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凱迪事件我見︱吳廣明


【2016年09月11日 11:45 上午】朱凱迪事件我見︱吳廣明


因為當朱凱迪在選前已經知道有人對他和家人威嚇,我曾經和一些鄉事的朋友去了解,我不是為誰人說話,這次被指的風頭人物,相信並非真正要威嚇朱凱迪的人,也可能是橫手的處理方法。像高佬和,屏山鄉委會主席講得對,「呢條排骨仔,要搞一早就搞左佢」,意味著這些事情非一朝一夕,但剛好朱凱迪所針對的議題,就落在他們身上,事實上,從我認識這些人知道,他們不會這樣明顯和著跡的去搞。

我是非常之反對任何人之了一些公事而用黑社會的手法來回應,因為,我還相信香港是法治之區,而警方絕對有足夠能力去應付,就算大家認為是做戲,他們也不會就這樣放手,因為,一個立法會議員被黑社會威嚇,連家人都受驚,這不是一般的威嚇事件,若果在外國,就不得了。我是非常之贊同朱凱迪這次報警的做法,更加認為他到警察總部報案是有必要,因為,這些事情在地區上是司空見慣,很多時未必能夠做到明顯處理的功效。也給警區一些高級官員知道,事情非想象中簡單。由於我撈監房多年,這些黑社會活動是有一種非公開而又有江湖規矩來處理,尤其是朱凱迪今次以票王身份進身於立法會,你還敢踫他一條毛髮?

若果大家曾經聽過一位經常上電台做節目的新界人,鄧達智,你就知道,今天新界這麼多貨櫃場,貨櫃車停車場的來源,這不是今天的事,而是政府在處理方面出問題,導政有今天的惡果。記得三十年前住新界的時候,土地並非今天的緊張,問題就不太大。其實,我們說官商,或者官鄉勾結是有點不對,因為,這已經不需要勾結,而只是政府沒有認真的去執行應有的責任。例如,貨櫃車場改為一般停車起場,貨櫃場就改為回收場等,這些都沒有認真的得到政府批准之下來進行。

當然,97前,鄉事勢力怎樣惡也惡不過港英政府,我很記得,元朗警署的阿頭,很多時都會由外藉人士擔任,出了問題就會找來一些地區勢力人士「傾計」,一定要拆。再高層次的就會被港督召見,因此,從來都不能像出現朱凱迪事件。今天,大家走進新界,你略為認識都知道,有幾位鄉事會主席或者是副主席都是社團中人,一些更受過靶,他們真的從以前開下賭檔,賣下白粉,搞些夜場變成了今天可以在議會中指點江山,這個變化,非一天而成,因此,我認為政府若不認真去面對的話,朱凱迪事件會陸續出現。

一直以來,大家都會對警方有所懷疑,每次掃蕩都是做戲,但大家也要回心想想,當朱凱迪到警察總部報案,你若果「身有屎」,你還不上深圳避一避,或者到泰國拜下神,若果你連這個觸覺都沒有的話,你怎能稱得上是江湖大佬。所以,這幾天的掃蕩行動,是一種示警,並非大家所祈望的。而更妙的是,懷疑威嚇朱凱迪和他的家人,據講又是另一個社團,這個社團一直都是在搞地方面很著跡。是否和那幾位被指的人士有關,相信永遠都會是個謎。

我不知道今次我所講的大家是否認同,但我相信,朱凱迪事件未完,因為,還有一個非常之受爭議的議題就是套丁的問題,這個是直接打擊新界的一些地產發展項目,更被法庭指為犯法,因此,若果套丁案上訴維持原判,再加上一些議員更認為要修改基本法,將新界的丁權問題作修改,這樣的話,鄉事的反撲,也不能輕視。

最後,我必須要指責梁振英在選前和選後在這方面的舉動,是他一手將黑社會當作是合法機構或者是組織引入議事廳,選前的小桃園飯局和到地區時,一些黑社會竟公然保護特首,實在是令人難以接受。


相關文章

本週熱點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