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為快必講幾句︱Daniel Lee


【2016年04月02日 12:54 下午】再為快必講幾句︱Daniel Lee


看完蕭生對快必的批判,我有以下回應。

有關應否公開與人會談的内容,我的守則是如果他人沒有講清楚,我是不會說的。理由很簡單,因為人與人是有不同程度的交往,能說給你聽的,不等於可以說給别人聽,更不表示可以公開講。當然如果你當自己與所有人的交往都只是路人甲式,那是另作别論。但蕭生又是否如他所說,別人强調唔講得,就絕對不講呢?趙博在facebok寫下這樣的經驗:
趙博2

這些私人交談,有沒有說唔講得,或誰有沒有好想講,外人不得而知。有關大舊那一段,人們有興趣澄清的,不是大舊會否再選,而是大舊有否說過只肯排在Erica後面,而不會排在快必後面?這一點,不會是則聞吧?假如是真的,大舊是不想公開吧?可惜其他兩位主持,昌昌不熟書,另外一位,我不評論,錯過澄清這個重點的機會。

朋友,你知道甚麼是酗酒?我看見一位做醫生的朋友有以下的回應。
歐陽

酗酒真的是會影響做節目的質素。多年來,我在電視/網台上見過2次。第一次是多年前有線的孫柏文,醉到連對白也講不到,最终被請離開節目,之後辭職。那段video,現在在youtube仍能找到。第2個較為近期,是網台某女主持,在一個電視,電視在文化節目中表現醉態,坐在身邊的林姓名星有被騷擾的感覺。問題是,觀眾有否覺得快必有飲醉,或因所謂飲醉而影响節目質素?如果有,身為台主的當然可以提出意見,甚至終止節目。但酗酒與選舉有何相干?據蕭生說,遇去一年對快必講酗酒問題講了10次,但這仍無損快必在網台做節目,這代表快必根本無酗酒問題,只是一名social drinker,還是酗酒本身就不是問題?唔明。

有關快必地圖炮式鬧其他民主派人士,我在<為何支持快必> 一文我想多說一句,如果要知道快必會否影響人力和其他民主派人士合作,可以主動去問,或間接收風。單憑快必過去鬧人,推論到他一定不能和其他人士合作,當中的邏輯鏈(logical chain) 實在太遙遠了。

不支持快必,是指在比例代表制之下,快必的位置排到好低。蕭生用快、慢必作比較,如果兩者在新東選,首選是慢必,快必的priority會很低。這是我第二個聽唔明的地方。蕭生一方面說不理人力的黨務,又說人力的選舉策略還未存在,即是不知快必會否出選,就算出選,也不知快必選那一區。既不知在那一區選,那現在根本不知快必的對手是誰,又何來priority排到好低?如果定了選區,發覺是同熱血對選,要支持快必,到時便要修改今天的講法?今天細數了快必的不是,亂鬧人,不與勇武派劃清界線,個人酗酒(傾向?)等問題,到時要改為支持他,這些缺點,還是否重要?

我相信一般市民看到以反勇武本土派來算,快必比長毛慢毛還要前。用「無賴本土派」來形容他們,不是要肯定勇武,而是指他們只在口裡勇武,扮勇武,亳不誠實。

蕭生指快必為何不斷攻擊戴耀延,而挾實佔中無用的。當中蕭生用到邏輯推理,指中共一定不會讓步,挾實與否,戴耀延必然佔中。要留意,這裡討論的是政治,而在政治裡,一日都太長,即政治的變化可以很大,而不能以純邏輯推理。過去十多年,就有很多邏輯推斷不到的例子。先說美國,2008年民主黨初選,一般人認為奥巴馬無人識,無行政經驗,加上是黑人,必然敗給希拉莉。結果奥巴馬羸了,做了8年總統,帶給美國人驚喜。到今天,共和黨的初選,在6個月前,有誰會認為特朗普有機會赢?特朗普每次發言都胡言亂語,但羸完一個州又一個州。要解釋特朗普現象,也只是事後孔明。美國如是,香港政治的轉變也難測。讓我們回到2010年,那時有誰會預計民主黨會支持政改方案。還記得當日民主黨還堅持三點要求缺一不可,但幾個鐘頭後就轉軚了。而民主黨在議會内陣前倒戈,蕭生形容為「民主政制400多年所未見」。純用邏輯推理,民主黨絕對不會轉軚,因為轉軚等於政治自殺,但結果呢?最後,當然是689當選特首。不單是一般市民,連大部分做風水算命的都下注,以為亞爺欽點唐英年,批唐唐選特首無得輸,結果,李嘉誠錯了,香港輸了!這些例子,是說明政治實踐比純邏輯推斷複雜。如果只憑結論去證明自己是正確,錯的次數會比對的次數多,同意嗎?而對的那次,究竟肯定了甚麼?

至於對戴耀廷的攻擊,也不是全無客觀基礎的。首先在未發佔中前,一般人對戴耀廷是一無所知,基本上戴耀廷只是一個素人。戴耀廷的真實底線是甚麼,我們憑甚麼去相信他?憑他是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我們這個社會太多學棍了。蕭生也不能推理出雷鼎明,科大經濟系主任,會在論壇講大話吧?佔中其他二子,和傳統泛民是有密切關係,而民主黨在2010年又出賣了香港人,三子的路線會否與民主黨相近?民主黨出賣香港人,我們還可用選票懲罰他們,但是3子又不參選,若他們真的出賣香港人,我們用甚麼來懲罰他們?所以以監察,要「挾實」。挾實不是一味鬧,它還有實質操作,就是在電子公投時,用策略性投票,使那三個方案都包含「公民提名」。如果時光逆轉,我也不能肯定戴耀廷一定會發動佔中,而說「挾實」無用,則未免太武斷。

正如在<為何支持快必>一文,我建議快必盡快和泛民和解,快必也應向戴耀廷和解。在現實世界中政治操作要比純邏輯難,一些行動未能盡如人意,經常出現。但是如果多數人認為他勤力,有創意,可選的,我相信這是事實的機會又會高一些。最後,我們的時間不應浪費為快必辯護,經這幾天的觀察,不少支持蕭生的也同時支持快必,我是其中一個。我們的時間應是用來批判黃二世的政團中人,正如趙博所說。
趙博

支持快必,支持人民力量。

作者原文連結:http://danieleconomic.blogspot.hk/2016/04/blog-post.html


相關文章

本週熱點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