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區總辭全民制憲」的思考|Daniel Lee


【2016年03月07日 2:51 下午】「五區總辭全民制憲」的思考|Daniel Lee


剛過去的星期天戴耀廷教授到城市論壇講解他構思的「雷動」計劃。簡單來說是利用配票機制來增大非建制派在今年九月立法會選舉的勝算。如果非建制派在立法會能得到過半數議席,非建制派便可在議會內推動改變,無需再依賴拉布,否決政府的惡法,做成雷動震天的效果。這計劃的靈感來自去年十月加拿大的大選,選民就是以 “Vote Together” 的策略踢走做了近10年總理保守黨的哈柏。這個計劃的細節,例如如何組織關鍵票的選民,根據甚麼標準(由誰人做民調)配票,有那個政團會參加,還有待商討。

同場有熱血公民成員宣傳他們的「五區總辭,全民制憲」計劃。這個選舉計劃是在新東補選,本民前的代表取得6萬6千票後所提出的。任何人可以有各種不同的選舉口號,但在這個時候提出這個口號,就有點古怪。

第一,五區總辭在香港也不是新事物。2010年政改時,社民連伙拍公民黨已經試過。當時用這策略是基於以前未試過,不知市民的支持有多强,亦不知特區政府會否在强大民意壓力下讓步。當時建制派用冷處理不參加補選,亦有50多萬名市民表態支持。但政府半步不讓,加上民主黨的倒戈,通過了倒退方案。五區總辭並沒有法律地位,赢了,政府可以原全不回應,只當是補選的結果。較為有規距的煲呔尚且也不理五區總辭的結果,誰寄望胡作非為的689政權會回應五區總辭?當年總辭是為了政改,但今次熱血公民成員宣稱當選後立即遲職,為全民制憲的表態投票。朋友,你不覺得奇怪嗎?如果我是導演,要拍一場五車連環相撞的戲,我一定會搵五架舊車,可以用完即棄,盡量減低成本。但熱血這五名候選人,應該是他們組織一線之選,俗稱「五條煙」。即是他們贏了,立即辭職,但在修訂後的補選法下,他們5人是不能參加補選的,那麼,誰來參加補選?是一些議員助理,網台節目主持,還是現時候選人的親屬?如果補選才是戲玉,那就要知道由誰來補選了,對嗎?

第二,甚麼是全民制憲?我相信在香港300多萬選民中,有3-5萬人會有可能會明白。但他們自認明白的內容又可能各自不同。我的理解(當然是不全面的)所謂全民制憲,是一個全民編寫憲法的制度。而在這個制度下編寫出來的憲法,可以有很大分別。例如你說全民制憲,若有51%的人支持「一國兩制,港人高度自治」,不就是今天的制度嗎?這算不算是命運自決?若果不算,怎樣才算?如果認為「港獨」才算命運自決,你有言論自由,請說清楚。當補選贏了,689政府不回應市民要求,香港亦沒有全民制憲機制。這是一條死路。我想知熱血公民下一步又會點做?「五區總辭,全民制憲」是一句空話加上一句空話。本民前在新東補選的6萬多票,除了是抗議票,不少是投給身先士卒,真真正正以身體,以前途對抗政權的一個學生。如果認為抗爭變了政治犯,坐完監就必然當選的,請示範給我看吧。

當你認為只有自己才有理念,别人的任何計劃只為選票,其實十分離地,不知道議會的文化已經改變,不知道民主派過去3個月己開始合作,拉布成功拉死了網络23條。大致來說,熱血公民現在用來攻擊民主派的一套,是2010年人力用來攻擊民主黨的一套,但在2012年的選舉中,選民已經對民主黨表了態。在2015年的政改,民主黨沒有再出賣選民,所以現在再用這一來攻擊民主黨,已是過時。正如大舊所說「現在議會內是泛民人力化」。我們需要的是有策略,有實效的議會抗爭,不是一些空空的理念。


相關文章

本週熱點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