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地阿拉伯的反擊及遜什的關係|宗善莊主


【2015年10月07日 4:14 下午】沙地阿拉伯的反擊及遜什的關係|宗善莊主


隨著敘利亞戰事規模越來越擴大,伊朗最近就好像春風得意,拉攏了敘利亞、伊拉克、俄羅斯、法國和黎巴嫩的真主黨等,發動所謂的「拯救敘利亞行動」,實則是恐怕世上又少一個什葉派統治者,伊朗國際形勢會不利,而俄羅斯實際是深恐會失去敘利亞境內的天然氣和石油的開發經濟利益。然而,沙地阿拉伯先備受批評不人道轟炸也門北部Houthi部落,後又被指對難民不夠體貼,明知大家都是阿拉伯遜尼派,卻沒收容過難民,只在物質和精神上支持,繼而爆發沙地阿拉伯國內爆發王位鬥爭,伊朗當不放過任何落井下石的機會。一切似乎對沙地阿拉伯形勢都非常不利,然而最近的新發展是,沙地阿拉伯似乎已經重整策略,開始有點回應伊朗挑戰的反應。

首先,沙地阿拉伯運用遜尼派大國的影響力,拉攏親遜尼派的也門前總統Abd Rabbu Mansor Hadi,因為他之前宣佈也門和伊朗斷交,這表面上是也門單方面的決定,實際上可能是受沙地阿拉伯意志上的影響,務求切斷伊朗在阿拉伯半島的影響力,避免也門成功被伊朗拉攏成為盟友,躲過半月圍拱之形勢。不過也門親什葉的Houthi氏族,應該不會承認這個外交決定,他們是和也門前總統阿里阿都拉薩利 (Ali Abdullah Saleh)同一陣線,即大家都是什葉派,自然不會承認這個Abu Rabbu Mansor Hadi。所以,也門有可能會再度分裂,一派親沙地阿拉伯,主張和伊朗斷交,另一派親伊朗,主張和伊朗繼續建交。其實,伊斯蘭國的出現,以及遜什在敘利亞、伊拉克等的角力,早已開始產生影響阿拉伯半島的現象,只是現在才開始逐漸浮現在檯上而已。

沙地阿拉伯一方面使也門和伊朗斷交,另一方面使那班宗教元老成員,尤其是保守華哈比主義,他們近日出聲明,要求向敘利亞和俄羅斯發動捍衛伊斯蘭教奮鬥,也就是聖戰。其用意很明顯,是意在什葉伊朗,因為伊朗最近外交動作太多,引起沙地遜尼派的危機感,他們覺得再任由伊朗這樣下去,沙地遜尼派恐會在敘利亞和伊拉克站不住腳,日後外交形勢會更惡劣。本身沙地阿拉伯已經處於被動狀態,因此需要有一些人提出改變被動的狀態。在伊斯蘭政治,妄意開戰是教義所不許的,因為只有國家明顯受到不義的壓迫,才是真正獲得真主反抗的許可 (Nasri-Him),這在《可蘭經》第22章第39節中就提到,這句說話,是伊斯蘭戰爭法中最重要的一句,不可輕啟戰釁是當中的核心思想。很明顯,沙地阿拉伯已經克服了開戰的宗教理由,這班宗教長老敢於公開發表這樣的呼籲,是利用了「遜尼派世界受不義[什葉伊朗]所壓迫」,沙地阿拉伯政府應該找到了開戰的根據,才派戰機加入空襲伊斯蘭國。加上俄羅斯又真的被指空襲行動並非攻擊伊斯蘭國,而是攻擊反敘利亞政府軍據點,當中有不少平民喪生,當然那些平民到底是否遜尼派,現已不重要,重要是沙地阿拉伯覺得,俄羅斯襲擊伊斯蘭教徒,罪無可恕,敘利亞也是俄羅斯的幫兇,殺害穆斯林的幫兇,因此確要出兵攻擊。

那麼遜什真正不能合作嗎?答案不是。遜什未必是完全沒有合作可言,真主黨和哈馬斯就是很好的例子。真主黨是什葉派的,哈馬斯是遜尼派的,但他們的目標,都是反以色列的。然而最近他們也開始受到伊斯蘭國的威脅,兩個組織分別都譴責過伊斯蘭國的殘暴不仁,本身組織的性質就是軍旅,應該說是政教軍合一的性質。如果真主黨和哈馬斯有朝一天,合作反伊斯蘭國,發生的結果,隨時是美國和以色列、沙地阿拉伯和伊朗所不能想像的。聯合國最近已經允許巴勒斯坦旗幟在聯合國上揚,已經引起以色列的不安,所以以色列才這麼緊張耶路撒冷,甚至不斷在耶路撒冷挑起糾紛,過程是怎樣不重要,但以色列想守住耶路撒冷,特別是介入遠寺 (Masjid Al-Aqsa) 和挑起事端,意思很明白,就是近日的局勢對以色列越來越不利。他日若真主黨和哈馬斯合作攻擊伊斯蘭國,若然光復成功,下一個目標,除了重劃敘利亞和伊拉克國內的勢力分佈,解決以色列將會是其中一個目標。


相關文章

本週熱點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