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支持快必|Daniel Lee


【2016年03月31日 10:42 上午】為何支持快必|Daniel Lee


對於近日有人抨擊快必,應為人力他不應讓他出選九月的立法會選舉。在此讓我分析那些反對他出選的理由。

1.有人批評他在佔中前後對佔中三子,學聯,公民黨等組織,以地圖炮的方式,作出嚴厲,惡意的批評。這種人選進立法會,會破壞民主派的團結。

首先,對佔中三子的批評,並不是止於快必。當時不少人對於佔中三子是否真的會佔領中環,都抱着極大的懷疑。就算如佔中三子的計劃,都只是坐下來等人抬,是一次大型行為藝術而己。要不是學生組織先於幾天前衝入公民廣場被捕,再有警方封鎖公民廣場,迫使示威者走出街上,加上之後的催淚彈,才引發後期三子展開佔中的行動。在此,我無意抹煞三子在這次運動的功勞,但無可否認,雨傘運動當中偶然因素佔了很重要地位。反而當中從未改變的,是快必對戴耀廷的挾實策略。可以這樣說,快必是「挾得大力左」,但有誰可以保證,沒有挾實佔中,三子不會繼續商討日,直到永遠?再者,戴耀廷也沒有因為挾實佔中與快必反目,即是雙方即使因為挾實佔中有了過節,亦不致以後不能再合作。最重要的,佔中三子根本不會參加立法會的選舉,他們不是立法會內的民主派,因此不會影响民主派在議會內的團結。

如果快必有抨擊公民黨,主要都集中在湯家驊身上,主要是消費他疑似轉投向支持建制。當日湯家驊雖然在政改投了反對票,但他的發言,亳無懸念,是支持假普選方案的。他政改後的辭職引發了新東補選,差一點令民主派在直選輸掉一個議席,在直選成為少數,使建制有機修改議事規則,以後不能拉布。只要湯家驊廷遲辭職,就無需補選。這樣一個不理辭職後果,走近建制的大律師,為何不能批評?而在背後2-3年坐事湯家驊發表支持建制言論的公民黨,又為何不需要負責?

2.在佔領期間,快必沒有叫羣眾撤退,使雨傘運動潰敗,使香港需要很長時期才有大型羣眾運動。

這是個很奇怪的指控。要知道快必只是人力的執委,需聽令於人民力量的指揮。若要對雨傘運動因未有撤退而最終潰敗負責,針對的應該是人力的主席和副主席,而不是區區一個執委。何況在雨傘運動中,人力從來沒有扮演過主導的角式,何德何能,指揮羣眾撤退?在一個沒有大台的大型羣眾運動,撤退與否,結果如果,是由多個偶然因素決定。你自己可以撤退,羣眾不撤,往後大家的關係如何,就天曉得了。快必在旺角沒有撤退,袁彌明在金鍾也沒有撤遲。我認為兩人都是可選的,同意嗎?

3.有人說人力要錢無錢,要人無人(義工),但這與快必有何相干?如果無錢,無人又無地區工作就不應選,負責任的應是人力現任的兩位立法會議員。但過去四年,人力在立法會的表現不是很出色嗎,不是已將泛民人力化嗎?我所知道有錢又有人的政黨叫民建聯,你會支持嗎?最後,如果快必是不可選的,根本就不需花大量時間批評他,由他hea選便算了吧。看網上的反應,認為快必可選的人着實也不少。

快必現在可以做的,是聯絡傳統民主派,主動和解,前事不計,表示以後在議會内可以合作。而由於其他民主派也相繼換血,所謂人去茶涼,舊怨也隨着人去而消逝。再加上其他人力立法會議員在席,快必亦有規可隨。有說快必在新東補選時為楊岳橋出了不少力,而這一點得到余若薇所肯定。我不認為快必過去的言行,會損害人力與其他民主泛的合作。我的結論是,快必是可選的,我支持快必。


相關文章

本週熱點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