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甚麼殖 保甚麼值|梁家傑

【2015年09月23日 12:10 下午】去甚麼殖 保甚麼值|梁家傑


世上有一類打工仔,為了向上頭證明自己有長期存在的價值,惟恐天下不亂,每隔一段日子就小題大作,甚至無中生有,炮製似是而非的爭議、矛盾或危機,務求令上頭相信真的出了亂子,不得不倚靠這下屬解決問題,撥亂反正。

梁振英、張曉明、陳佐洱,越看越似這類打工仔。9月,可能香港過於平靜,除了9.28佔領一周年,未見特別事。中聯辦主任張曉明與全國港澳研究會會長陳佐洱為何選擇這時候分別發表「行政長官超然」論及「去殖民化」論?大鑼大鼓大合奏,張主任洋洋自得地說:「不必迴避爭議。」天下本無事,兩位庸人不是自擾,而是擾香港人。

「行政長官超然」論及「去殖民化」論充斥模糊、犯駁之處,最明顯二例:《基本法》哪個條文引證張曉明所說的「行政長官具有超然於行政、立法和司法三個機關之上的特殊法律地位」?陳佐洱所謂「沒有依法實施『去殖民化』」,說的是哪個法例?發表言論的人原本有責任闡釋其意所指,說服公眾,但張、陳二人項莊舞劍,沒有多花唇舌。

言論未能自圓其說

張曉明朗讀完他的文稿後,拍拍屁股便走,留下多個問號,可笑是特區官員變身成為他肚裏的蟲,處境尷尬,既要替他解畫,卻又要避重就輕,為張的言論降溫,強調內容沒有新意。

陳佐洱七情上面,子虛烏有地訓斥香港人在九七回歸後「不『去殖民化』反而『去中國化』」,卻又未能自圓其說。「殖民化」的東西具體是甚麼?回歸時香港全部法例完成「去殖民化」,港督改為行政長官,「港督會同行政局」改為「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等。殖民地時代留下的廉政公署、道路名稱英皇道,陳佐洱表明要保留,但他又不具體說明甚麼是必須去除的東西,只含糊地說「怎樣『去殖民化』取決於事情是否跟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有衝突。」敝黨法律界議員郭榮鏗近日添丁,心情大好,笑說「去殖民化」是否就不能給兒子取一個洋名?

其實,也不必認真為「殖」找定義,只要能保障香港自由和法治的,都「值」得保留,不會純粹因為源自殖民地時期便是政治不正確,必須一律去除。

陳佐洱在九七回歸前嚴詞指摘殖民地政府大幅增加社會福利開支,最終會「車毀人亡」,香港人因而認識這位鷹派人物。今天,他繼續語不驚人誓不休,但這番「去殖民化」言論水平之低,泛民訕笑,不在話下,特區政府的譚志源局長都禁不住嗆「像陳先生曾當過中央官員(港澳辦副主任)的,應該對香港和香港人多一些包容、多一些信任」,「很多時這些所謂的政治爭拗,又或是比較『虛』的議題爭拗,其實對經濟發展和處理社會民生議題未必是最有幫助的,大家不如集中精力處理好老百姓日常生活面對的一些問題,可能會更有建設性一點」。連建制派的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新民黨的葉劉淑儀及田北辰都對陳佐洱的「去殖」言論不以為然,曾鈺成甚至直言,毋須把陳佐洱的言論看成是中央看法。真的要多謝陳佐洱,吹皺一池春水,令政圈「大團結」。

還有,要多謝陳佐洱、張曉明、梁振英這些一丘之貉,加上去年6月國務院發表的一國兩制白皮書,及全國人大常委會的8.31決定,赤裸裸地向香港人展示中國政府過橋抽板,把港人曾經對九七回歸及《基本法》的想像一筆勾銷。

當一些人大放厥詞,君臨天下般教訓香港人時,我會反問,假如1990年頒布的《基本法》白紙黑字寫上「行政長官超然於行政、立法和司法之上」及「去殖民化」,回歸還會那麼順利嗎?

真相殘酷,惟恐天下不亂的打工仔亦不會消失,但我依然樂觀,因為,願意為香港本位而努力不懈的人同樣前仆後繼。


相關文章

本週熱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