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拿馬文件」與香港︱Daniel Lee


【2016年04月08日 10:29 上午】「巴拿馬文件」與香港︱Daniel Lee


你說香港是一個小城市,但不少世界大事與香港又息息相關。幾年前,一個美國情報機構前僱員史洛登就飛來香港,揭露了中情局對民間及盟國領袖的監控。「史洛登泄密」迫使美國總統修改了對這些人的監控。在那次事件,香港沒有照美國的要求,引渡史洛登回美國受審。在有意無意之間,香港放走了史洛登,使美國對在一國兩制之下,香港是否仍是法治之地,重新評估。前幾日,巴拿馬發生了有史以來最大的泄密事件。巴拿馬一間律師行40多年和客户的1150萬份文件被泄。當中揭發了大量政要名人,透過開設離岸公司,將資產調到海外。當中的政要包括俄羅斯的普京和中共的習近平。最有趣的,是這些離岸公司,客户最多的是來自香港,而其中部份是由滙豐的私人銀行部門所辦理。

正當的商人開設離岸公司,主要是減低税費支出。但由於資訊保密,及司法管核權等問題,離岸公司變為有錢人,和政要收藏本身財富的地方。國際的目光都在注視普京如何透過一個朋友和離岸公司,將20億美元藏起來。俄羅斯否認對普京的這些指控,說這只是外國勢力用來打擊普京民意的策略。我不肯定中國是否有報導這段新聞。我沒有真憑實據,但這些消息,是歐洲一個深度調查報導同盟組織,經過一年時間深入調查求證所得的,可信的程度甚高。這時出現習近平與離岸公司有關(是他姐夫的)的消息,相信對中共的打貪是有負面影響。你說習是打貪者,也還不是一樣?打貪,可能是為了救黨,但習近平與周永康,没有誰比誰更高尚。對香港來說「巴拿馬文件」是一個好消息。何解?

我們一向以為當香港的GDP只佔大陸GDP的3%,香港便無甚重要。中共也多次强調,没有中國的水和糧食,香港一早就玩完。這次巴拿馬文件揭露了香港是大陸資金「走出去」最重要的窗口,有超過20000間離岸公司是在香港開設的。所以除了股市,這項重要的金融地下通道,使中共對香港的安定十分在意。這對在香港爭取民主的人士來說是好消息。若不是到了生死互摶之時,中共絕對是不會血腥鎮壓香港的。這一方面解釋為何中共對港獨有極大反應,因為這不只是國土完整問題,而是領導們的資產外逃被切斷的問題。從另一方面看,在不獨立的前題下,用非暴力抗爭來爭取高治自治,真普選,還是安全的。其次,香港之所以有金融中心的功能,是由於香港的金融體制是獨立於中共的金融體制之外。一日香港有金融地下通道的功能,中共的領導一日也不想將一國兩制改回為一國一制的。正如毛澤東所說:「香港是中國對外的窗口」。所以2047後香港再續基本法的機會也不低。

最後,十分欣賞歐美記者的專業精神。做新聞,求真與求深同樣重要。一個有深度調查的報導,大大加强了市民知情權,也大大加强他們的反應。在歐美,記者是繼行政,立法,司法之外的第四權。在今次「巴拿馬文件」中,冰島總理已在幾千名示威者下被迫請辭。如果香港的記者也多作深度調查報導,不是專於誰與與分手,特區的保皇黨和高官是不會這樣自在的。懷念踢爆程介南以權謀私那個時期的蘋果日報。


相關文章

本週熱點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