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是那句,悼念六四不是「膠」︱蘆葦


【2016年06月01日 11:47 上午】還是那句,悼念六四不是「膠」︱蘆葦


我多次強調,是否參加六四維園燭光晚會,各人自有選擇,不參加,甚或至不悼念六四,我認為是每位香港人的自主決定,我不反對。甚至我絕對認同,支聯會和悼念六四之間,不應也不該劃上完全等號的。遍地開花,也是一個發展方向,我沒有意見。

支聯會多年來爭取平反六四,提出建設民主中國,你可以批評支聯會不切實際:「自己都未能兼顧,那有閒情理會『鄰國』」。這觀點或不無道理。但即使現實與夢想有極大差距,不代表我們不能有夢想。人如果無夢想,和條咸魚有什麼分別?對嗎?

支聯會這個民主中國遠景,情感上,道義上,我不認為有錯。放諸現實的考慮,一個民主中國絕對有利香港施行民主。但若說支聯會把建設民主中國、平反六四,塑造成香港民主的前設,又或打成必然的困果關係,把悼念六四和香港建設民主掛勾,依我近年參加六四維園燭光晚會的經驗,我沒有這樣的感覺。況且,參加悼念六四活動,希望中國有民主,與建設香港民主事業,亦從來無根本衝突吧。

與其花費心神去批評、或呼籲杯葛維園燭光晚會,倒不如各盡其力,搞一個更有感染力的悼念六四活動,才是更重要吧。

因為,我們的敵人,由始至終是那個罪大惡極的中共。

我重申,我不是批評年輕一代不參加六四維園燭光晚會,這只是形式。我不能認同的,是部份本土派或或年輕一代,「教條式」的與中國切割,連悼念六四、也被批評為「膠」,如我早前說,即使你有千萬個不去六四燭光晚會的理由,也不應刻意貶低悼念六四的意義。

悼念六四,是作為一個文明人類,對中共這個殘暴不忍,專制獨裁的政權表達誓死反抗的態度。是借此時刻提醒人類,中共這種罪行絕不能被遺亡,絕不能寬恕。這不單是中國人,香港人的事,是全人類也不應遺忘的事。

有說中共其實不介意,不懼怕六四的燭光,反而燭光象徵港人的大中華情意結,遏抑了港獨思想。那麼我會問,若中共真的不介意,試問為何中共至今,仍全盤封殺有關六四的任何訊息,為何央視不索性全國直播香港六四維園燭光晚會,以此證明,香港人仍心繫「祖國」?

人類很難達致博愛,凡人難以對每入每事也投入相同的情感,所謂有遠近親疏之別,這是人之常情、不難理解。六四,發生在中華土地、這個無論在歷史、血脈、認知,都和香港走得較近的地方,曾親身經歷的香港人,自然有較深刻,更悲痛的感受。

不如反問,若香港人悼念被ISIS殘殺的民眾、美國「911」事件,又會否有部份政治人物,大鑼大鼓去反對,批評這些香港人為「環球膠」?

明白年輕一代未曾經歷六四,印象沒那麼深刻,正如我和祖父母一代相比,他們對日本的恨,我們也很難完全理解。亦由於他們印象沒那麼深刻,再加上,對中共的極大厭惡,進要拒絕承認和中國的任何關係,進而否定悼念六四的意義,這個現象,不難理解。

但理解是一回事,但單純以「中國之事與我何干進而否定悼念六四的意義」,我是不認同的。因為如上述,悼念六四不應分中國人、香港人。我認為應該要做的是,盡力令年輕一代,知道悼念六四的意義何在。也要讓年輕人理解現實,理解香港要建設民主,或甚至走上獨立,都不能避免要和中共這個政權「交涉」,若認為採取完全切割,漠視的態度,只自己顧自己事便能成功,這才是真正的「光說不做,太離地」。

況且,誓不「媚共親共」、誓不做「大中華膠」,對中共零理解,他朝香港要和中共談對抗,根本毫無勝算,更不要寄望國際間有任何行動支援香港的民主事業,因為國際間也或會想:「他國的事,又與我何干呢?」

原文刊於一刻館作者FB專頁


標籤:

相關文章

本週熱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