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屈穎妍和王晶的批評|Daniel Lee


【2015年10月05日 10:20 上午】談屈穎妍和王晶的批評|Daniel Lee


港大校委會否決對陳文敏副校的任命,在社會有很大的迴響。其中港大學生會會長馮敬恩,揭露校委會十二位否决陳文敏任命的理由,令社會認識到他們的思辯能力是如何過人,真是眼界大開。由於否决的理由太荒謬,不值一評。但社會上一些人,其中屈妍穎同王晶,對馮同學洩密作岀的批評,就有興趣討論一下。

屈妍穎是近兩年經常在報章上出現的名字,我只知她是專欄作家,做過電台親子節目《我們不是怪獸》節目的主持。近年對抗爭者,如林慧思老師,作出評擊,對打壓示威者的警察,則加以維護。在馮同學的事件上,屈穎妍在《堅料網》刊出文章,點名批評馮敬恩,

「也許你該慶幸,今日你只是身處大學,一個國寶級受保護地區,沒人敢動你,暫時死不了,但也請記住,外面的人會認住你,互聯網隨時可以找到你,你今日所為,明天的僱主會記得,誰會請這樣一個計時炸彈在身邊?」

看完了,我的第一個反應以為是黑社會收數時用紅油寫的。甚麼是 “沒人敢動你,暫時死不了” ?不是恐嚇,是甚麼?但黑社會做這些壞事時,是不會給人見到,更不會有名有姓地發表帶恐嚇性字句的文章。黑社會故然是壞人,但他們的智慧不低。只有智慧低的人才會這樣做,對智慧低的人,我是不會批評太多,正如我對十二位否决陳文敏任命的校委一樣。只是,我有點不明,揭露不公義的事,使公眾有知情權,是記者的天職,正如水門事件一樣。這點,對曾任記者的屈妍穎應該是很有共鳴的,由其是在20年前的1995年,屈小姐在福建就曾因非法搜集中國軍事機密,被驅逐出境。有了這樣的經歷,而香港又回到中國18年,我看不出離開大學多年後的屈小姐,有中國公安敢動他,而依我看來,屈小姐也能活多好幾十年。屈小姐曾說過聲稱參與反政府活動者,頂著民主招牌,可在職場受到保障。我看,支持建制的,更易得到《筍工》。像寫了一篇帶威嚇成份,結論與自已的經歷完全不符的文章,竟面不紅,耳不熱地發表。屈小姐,你做了一個很好的示範。

相對於屈妍穎,王晶對馮敬恩的批評更直接,更嚴厲:

「我非港大人,只知道加入一個有保密協議的委員會就有責任保密,違反了就是沒誠信。我現在呼籲全港僱主,這人叫馮敬恩,希望大家記住這名字永別僱用,免被他洩露你的公司機密。」

在香港長大的人,無人不識王晶。早年王晶在無線拍了大量電視劇集,繼有《千王之王》、《流氓皇帝》、《網中人》。後來進軍電影界,1980年代以《精裝追女仔》開創「追女仔」系列電影,1989年又以《賭神》開創賭博電影系列。但近年仍是拍賭神的變奏賭城風雲系列。王晶無疑是高產量的導演,28年中拍了180部電影。但他的電影給人的印像是低俗。低俗就是無深度,無内容,對人物性格亳無描寫的純娛樂電影。每一個角色只是一個工具;如高俊是賭神,但除此之外,亳無性格。所以你會覺得他的電影很膚淺。王晶眾多電影,都集中在兩個主題上;錢銀(賭) 和女人(追女仔)。近年王晶拍了些其他題材的電影,包括大上海、財神客棧、古惑仔:江湖新秩序,也只是向其他香港導演致敬之作。

王晶說因不保密就不僱用,而不談洩露了的內容是何其令人髮指,顯示他的思想極之膚淺。不要忘記,港大是屬於港人的,若校委作出傷害港大之事,港人絕對有知情權。以王晶的電影風格,顯示其個人品味,說出這樣一番話,我可以諒解,但我不會認同。

作者原文連結

 


相關文章

本週熱點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