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農民一家六口喝農藥自殺 家屬求真相


【2016年09月12日 8:00 上午】甘肅農民一家六口喝農藥自殺 家屬求真相


甘肅省康樂景古鎮一農戶全家六口人先後喝農藥自殺,親屬網上發帖指,警方拒絕立案調查。當地記者介入此事後,死者家屬被警方警告,並刪除已發出的圖文。當局還要求記者不要跟進調查真相。死者的堂弟對本台記者稱,要等公安廳的屍檢報告,暫時不能發聲。

甘肅媒體人張偉軍9月6日在微信群發帖稱,9月5日13點42分,網名為“結束了”(本名:李克義)的網民在自己的QQ空間爆料稱:“有個天高皇帝遠的地方,甘肅省康樂縣景古鎮阿姑村山老爺彎社,一家六個人喝農藥自殺。8月24日晚上,狠心的母親楊改蘭讓親生女兒喝下農藥,當場死亡了三個:不到六歲的兩個女兒和一個四歲的女兒。最大的一個女兒7歲,不喝農藥,母親下黑手活活打死,還沒嚥氣的情況下,把人送到康樂縣醫院,沒有救活。母親楊改蘭又喝了農藥,被急救車送往蘭州救治,其丈夫李克英當晚趕到蘭州。楊改蘭經搶救無效死亡”。

網文還稱,李克英27號早上回家後,見家中5人身亡。 9月2日離家出走,兩天后,發現在離家不遠的樹林裡喝藥自殺。親屬叫來了警察,還有大隊書記李進軍,李克英娘家人。書記和警方說,他們家裡很窮,讓娘家人買口棺材。而警方不破案,只說是喝藥自殺。我們要討還公道。警方出手打人,打人的警方是康樂縣景古鎮派出所的,公安局管都不管。 ”

媒體人張偉軍9月7日告訴本台,該事件有諸多疑點,比如,誰確定是母親逼迫女兒喝農藥,7歲女兒被活活打死?丈夫為啥不處理後事,最後死在林子裡,也是喝農藥自殺?難道他出走時,自帶農藥?警方為啥打人?是否打了人有待求證。他說:
“我現在估計,他們不會接受采訪。公安局的電話是0930-4421332,這是康樂縣公安局指揮中心的,您可以諮詢一下”。

本台記者致電縣公安局指揮中心查詢。
記者:是指揮中心?
公安:是,什麼事情。
記者:我想問一下景古鎮一家六口死亡,是怎麼死的?是不是喝農藥死的?
公安:我們這邊不太清楚。他們那邊有派出所。
記者:他們說警察打人,是怎麼一回事?
公安:您等一下。

稍後另一位公安接過電話說:“我們不是辦案單位,我們不知道。你找那個派出所吧。他們那邊的電話,你網上查吧”。

記者致電死者的堂弟李克義詢問,但對方婉拒。他說:“公安現在的化驗結果沒有出來,等化驗結果”。
記者:警察打人了?
李克義:警察是把我推倒。那天的情況,我一下子跟你說不清楚。我希望你們等一下,等調查結果吧。
記者:您懷疑的關鍵點在哪裡?
李克義:我希望你們盯一下調查的行動吧。

媒體人張偉軍說,他從死者堂弟處獲悉,現年30歲的李克英屬於上門女婿,平時家裡生活拮据,一直在一家豬場上班。事發後,四個孩子按鄉村風俗土葬,孩子母親已經火葬。李克英遺體於5日凌晨三點下葬。全家八口僅剩下兩位老人。據李克義回憶,其堂兄和妻子和睦相處,也無精神病史,因此死因不明。

張偉軍說,警方至今沒有說明這一家六口死亡原因,而“喝農藥自殺”究竟出自何處?公安卻三緘其口。如今“爆料人”從一開始的主動要求追尋真相,到後來要求媒體刪除相關報導,原因不明。他說:
“而且在媒體的調查當中,警方也三緘其口,沒有主動應對公眾的輿論,反而以各種理由推諉,造成公眾更加要追問真相的直接原因。今、明兩天我想下去一趟,去實地採訪調查一下。畢竟一家六口的命沒了”。

張偉軍說,李克義6日晚上到派出所錄取口供:
“他感覺比較害怕,他的內心比較恐懼。他還要求我,把我所做的相關報導刪除”。

張偉軍說,在類似的事件中,大部​​分官媒是失聲的。從另一種角度來說,在網絡時代造就了是社會治理模式的更迭,信息量漸趨平衡的自媒體語境,表現出了其追問真相的力量。此事件中,公眾關心的不是警方是否打人的問題,而是報案之後,警方會給公眾一個怎樣的勘驗結果。

中國媒體報導說,今年甘肅省許多地區旱災嚴重。該省民政廳表示有120萬人“急需緊急生活救助”。景古鎮位於康樂縣南部,距縣城約30公里,總人口1.5萬人。阿姑山村共有八百多戶,其中貧困戶有72戶。
(新聞由自由亞洲提供)


標籤:

相關文章

本週熱點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