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某光頭傳媒大亨輸,就一定支持其他弱勢參選人︱楊穎禧


【2016年07月31日 11:59 上午】想某光頭傳媒大亨輸,就一定支持其他弱勢參選人︱楊穎禧


近日,在九龍東一帶出現了一個紛爭,若果想要某光頭傳媒大亨(黃洋達)輸的話,應支持飛機師(譚文豪)還是拉布流會點人數(快必)呢?筆者先講結論,若果想要某光頭傳媒大亨輸,就應該支持拉布流會點人數,因為飛機師的票再多都好,也無助光頭傳媒大亨輸。

先講講簡單數字,上一屆立法會選舉泛民約有150000票,佔整體票數約55%;而建制派有約120000票,佔整體票數約45%。理論上泛民有較大機會取3席,建制取2席。然而,上屆選舉因各種原因令九東最後一席被建制派取了,在此不詳述。

首先是民調數字,根據上一次民調的結果,飛機師有約25%的支持度,在各候選人之中排第一。九龍東的議席有5個,在比例代表制的選舉下,若要百份百保證取得一席需要20%。而現實的選舉操作上,只要取得15%左右的選票就已有9成的把握可取得一席。換言之,飛機師有10%的選票是多了出來的,可以分給其他弱勢的候選人。如果游離選民在此刻繼續支持飛機師只會浪費手上的一票,因為飛機師一早夠票。筆者順帶一提,公民黨長期高開低收是有原因的,是因為游離選民見公民黨早已夠票,為了避免浪費選票才支持其他候選人。

第二,基於九東有高達參選,筆者認為他可以分西環契仔約3-4%的選票,那西環契仔只剩下11-12%。如果有一位非建制派人士可以取得13%左右的選票,他就有機會取代西環契仔,取得九東最後一席。那位非建制派人士最有可能是光頭傳媒大亨或者拉布流會點人數。

即使是如何支持飛機師,如果光頭傳媒大亨的票只要有13%左右,就有機會能高過西環契仔,那他就能當選。支持飛機師的做法,只能令飛機師更穩陣當選,不能拖低光頭傳媒大亨的票。唯一令光頭傳媒大亨不能當選的方法就是令其他候選人的票數多於光頭傳媒大亨才可以令光頭傳媒大亨輸。而這個人士的最徍人選就是拉布流會點人數。

到了最後,若是擔心飛機師的選票被分簿至不能當選,也是荒謬的。在九龍東名單中,有鮮明建制派形象和知名度的就只有四位。傳統民建聯、工聯會各一席是穩陣的,建制派最後一席某本上是由西環契仔和高達來爭奪。西環契仔的票數遠高於高達的票數。若是飛機師的選票被分簿至不能當選就只有三個可能性:

1. 高達取代飛機師取得最後一席
2. 光頭傳媒大亨取代飛機師取得最後一席
3. 拉布流會點人數取代飛機師取得最後一席

先講第一個可能,第一個可能的機會很低。飛機師手上有25%的選票,即使被平均地攤分給所有候選人﹙平均地攤分的機會很微,如果是與拉布流會點人數對分就雙方均有約14%-15%,雙方均能取得一席﹚至10%,高達也要取得多於10%的選票才可以當選。高達的選票連5%都不知有沒有,所以最後一席仍然是屬於飛機師。反過來說,如果高達的選票真的奇跡地超過10%,那西環契仔的票數就肯定少於10%,最後一席仍然是屬於飛機師。

第二個可能也是十分低,按新東補選經驗,本土派最多有約15%,現在被兩個人攤分之餘,還要有點票分回給拉布流會點人數。這個可能是需要假設光頭傳媒大亨有能力全取本土派票源,加上飛機師的票數被分至低於15%才有可能發生;加上光頭傳媒大亨和飛機師的票源不同,光頭傳媒大亨難以取得飛機師的票,這個可能也是十分微。

第三個可能是拉布流會點人數取代飛機師取得最後一席,同樣地,民主派的票源本身有一定數量,要是拉布流會點人數可以和飛機師對分選票﹙一人約14%﹚,兩位候選人依然可以當選,要是拉布流會點人數可以取得高於飛機師,那這樣的可能性也不大。

基本上這三個可能性都不大,因為無論是高達、光頭傳媒大亨、拉布流會點人數的基本票都不多。筆者不能斬釘截鐵地說這事情是不可能發生的,畢竟選舉是充滿無限的可能。但這個可能性是極之低。

如果撇開一切恩恩怨怨,只從現實的政治計算和政治操作來講,想某光頭傳媒大亨輸,就一定支持其他弱勢參選人,令他的票數可以高於光頭傳媒大亨,那光頭傳媒大亨就必定會在選戰中敗陣。

九龍東名單(12張):
民建聯柯創盛、民主黨胡志偉、東九龍社區關注組陳澤滔、工黨胡穗珊、前綫譚香文、工聯會黃國健、公民黨譚文豪、獨立謝偉俊、獨立派呂永基、人民力量譚得志、熱血公民黃洋達及愛港之聲高達斌


相關文章

本週熱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