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公僕的假公道|黃一恒


【2015年10月19日 11:12 上午】香港公僕的假公道|黃一恒


身為公僕,只為公務員討回公道,而不為市民討回公道,其實只是謀私,並不公道。

公務員被罵兩句,受人謑落下叫做受委屈,政治化了。那麼全港市民日日暴露在有毒食水的威脅下,就沒有委屈?

食水是國計民生基本要事

食水,從來就是一國之大事,更是重中之重,最基本又基本不過的民生問題。政治,本來就用來解決這些民生基本問題。執政者不處理好最基本的政治工作,竟反罵議員把事件政治化?你把問題解決了,誰有空來罵你?

天天聽人說甚麼不要把政治化,哪麼,到底何為政治?

我地不如番到遠古部落社會去想一想:如何為村民去找尋食水?難得開了一口井水,應怎樣分配,讓村民個個有水飲?就係啲酋長、村長、首領們最基本要做的事。

政治無非就是解決食水問題又何來政治化?

無錯,政治之根本就係解決眾人食水問題。如果井水裡頭有舊屎,啲村民喝了一定瓜瓜嘈啦!飲屎水會叫罵,係人類本能。老百姓愚昧無知,政治又識條鐵?現代的議員,無非就是反映老百姓的本能反應,政治哪麼高深的學問,留待一眾高官公僕去解決。

百姓之辱大於官

公僕落區時被呼喚喝杯鉛水叫侮辱。那麼,居於國際金融中心下,如斯發達地區的市民日日要飲用鉛水,就不是侮辱?

政府早把鉛水問題解決了,高官和各級公務員自然可與民同樂,共飲乾淨食水。無能政府連食水最基本的問題都毫無對策,諸多藉口,無以立足於天下,自然遭到世人唾棄。

孔子的《禮運大同篇》有云:「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香港幾多個從政者仲記得?我跟隨習總唔講西方價值,跟隨陳佐耳去英國殖民化好未,我同你班庸官只講講中國傳統價值,你都完全不懂,仲叫我「回歸」中國?

天下為公誰人記得?

林鄭身為百官之首,尚且只思念公務員個人榮辱,毫無悔過之心為香港市民謀公道,在她以下的各級官吏,可想而知。

負責刑律訴訟的袁匪國強,其營私忘公的劣行,與林鄭賤婦可謂同出一徹。袁匪正式落案起訴七警之同時,竟同時起訴受傷人曾健超,卻強辭奪理說為了「公平」起見!

到底是哪一門的「公平」?假若一年前曾健超真的有襲擊11警的嫌疑,控方早就應該把曾健超帶到法庭接受審訊,拖了那麼久,對受襲警員一點也不公平。

袁匪執掌刑律公器只為黑警出氣

奇就奇在,曾健超去年已因同樣罪名遭警方拘捕,其後獲無條件釋放,為何到了今天要正式起訴七警之時,再次拘捕曾健超,並安排曾健超案與七警案同日提堂?

說穿了,律政司袁匪國強口中所說的「公平」,無非就是要為他的黑警同僚爭番一啖氣!受害人曾健超控告警察打人,政府又來告番曾健超襲警轉頭,大家不是打和,很「公平」嗎?

法律,用來申張正義才有公平可言!袁匪為黑警出氣,操弄法律,假公濟私,人神共憤,天下共擊之!

林賤袁匪獸名共刻羞恥塔

官員俸祿自民所出。當身居顯赫要職的高官,不以百姓利益為依歸,不以社會公義為前題,處處只顧念官員公僕之顏臉,執掌社會公器而圖私利,誠與強盜無異!林鄭賤婦與袁匪國強之獸名,將永遠被刻於羞恥塔之上,讓時人吐沫,為後世人引鑑。


相關文章

本週熱點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