撕裂救不了香港|梁家傑


【2016年02月15日 1:13 下午】撕裂救不了香港|梁家傑


年初三赤口,筆者在西環、上環一帶,有三數市民向我友善地打招呼、豎拇指表示支持,亦有一名跑步男子停下來罵我一聲「契弟」,筆者相信他這句狠話發自內心,正如筆者發自內心認為梁振英是「契弟」。跑步男無意對話,罵完就繼續跑。

籠統而言,佔領運動後,藍絲、黃絲壁壘分明;年初一旺角騷動後,黃絲更明顯地分為支持、不支持勇武抗爭。藍絲、勇武黃絲、非勇武黃絲,各自在本身群體和支持者當中自High,非我族類,必屬妖孽,是十分可悲和危險的趨勢。

亂世中陰謀論滿天飛,疑幻似真,兵匪難分,但未有充份證據否定以下假設前,筆者相信絕大多數黃絲和絕大多數藍絲言行出於本心,並非滲透、被收買,或別有用心。以下論述是針對動機純正的黃絲和藍絲而言。

每個人身邊總有藍絲親朋戚友慨嘆「香港變咗」,而藍絲基本上信賴權威,幻想靠着梁振英的威權主義便可回復太平盛世,息事寧人,安居樂業。這判斷極之錯,所託非人,梁振英無能力,更無意圖救港,香港越亂,他權位越穩。

黃絲何嘗不是慨嘆「香港變咗,變到阿媽都唔認得」,尤其在2014年國務院發表《一國兩制白皮書》和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8.31決定後,黃絲深信,只能靠自己爭取,才能挽回禮崩樂壞之前的香港,自己香港自己救,守住核心價值和制度,守住這個主場。

互不信任是最大障礙

「變番以前嘅香港」,黃藍目標大體上無分別,但黃藍之間、黃黃之間互不認同對方的手段有效。互不認同,未是最大問題;互不信任,無信任的基礎可溝通,才是最大障礙,各說各話,在facebook或WhatsApp群組與支持者自High,就像那位跑步男罵完「契弟」就走,除了宣洩一下,無補於事。黃絲本身已是弱勢,黃黃之間更加不應該各為孤島,未被分化已自行分化。毋忘初衷,勇武黃絲或非勇武黃絲的大業是建立一個必須向香港市民問責的政制,法治自由才較有保障。民主運動曠日持久,需要團結力量,而非黃黃之間互相抵銷。

佔領運動的參加者普遍明白,自High等於自欺,必須爭取更大量市民支持和認同運動的意義和方式,才可持續。旺角騷亂帶出一些問題,黃絲應該思考:官逼民反,示威者是以正義之名出師,因此,只許譴責毆打示威者和記者的警察,不許譴責襲擊警察和記者的示威者?怎樣的勇武,才有說服力,吸客而非趕客?

藍絲亦應該想想,大擺官威,懲罰違法者,卻不深究禍因,像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鴕鳥般推說初一之亂與小販管理政策、政府管治、非暴力抗爭無效等問題不相干,長期不處理勇武抗爭背後的深層次矛盾,藍絲則繼續盲從權威,這樣下去,是否促使勇武抗爭由幾百人增至幾千人甚至更多?藍絲盼望回到的太平盛世會否更遙不可及?

香港一半黃絲一半藍絲,旗鼓相當,就算出現奇蹟,如戴耀廷教授的「雷動計劃」所願,九月立法會改選泛民贏得過半數議席,黃絲大勝,但香港另一半人不會高興,只會認為越來越亂,越來越多拉布,立法會一事無成。社會分裂仍在,裂痕不修補,就不是「變番以前嘅香港」。

期望梁振英放棄私利,放棄鬥爭,真心建立「香港營」,簡直是緣木求魚,藍絲亦是時候張開眼睛,認清這一點現實。只要看通這個格局,黃藍之間、黃黃之間,一定要打通隔閡,走出各自的孤島,聯線溝通,產生1加1大於2的力量,共謀香港的出路。


相關文章

本週熱點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