庭要求改變砂州選區劃分,原因是想利用Gerrymandering 去重劃選區,以求繼續控制砂勞越,但事敗不成功。現在砂勞越有一種新觀點,即如果提出砂勞越人的砂勞越,那麼民主行動黨、公正黨和回教黨,以及國陣等政黨,都是在認同加入馬來西亞的前提下成立的,那到底他們能否真正捍衛砂勞越人本土權益,抑或應該成立一個完全純粹由砂勞越人成立的政黨去組織一個由本土發起的選舉去代表他們?這相信會是未來重要的問題。

砂州還有一班很重要的人,這班是往新加坡或海外工作、讀書的人,他們的教育水平很高,雖然人在海外,但他們仍很關注砂勞越的問題,尤其往了新加坡工作的人,新加坡地理上和古晉很接近,只須1.5小時飛機航程就到,所以很多往了新加坡工作的人,星期五晚上會小回古晉三天,到星期日晚上就回新加坡工作,且機票很便宜。新加坡人口約590萬人,外勞約160萬人,其中馬來西亞籍至少60至70萬人 (包括工作和長期居留者,因為之前官方公佈過[3]),若果按照比例推算,砂勞越人在新加坡工作或長期居留者人口可能在5至6萬人左右,這絕不是一個小數目。我曾試過在新加坡樟宜機場,碰過在新加坡海關工作的古晉華人,當他見到我家人的護照是馬來西亞古晉出生,即很親切用客家話問「係古晉人?」,然後見到我們是香港來的,對我們報以微笑,這是一種鄉土情感的表達。當然,除了新加坡,也有不少居澳洲、紐西蘭、英國等的。不過在新加坡工作的一批,當他們對比新加坡和古晉的情形,自然覺得新加坡的制度良好、政治廉潔、經濟透明而充裕、學術環境也較砂州佳,甚至不少老一輩的人口述砂州歷史,也是往新加坡做的。新加坡無論在民族和社會文化,都和砂州相似,也是華人人口比較多,而且社會比較傾向使用英文溝通。最重要是,有不少因在新加坡工作致富的砂勞越人,會以不同的形式去支持砂州本土運動。2015年新加坡選舉,雖則人民行動黨過去五十多年來為新加坡帶來重大改變,然而今年新加坡選舉,工人黨空群而出,選了不少人口眾多而經濟發達的區域,大有城市包圍策略之勢,其中後港就有很多人出席工人黨。如果新加坡工人黨能在今屆取得比上屆稍多的席位,必對砂勞越州選帶來思想上的衝擊,甚至更提高本土主義情緒。

因此,未來一年砂勞越州的政治發展,將是很關鍵的。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