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證明,向毓民妥協一時也最終難逃一劫︱Sam


【2016年08月28日 12:10 下午】歷史證明,向毓民妥協一時也最終難逃一劫︱Sam


社民連年代,黃毓民要求清算季詩傑,社記嘅人屈服,季詩傑離開左,但隔左無耐,黃生都係同社民連決裂;

人力年代,黃毓民要求清算馬草泥,人力為求團結,要馬草泥離開,但隔左無耐,黃生都係同人力決裂;

而家本民前又係為大局著想,答應黃生既要求為四眼助選,但今次黃生又可以忍到幾耐呢?

既然梁天琦,仇生都鍾意用古文表達心意,咁我都想贈返段古文比梁生,本民前,
以至一眾非熱普城既本土派:

“然則諸侯之地有限,暴秦之欲無厭,奉之彌繁,侵之愈急,故不戰而強弱勝負已判矣。至於顛覆,理固宜然。古人云:「以地事秦,猶抱薪救火,薪不盡,火不滅。」此言得之。” – 六國論

標題由編輯所擬


相關文章

本週熱點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