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派分裂勢成水火, 突破困局泛民需堅守「民主自決」︱阿捷


【2016年09月12日 3:29 上午】本土派分裂勢成水火, 突破困局泛民需堅守「民主自決」︱阿捷


選舉完畢,係時候總結下本土派近幾年的成果。本土派出現以來,開展各種本土論述,包括城邦論、歸英派、公民共和主義、香港民族論、永續基本法、獨立建國等等,動員了持續三年的抗爭與文宣,但在今次最高投票率的大選中,非建制的港人仍然傾向傳統泛民和自決派 。這其實顯示出本土派的支持度已經開始見頂。

香港人始終是保守的。雖然不少人都認識到香港面臨許多嚴重的社會與政治問題,渴望改變,因而引發了今次最高的投票率;但港人的心態同時是矛盾:求變之餘,又害怕改變。所以新人中的高票者劉小麗、羅冠聰、朱凱迪都是走比較溫和的自決派。本土派再提倡勇武與革命,港人仍然大多選擇以和理非的民主自治方式尋求改變。

我相信青政也知道這個事實,無論她實情上是否支持勇武抗爭與港獨,但在選舉工程中採用的策略, 便是透過雨傘運動與新青年的民氣塑造溫和入屋的形象, 不敢明目張膽高舉港獨旗幟,在選舉論壇盡量含糊其詞蒙混過去。游蕙禎甚至因而擊敗了從政多年同是本土派的黃毓民,得到九龍西末席。如果青政像本民前般高舉港獨旗幟,是否能贏下兩席呢?實在相當成疑。

因此,本土派只會像「泛民」一樣,慢慢出現「泛本土」。熱普城與青政無論在政治利益瓜葛上或是實質的政治綱領上,都沒有不分裂的本錢。觀乎鄭松泰在勝出後熱血時報的訪問中重複強調自己是議會內唯一的本土派、毓民指責青政在選舉期間在背後搞許多小動作,以及近日熱普城支持者的取態, 可見兩派已勢成水火。我估計,在這場泛本土的爭鬥中,熱普城可能在網絡上稍漸上風,但在現實社會中,靠攏中間溫和的青政只會愈戰愈勇,從激進泛民與自決支持者拉攏更多支持者。

不過,本土派要真的爭奪到自決派與泛民的支持者也不容易。在本土民生議題上,泛民與自決派已開始懂得打造自己的的「本土」民生議題,譬如朱凱迪的官商鄉黑勾結便是範例。在香港政治前景問題上,泛民與自決派始終得到多數支持,勢成主流,本土派想再擴大港人的港獨意識,實為難事。當然,本土派入議會的另一目標是從議席中獲取實質資源,但如何將這些資源轉化成支持港獨的政治行動力,似乎仍是未知之數。假如青政在議會內無所建樹與表現不好,隨時弄巧反拙,逐漸流失自己的支持者。

論到選舉後的重要啟示,必定是一年後的特首選舉。在北京眼中,會如何理解今次選舉結果?在香港,部分人仍可能分辨到自決派與本土派。但在北京眼中,兩者很可能同屬港獨派。至少以梁振英為首的勢力必將這樣向北京匯報,並在一年內盡量顯示自己鐵腕統治的手段能壓制港獨份子,以換取北京的委任連任。

梁振英的預謀能成功嗎?觀乎北京在選舉前不惜用粗暴的行政手段取消某些港獨派候選人的參選資格,仍然無法阻止三個本土派入席,在未來,它很可能會用更強硬的手段打壓港獨勢力。所以,如果泛民與自決派真的想為香港另闢出路,避免與中共衝突,必須盡快思考如何與港獨派劃清界線,守好自己「民主自決」這基本底線。

另一邊廂,北京也會重點處理建制派分裂的問題。 時至今日,許多港人對中共的理解仍是北京、西環與建制議員為一體。但從自由黨明顯反梁振英政府、曾德成、曾鈺成、王國興等傳統左派(我有時稱之為土共)先後落馬,到容海恩、周浩鼎等新人接續上台,都顯示出「中共」絕非鐵板一塊,內裡其實有相當激烈的權力鬥爭。

建制派的鬥爭與分裂的程度,遠甚泛民左膠vs本土的所謂左右之爭,加上他們掌握香港實權,亦會對香港施政帶來實質的影響。北京便是把近年香港政府施政失效,歸因於近年建制派分裂,不為政府護航,顧著黨同伐異。所以,重新團結香港建制派的勢力,相信是未來北京對香港實現更有效統治的主要方針。北京亦會希望藉著這股重新團結的力量,全力打壓港獨勢力。

當然,北京這樣的理解與方法是有問題的。中港矛盾的激化與港獨抬頭,即使真的與外國勢力介入有關,亦有其殖民歷史與文化經濟等根源催化。即使北京用「維護國家安全」的級別除掉外國勢力或港獨派,港人仍然會因戀殖、文化差異、經濟衰落等複合因素,把矛頭直指中港融合上;加上北京為了打壓港獨派,對香港事務進行更多明顯實質的干預,這必然會引來更多港人厭惡,招致更大的敵我矛盾情緒。中港衝突只會愈演愈烈。

歸根究底,高壓手段對付少數社群自治的訴求,必定會引來更大的反撲。觀乎不同社會的歷史,都是出現相同的結果。假如北京能看出這個事實,給予更多香港自治的承諾與行動,港獨派自然會消亡。不過,悲劇的是,同樣觀乎歷史,中共對少數自治的運動從不手軟,不惜一切代價也要打壓到底,包括滅絕反對者,甚至摧毀整個城市。

如果港人依然要以「民主自治」為建設香港(而非抗爭)的主軸,就要想請辦法令北京相信港獨不是香港主流,避免它採取更高壓的手段處理香港問題。其實這種進路也需要「開明」的建制派存在。所謂「開明」的建制派,是指不以封閉與敵我矛盾的方式進行政治操作、獲中央信任,並以香港為本位,渴求在香港落地生根。這類建制派為了獲取更多政治利益,會盡量保持香港特殊的優勢。如果有這班開明的派別成為建制派的主流,由他們向中央上報香港的情況,北京對香港的理解將會絕為不同。但觀乎現今建制派之流,容海恩、周浩鼎、蔣麗芸之流,他們連政客也稱不上,只是一堆既貪婪又無知的低級掠奪者。政客也會為了黨派與自己利益的延續而作更長遠的政治謀算,但這班人根本沒有政黨的觀念,一心只想於在位時搶盡利益,更不會明白激化港獨的禍患可能會害了黨派與自己。

因此,我對香港未來的政治前景總是悲觀。香港人必須重新思考香港與中國的關係、實力的差異,假如只想自治,應該如何作出更有效的政治博弈 譬如,如果泛民或自決派主動與中共重啟溝通,是否就等同賣港,是否就不可能呢?這便考港人智慧了。

標題為編輯所擬


相關文章

本週熱點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