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李權爭酣, 中國經濟內憂外患正道難行︱梁京


【2016年07月13日 7:09 下午】習李權爭酣, 中國經濟內憂外患正道難行︱梁京


上周,財經界一個重要新聞,就是習近平親自召開經濟學家座談會。從報導看,這無疑是一個服務於「宣傳」和「統戰」的「務虛會」,因此,微信中的議論多與座談內容無關,而聚焦在誰出場誰沒出場的八卦。但是,對於無緣當面諫言的嚴肅學者來說,一些人已難以按捺對中國經濟前途的不安。

本周一,東方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邵宇、分析師吳勝春發表研究報告,題目是《重建激勵和適度分享——下半年宏觀經濟形勢展望》,提出重大建議,設立10萬億規模的補短板基金,為一億農民工提供公共服務;通過加快土地改革,放鬆戶籍管制等方式進行重點城市群建設;同時吸引民間投資進入,並加快與英、德自貿區協議談判等建議。

這個報告事實上對習李「碎片化」的「托底」經濟方針做出了婉轉批評,正確指出,人力資本匱乏才是中國經濟未來的最大隱患。他們建議,設立十萬億規模的「公共服務均等化」基金,「主要為未來數年可以落戶城市的一億農民工(及隨遷子女)提供公共服務,投向教育、醫療、就業、文化等公共服務領域,兼顧公共住房、舊城改造等。這是當下中國最大的分享,通過對於教育、公共服務的投資,帶來新的生產力和新的需求。(這也是)最後一次擴張中央政府、政策性金融機構與央行的資產負債表以及整個國家的對外資產負債表。並且,最後這點可通過向全球發行人民幣標價的中長期國債來實現,由此同步完成六大宏觀部門內部的杠杆轉移和再平衡。」

儘管這個建議有過於理想化的問題,但應該說,他們指出的是一條「應對中國內憂外患」的正道。我認為,沿著這個方向,中國確實可以找到技術上和政策上可行的辦法自救救人,極大地穩定國內外對中國經濟前景的預期。這是習李和他們所信任的經濟學家目前提出的對策所不能做到的,也是當前中國經濟政策的癥結所在。

問題是,習李和他們所器重的經濟學家們為什麼沒有想到,或者說雖然想到了,但也不願提出來投資人力資本的正道,而是堅持那些在海內外無法建立穩定預期的「碎片化」政策?難道他們真的不懂,只有以人力資本投資為中心的「穩增長」政策,才可能穩定各方面的預期,才可能讓中國經濟走出「內憂外患」的險境?難道他們真的不懂,高喊發展馬克思主義經濟學,加速培養一流中國經濟學家不僅於事無補,反而會惡化各方面對中國經濟未來預期的簡單道理?

我對這個問題有這樣兩個解釋,第一,習李不能選擇穩定各方對中國經濟未來預期的正道,除了有他們自身認知能力的問題,還與他們對高層政治預期不好有一定關系。習李不和,已是公開的秘密,在這種情況下,要制定穩定各方預期的長期經濟政策幾乎不可能。

那為什麼那些身處要職的經濟學者也不能像東方證券的兩位經濟學者那樣,大膽諫言呢?我想,主要原因就是,他們認為習李不可能接受這樣的方針,因此,提出這樣的方針只會損害自己的名位,而於事無補。

那麼,習李真的不可能接受東方證券兩位經濟學家提出的「正道」嗎?我想,至少在十九大之前,也就是未來中共權力格局明確之前,習李不可能接受這樣的「正道」機會很大,那麼,十九大之後呢?是不是也不可能接受?

我的判斷是,要看當時中國危機有多嚴重,危機越嚴重,中共領導接受「正道」的可能性反而越大。為什麼?本期《經濟學人》雜志的一篇關於中國經濟的文章,可以作出解釋,那就是中國經濟發展的正道,不能沒有中產階級參與政治來護航。而中國的內憂外患不達到一定程度,決策者自然不會走這步棋。這當然也意味著,等他們作出決策時,會為時已晚。

本文章由自由亞洲提供

 


相關文章

本週熱點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