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拿馬文件」的新發展︱Daniel Lee

【2016年04月21日 5:28 下午】「巴拿馬文件」的新發展︱Daniel Lee


有史以來最大洩密事件「巴拿馬文件」有新發展,據香港三間報社取得的資料,香港有多名富豪擁有BVI公司。可能更重要的發現,是一些名人的國籍問題。例如有新界王之稱的劉皇發,在其擁有的公司上報稱是英國籍。我們首先要搞清楚是英國護照,居英權還是BNO。但無論如何,以原居民身份自居,獲得特殊利益丁權的人士,卻在公司文件上自稱是英國籍,是否反映出丁權的荒謬性?原來當年反抗英軍的原居民,他們的後代還是戀殖的一羣。口裡說不,身份卻很誠實。事實上,不少擁有丁權的原居民後代,早己移居海外,但政策上沒有禁止他們享有丁權。發叔這次的國籍事件,就算不至要取消丁權,政府也應該修例,限制申請丁權者,必須為香港的常住原居民,並且不能擁有其他國籍。如果能成功修改法例,發叔的功勞是最大的。

擁有外國國籍的不是發叔的特權,連超級富豪的四叔,富二代的劉鳴煒也擁有外國的國籍。四叔的情況比較易明,一個大生意人,有多重身份方便做生意,是無可厚非的。但當他再說要香港人愛國的時候,就不免令人聯想起民建聯的那個澳洲籍的馬大狀,原來都只是一個 . . . Chinese。在近年被受政府重用,出任重要公職的劉鳴煒,他的英籍身份有沒有向政府申報?重要公職人員的國籍,應否有限制?如不需受限制,又應否要向市民公佈?如他們的國籍是不受限制而又無需公佈,那香港的青年事務發展的方向,掌握在一個國籍不明的人的手裡,是否合適呢?

超級富豪擁有BVI公司,在理論上,對香港可有多重影響。
1)他們可透過不同BVI持有某一公司,擁有該公司的控制權而外人不知,在無需全面收購下而實質控制該公司。
2) 他們可避過公司監管條例,例如滙豐規定個人持股不可多於5%,買入多於淮許的持股比例。
3) 透過不同BVI公司,對同一隻股票進行大量買賣,使該股票的股價在短期內有大幅波動,從而獲利。我對這些問題沒有真憑實據,也不是提出他們有這樣做。但這些透過BVI公司,在理論上可以做成俗稱「做市」的行動,有沒有發生,是值得新聞界的朋友跟進的題材。富豪當然可以利用BVI公司走資,誰說富豪沒有撤資?至於公職人員漏報利益,如果是在民主國家,發現有民選的代表擁有BVI公司而没有申報,道歉的方法是辭職。這一刻,田北辰議員最希望的,是大家把他認錯是田北俊。

我不知道頭版報導多名富豪擁BVI公司及他們的國籍暴光,是否導至明報炒了執行總编輯的原因。但明報所提出的,為減低成本而在深夜炒人,就肯定不是真正的原因。做報紙不是做期指,是不會突然斬倉的。何況安裕被炒後,大批明報員工出來要求公司解釋,說明安裕的地位重要。公司要減低成本,是不會把重要資產除去的。根據現有的資料下,我只能相信炒人是與「巴拿馬文件」的香港版深度調查報導有關。我在 <「巴拿馬文件」與香港>一文中 提出香港報界很久沒有做揭露權貴的深度調查報導。今天,他們做了,我要向他們致敬。可是明報以炒人的方式來回應這個報導,正正解釋了為何近年無人敢做這類新聞。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