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勒斯坦、以色列和香港|宗善莊主


【2015年10月16日 11:31 上午】巴勒斯坦、以色列和香港|宗善莊主


耶路撒冷是一個千年古城,它既是有著豐富的歷史遺跡城市,同時也是亞伯拉罕系宗教,也即三大天啟宗教—猶太教、天主教/ 基督教和伊斯蘭教的聖城。

巴勒斯坦這個名,早在古埃及時代就已經開始有,但當時的拼寫和現在不同,當時的字根是P-R-S-T,至亞述人時代,才開始有P-L-S-T的寫法,不過可以肯定的是,巴勒斯坦這個名是在羅馬帝國時代之後,被廣泛應用,而之後出現的天主教、基督教的經文,也都有巴勒斯坦人這個字出現的。

在伊斯蘭教出現後,巴勒斯坦和耶路撒冷就分不開,除了因為當地人信奉伊斯蘭教外,最主要是,耶路撒冷也是伊斯蘭教的聖地,因為伊斯蘭先知穆罕默德在耶路撒冷遠寺登宵面見真主和求得一天五次祈禱 (原本一天五十次的),而且早期伊斯蘭教是面向耶路撒冷遠寺 (Masjidul Aqsa) 祈禱,所以今日巴勒斯坦人認為,耶路撒冷是巴勒斯坦的首都,因為它是伊斯蘭教第三聖城。

近年,世界開始流行承認巴勒斯坦風氣,因為巴勒斯坦爭取獨立,都有近70年了,自那天大災難日起,巴勒斯坦人就變成居無定所的族群。雖然以色列已成為全世界承認的獨立主權國家,但她過去欺壓巴勒斯坦人的行為,在伊斯蘭世界是人所共知的事。外界因為沒有深入了解,多從歐美傳媒之意見。直到去年以色列野蠻轟炸加沙地區,世人才漸漸意識到以色列的侵略行為。

很多人喜歡以色列,因為以色列最少有自己的主權,而且以色列懂得善用任何學域的人才,尤其科技方面相當先進,面對周圍阿拉伯國家圍堵又無懼色。然而,我們必須緊記,以色列的建國,是在歐美國家的幫助下成立的,以色列的所謂建國,是在沒有徵詢過阿拉伯人的意見就霸佔巴勒斯坦人土地的情況下成立,取之無道義,又何有足仿傚之處呢?反之,巴勒斯坦雖然經常被以色列全面的欺壓和迫害,雖然西岸地區比較穩定,但加沙地區目前仍是如同天然的監獄,一切都被以色列所圍困,難有發展機會,政治上處處以猶太人為先,猶太人和巴勒斯坦人同工不同酬,更常以猶太教和希伯萊文置於伊斯蘭教和阿拉伯文之上。加上周圍阿拉伯國家對巴勒斯坦問題比較冷淡,尤其海灣富國更不想承擔,恐防巴勒斯坦難民會湧入。因此巴勒斯坦人除了痛恨以色列,也認為阿拉伯國家沒有道義。巴勒斯坦人能堅持走下去,是因為自50年代開始,巴勒斯坦人勇武抗爭,堅持捍衛伊斯蘭教和阿拉伯文化,即使處境越來越惡劣也不忘記巴勒斯坦阿拉伯伊斯蘭建國理念。為什麼哈馬斯被抹黑為極端份子,原因就是以色列收買歐美傳媒,把自己的侵略行為美化為自衛目的,把哈馬斯勇武抗爭解說成是恐怖份子。但是在巴勒斯坦人和其他伊斯蘭信徒地區來說,哈馬斯幫助巴勒斯坦人渡過難關,這些都是法塔赫所不能比擬的。法塔赫雖然比哈馬斯早近廿年成立,也希望建立巴勒斯坦人的巴勒斯坦,但法塔赫因為要保住自己在巴勒斯坦的超然地位,巴勒斯坦自治政府主席,這個美名的確很好聽,所以很早就把靈魂交給以色列了,從他們20世紀70年代開始主張兩國共存方案,到90年代簽署奧斯陸協議,以及走入選舉制度參選,還得到很可觀的票數,而且國際又「認同」他們的兩國共存方案,認為很和平理性非暴力,不費一兵一卒就能解決巴以問題,多麼的理想和完美。

但事實是越和以色列妥協,越使巴勒斯坦人陷入絕境,這在過去就有很多事例可以說明,以色列為什麼會肆無忌憚地向巴勒斯坦人挑釁和侵略,除了因為有美國這個忠實的盟友支持外,更主要是看準了阿拉伯國家的顧忌和私利,知道阿拉伯國家沒膽向以色列動真火。好像最近遠寺事件,為什麼以色列夠膽在遠寺挑釁,除基於以上理由外,更因為本身感到危險,他們覺得巴勒斯坦人的旗在聯合國上揚,是一個不好的先兆,為保證耶路撒冷在以色列的控制之內,所以他們經常派軍隊挑釁遠寺。

不過,支持以色列的,和支持巴勒斯坦的,都是截然不同的國家,支持以色列的,大多數是歐美國家或和以色列分歧不甚大的;支持巴勒斯坦的多數是伊斯蘭國家,但近年歐美國家都開始有些少後悔支持以色列,紛紛興起承認巴勒斯坦的風氣。以色列為什麼會願和香港見面和合作?就是因為歐美的處境開始不樂觀,才會想到向遠方實力比較強的對象交友。香港也有不少猶太人的,例如海洋公園董事局主席盛智文、縱橫港澳的何東家族、以其名字命為中學校名的庇理羅士、望族嘉道理家族等,都是香港比較出名的猶太人。猶太人是天主教和基督教聖經經常記載的民族,在香港基督教的勢力相當大的。可是在這個相當敏感的時刻,正值巴勒斯坦和以色列交鋒,巴勒斯坦人更呼籲要展開第三次Intifadha,以回應以色列人的無道殘暴。在這時候以官方身份去訪以色列,做法似有欠敏感度,也有欠尊重香港境內的伊斯蘭教徒的立場,因為香港伊斯蘭教徒 (當然也有包括支持巴勒斯坦的人)的立場也是反對以色列侵略巴勒斯坦人的行為。


相關文章

本週熱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