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習近平過大關|梁京


【2015年12月30日 1:43 下午】2016:習近平過大關|梁京


2016年,習近平將面臨他執政以來最大的挑戰,這一點已經毫無懸念。

有人認為,2016年習近平面對的最大難關,是經濟下滑導致經濟危機爆發,包括金融危機爆發,人民幣大幅貶值,失業劇增,通貨膨脹,並由此引發政治危機。

在我看來,中國的經濟雖然危機重重,但仍有迴旋餘地。人們強調經濟危機對習近平權力挑戰的一個潛在原因,就是不少希望習近平下台的人自覺不自覺地希望經濟不好,從而給習近平帶來壓力。而這樣的人在權貴中,特別是高官中是越來越多了。他們的這種消極對抗態度,也是經濟危機不斷加深的一個重要原因。最近中紀委的網站又發了一篇奇文,題目是"官員都在坐等出事",就是影射這個現實。而現實比"坐等出事"更嚴峻,因為不少官員是在"坐盼出事"。

這說明,習近平面臨的政治危機,其實是比經濟危機更大的挑戰。三年來,習近平任性和霸道的執政風格令自己在權力精英和知識精英中陷入空前的孤立,不看好習近平已經成為相當普遍的共識。在這樣的背景下,2016年的中國迎來的兩個重大的政治事件,將成為誘發政治危機的導火線。一個政治事件就是紀念文革五十周年。另一個事件就是中共高層要確立十九大領導班子的人選。

12月26日是毛澤東的誕辰。這幾天圍繞對毛的歷史評價,許多微信群組都出現了熱烈的議論和激辯。可以想像,明年一年,經歷過文革的這代人,都不免會特別關注對文革的種種議論。這就為各種涉及文革的文字,提供了廣大的讀者群。沒有經歷過文革的中產階級,尤其是他們的中堅力量——專業人士和知識分子,對文革這段歷史也會產生特別的興趣,因為半個世紀前他們父輩的經歷已然有了越來越現實的意義:他們的職場和單位的政治生態,已經出現了類似文革的人人自危氛圍。如何在這種氛圍中保護自己,要不要借這種氛圍來害人謀私,都成為很現實的問題。

至於中共的高層權鬥,因為習近平上台以來日益加劇的治理危機而有了新的內涵。原來大佬們想的主要是如何保住家族和幫派的利益,現在憂慮更多的則是習近平的這種搞法,會不會把整條船弄翻,讓大家一起完蛋。因此,圍繞著十九屆中共常委人選的一場高層權鬥,中共大佬們將有一個明確的共同目標,那就是如何來制約習近平的權力,避免同歸於盡的前景。

這場權鬥對習近平的最大挑戰就在於,他為了保住自己的權力,將設置什麼樣的政治倫理和道德的底線?這個選擇是習近平政治生涯的一大關口,不僅關系到他的歷史地位,更關系到整個中國和世界的福祉。我之所以這樣想,是因為我看到痞子政治對習近平有很大的誘惑。為了保住自己的權力,他有可能學毛澤東的樣,全面調動中國痞子政治的文化資源和社會資源,而中國從來不乏這樣的資源。我相信,這也是今天許多人批毛、批文革時心中懷有的隱憂。

不過,我還不能接受這樣一種悲觀的判斷,那就是像文革那樣調動人性中的邪惡是習近平唯一可能的選擇。畢竟今天的中國已經不同於文革時代,"你死我活"的邏輯很難讓絕大多數人理解。當然,習近平要拒絕痞子政治的誘惑,選擇"自己活也讓別人活"的理性政治,2016年就不得不做出不輕鬆的政治妥協,並且對自己的任性和霸道作風做痛苦調整,此即"過大關"之謂也。我有一位支持習近平的朋友告訴我,以習仲勛一家在文革乃至九十年代的經歷來判斷,應相信習近平有足夠的調整能力和政治生存能力。

我希望2016年能證明我的這位朋友對習近平的判斷是對的,因為我實在不願看到,習近平選擇全面推動痞子政治帶來的災難後果。

(文章由自由亞洲電台提供)


標籤:

相關文章

本週熱點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