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派在高鐵撥款對民建聯說不|Daniel Lee

【2016年02月29日 12:15 下午】民主派在高鐵撥款對民建聯說不|Daniel Lee


在2009年時討論高鐵時,已經是一場鬧劇。所謂高鐵的香港段,是只能以動車速度行走,以每公里計算,是全世界最貴的高鐵,但速度卻是最也全世界最慢的高鐵。加上同期興建的港珠澳大橋及將來機場三跑的競爭,中國經濟下滑,客運量下跌,香港高鐵己不具成本效益。最重要的 是經過六年的時間,港府在「一地兩檢」的問题上,仍是交白卷,未有明確的方案。在這樣的情形下,為求追加超支撥款,政府選擇跳過了工務小組,直接硬闖立法會的財委會。

財委會的主席陳建波自上次港珠澳大橋剪布後,為怕利益衝突的問題,退下了火線,改由民建聯的陳鑑林彼甲上陣,主持會議。陳鑑林一向是以火爆見稱的潮州怒漢,但奈何資質有限,在日前的會議上,已數度和民主派的議員口角,發表了「我拿着議事規則,是可以好離譜」的膠論。連一向最温和的李國麟,也對陳鑑林發炮,陳鑑林的野火程度,可想而知。到今天,陳鑑林竟想以限制議員作2分鐘的最後發言來剪布,接着下來民主派議員的反應,卻是出人意料之外。

在電視前,我們看到公民黨、民主黨、工黨、新民主同盟、社民連及人民力量的立法會議員走到主席台前。人民力量的陳志全佔領了主席台。事件擾嚷了近一小時,之後轉戰到大會的議事廳續會。在每位議員作2分鐘的最後發言後,陳鑑林又想剪。今次又再有民主派的立法會議員走到主席台前,長毛佔領了大主席的坐位。最後陳鑑林被迫結束了會議。

看官,你說拉布在議會內的抗爭是有用還是無用?最少,在高鐵的撥款上,又可捱多一個星期。為何民主派會佔領主席台?朋友,佔領主席台仍然是「理性,非暴力」的範疇。暴力的界線,不是你說了算,在刑事上是有清楚的界定。若佔領主席台是暴力,慢必和大舊就比差佬拉左。立法會議員的言論自由是受到特權法所保護,但暴力傷人是要負責的。慢必佔領主席台,客觀上證明勇武派所說的議會抗爭手法,其實不是那麼勇武,亦無需「以武抗暴」。我想不到有甚麼議會內的抗爭行動是勇武派能做,而社民連及人民力量不能做,但又唔使坐監?慢必佔領主席台,不是被勇武派在旺角事件迫出來。相反慢必是以行動來說明甚麼是「理性,非暴力」的抗爭,誰人才是議會內真正的抗爭者。

在立法會佔領主席台要有三個條件。第一、所涉及的議案是有關巨大撥款,或議案是對大多數市民做成嚴重影响。例如高鐵超支撥款所講的銀碼是200億。而上任運房局長申請撥款時,話明是無需追加撥款的。同級數的議案包括政改方案,基本法23條立法等。第二、議案本身好有問題。且看運房局長對所有重要問題只能支吾以對,就知政府根本對一地兩檢是毫無把握的。第三,主持會議的人極不合理。你有無見過一個主席運用權力剪布而不能講出根據議那一條事規則?我有,我真係有見過。無可否認,陳鑑林和民主派在立法會合演了一場正邪決戰的好戲。正如黃飛鴻中必然要有奸人堅,才有戲劇張力,才是好戲。所不同的,堅叔在現實的世界中,是一名武功高强的前輩,而陳鑑林的智慧及能力,就正確無誤地反映在他如何主持會議上。不需神一般的隊友,只要遇上豬一般的敵人。最後,特區政府揀補選前剪布,算唔算自己玩自已??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