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大姐風再起時|Daniel Lee


【2015年10月06日 12:16 下午】余大姐風再起時|Daniel Lee


港大校委會洩密事件沒完無了,城市論壇上,有人指港大學生會會長年齡尚輕,不懂分辨何謂公義。所以不如小心遵守保密協議。那人(實在差到不想開他的名) 又說自己文章的影響力,比陳文敏教授強200倍。我聽了除了一笑還可作甚麼反應?只有在工廠做件工(piece rate)的,才會說出這種話。

在另一個場合,公民黨的黨主席余若薇,發表了對公義的看法。余大姐沒有從定義開始,作語理分析,又或是引經據典,如柏拉圖點講,亞里士多德點講,孔子,孟子又點講去支持自己的講法。相反,余大姐只講了一個故事:

“從前有個國王,做了一件新衣 . . .,所有人都知國王沒穿衣,只有那小孩告訴了國王。。港大學生會會長,只是指出國王沒有穿衣的那個小孩。校委會各人穿得衣冠楚楚,道藐岸然,飽讀詩書,以為自己懂公義,明道理,怎樣的決定,才是最為港大利益着想。唯獨最年輕的馮敬恩,他見到原來個個沒穿衣服,原來個個都不懂最簡單的公義。. . . 最年輕的人懂得寫個醜字。”

是不是很有智慧的回應呢?由小到大,我們都聽過很多故事,學過做人的道理,把這些故事的道理說出來,解釋一些行為,使聽的人容易明白,繼而被打動。若果要從定義開始,一步一步推敲分析,聽的人費力,亦未必能夠即時投入,那是課堂裡的事。如果引用古人之言,亦未必是人人信服。用小故事,一次過反擊了比陳文敏強200倍的那廝,亦同時繪形繪聲地指出,那些看似衣冠楚楚,道藐岸然,飽讀詩書的校委,原來是 –沒穿衣服的!這可謂連消帶打,一箭而雙鵰。

余大姐這說故事的能力是政圈內少有的。通過小故事,把大道理娓娓通出,在不知不覺之間,縮短了講者與聽眾間的距離,這是親和力的表現。余大姐是公民黨的創黨成員,2000-2012年立法會議員。她和前特首曾蔭權曾在電視辯論政改方案,以壓倒性姿態勝出。只是在上屆立法會選舉中,余大姐排在郭家麒之後,未能勝出。及後余大姐改任為公民黨黨主席,較少露面,似有淡岀政壇之意。

幾天前,我談論過公民黨的前路,我說公民黨生不逢時,這是客觀現實。而在來屆當所有創黨大狀都不在議會時,公民黨似乎會沒有重心人物,有將軍一去,大樹飄零之勢。以余大姐的能力,我相信只要排在立法會出選名名單之首位,勝出是無疑問的。不知余大姐近來健康如何?如是無恙,會否風再起時,再戰江湖?


相關文章

本週熱點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