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香港特色的問責制︱Daniel Lee


【2016年06月01日 12:33 下午】有香港特色的問責制︱Daniel Lee


發展局局長陳茂波,運房局局長張炳良,水務署署長林天星,房屋署署長應耀康,以及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一字排開,對鉛水問題以造成11條屋邨,3萬幾租户所受的影響致歉。但是,林鄭司長說,「看不到有任何官員要對事件負責」。此話何解?林司長認為,「要一個官員個人承擔責任是一件非常嚴肅的事,一定要找到有個别的官員有法不依或者明知故犯,在這事上是看不到的」。

鉛水事件,的確是由於行政制度老化,只依靠文件查核作為監管施工,保障每個工序的質素。今次施工的承辦者,為求減低成本,採用了含鉛的焊料,以至含鉛焊脱落後,隨水管流到用户去。這套殖民地時期所用的文官制度,是靠着精明的高官去落實每個工序。承建商,亦顧及往後還想繼續做政府的工程,不想因小失大,所以自我約束。回歸後,行政部門的官員無心戀戰,做一日和尚,打一日鐘,以致監管鬆懈。承建商又換了紅色資本,好像不怕小小的特區政府。還記得鉛水事件初期,承建商的名字也像佛地魔一樣是一種禁忌嗎?今次出現了問題,大建築商到底有沒有受到懲罰?而懲罰又是否足夠?我更想知道,水務署和房屋署的高官,在他們退休之後,會否到這些大建築商或其友好的公司出任要職?這種退而不休,換過一頂帽子,便為政府承辦公程的公司工作的清況,在97後日漸普遍。我沒有證據證明這是貪污,但其中存在的利益衝突,或延後利益的計算,是顯而易見的。今次,我不知是政府俾人搵笨,定或是高官加上商人搵香港人笨,反正飲鉛水的都是香港人。

公務員出身的林鄭,解釋為何無人需要負責的一段說話,說明了她的心態,仍然停留在公務員的時代。所謂個人無犯錯而不用負責,只適用於兩位署長。兩個署長,是公務員民官系統內的要員,只要真的沒有「有法不依或者明知故犯」,當然不需負其他責任。但是,在調查報告指出,水務署有7宗罪,而矛頭更直指水務署署長林天星「堅持已見、一意孤行、專業知識不足」,用沖水的方法,而不是用頭浸水來取水板。常識推論,這樣取水板,是存心想驗不到有鉛水,自己無需負責。用林鄭的標準,不就是欺上瞞下,明知故犯嗎?

對公務員,我還可以原諒,但對政治問責的高官,你們的人工裡,是包括了對政策推行時的失誤,造成特區政府威信打擊的責任。在老董年代,葉劉就是對不強推基本法23條立法不果,問責辭職的。葉劉有沒有「有法不依或者明知故犯」我不知道,但她的辭職,清楚體現了一般人對政治問責制的理解。以此作為標準,林鄭在推銷政改方案失敗後,理應自行請辭,再一次體現高官問責的精神,而無需官到無求,生人霸死地。在鉛水事件期間,林鄭訓示官員落區時不能再飲鉛水,以維護政府的尊嚴。好衰唔衰,撞正美國也發生鉛水事件,美國總統奧巴馬卻親自飛到該鎮,在現場飲下該地區的食水。民主社會不代表沒有問題。只是當事情發生後,如何面對,民主與非民主的社會,就有雲泥之別。

在短短的幾個月内,林鄭已表露了對全民退保重要性的無知,亦不明政治問責制為何物。路邊社有傳中共可能禁止689出選連任,以林鄭代之,繼續推行689的路線。到時,中共有「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香港亦有「有香港特色的高官問責制」,兩雙輝映各領風騷。在經濟不好景的今天,林鄭對問責制的解讀,應可為移民中介公司創做就業,振興香港的經濟。

圖片來源: NOW新聞截圖


相關文章

本週熱點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