擔心香港司法界會變成台灣的司法界︱吳廣明


【2016年10月21日 3:58 下午】擔心香港司法界會變成台灣的司法界︱吳廣明


司法獨立是香港恆久以來得到一定程度的支持或者說是讚許,但在過去的兩三年,多了人出來批評在檢控和審判方面的不滿,這個是一個令人擔心的後果,就像台灣今天,蔡英文的新政府急於要進行司法改革一樣,主要是台灣大部份的人民是對司法失去信心,對於檢控及審判單位的信心度竟然不到兩成,意味著有八成左右的台灣人不信任司法單位。因此,蔡英文在就職的演說中,都非常之著墨於司法改革。是否成功能將這個情況改善,就要看改革的成果。

要追究台灣的情況,不外乎司法界有貪污,包庇和涉及政治等的因素,這個是由於台灣社會的制度問題,最簡單就是很多時都被認為是選擇性檢控和判刑。每次的檢控和判刑都受到另一個敵對的陣形指責,太重,又或者太輕,常出現一些所謂恐龍法官,對於檢控方面,常常都聽到,辦藍不辦綠,又或者辦綠不辦藍。因此,在這個情況下,總是覺得司法部門有搖擺不定的感覺。其他就是法官委任等,都是令到台灣人詬病,要改革也是一條漫長的路。

看到台灣的情況,再看這兩三年,尤以雨傘運動後的香港,我們聽多了比之前批評檢控和審判的言論。這不單止來自黃絲陣營,也來自藍絲,事實上政府也聽從一方的民意去採取一些莫名奇妙的動作,尤以律政司更明顯,要舉的例子實在太多,例如,最新鮮熱辣的就是發出臨時禁制令去阻止立法會主席給矛兩位議員進行再宣誓,也會有正式的司法覆核進行,從這次事件看得出,明顯地司法介入立法機關,事實上,是有案例提過,司法部門是不適宜介入立法機關,但可能因為政治因素,梁特首就要和律政司聯手去處理。
另一個例子就是,雨傘運動其中學界三子,律政司先來要求原審裁判官應覆核刑期,要三人判以入獄,但被裁判官拒絕,維持原判,但律政司仍然不服,並向高等法院上訴,若果大家有留意藍絲方面的反應,大家就知道,這個動作是對藍絲一種回應,非要三人坐監不可,我之前都有說過,在法律上,社會服務令和緩刑,是和坐監分別不大,只是給予這些被告不用入獄,但就惹來藍絲的不滿,相信今天的政治氛圍,迫使律政司作出這個決定,在我看來,這個是一個政治動作,就算真的要三人坐監又如何呢?

以上判刑情況,也出現於黃絲方面,當陳法官處理「胸襲」判刑,很多的迴響,但最終也被上訴庭認為,判罪是沒有問題,但以刑期改輕一點,但也難說服市民,再講較近一些,就是商人意圖迷姦,改控非禮罪而被判社會服務令,我沒有對這位法官的批評,因為,我從來都不會批評法官的判案能力,但是,社會上,很多人士都發聲,更要求律政司上訴,我相信沒有政治含意,律政司不會這樣做。再說一單未判刑的案件,就是黃毓民掟杯案,會有指標性的批評。

從多方面去觀察,香港要堅守這一關可能還有十年時間,但可能會加快,因為,我們這些從殖民地時期長大,又曾經涉及這方面的工作,不難感受到,今天社會的氛圍所出現的對檢控和審判是太多的指責,反而會走向不公平的方向,因為,每一方都維持自己的見解,是重是輕就會由一方去推斷。這個完全會令司法界走向一個極之不公平的道路,我是不樂見,但事實正在發生。

我個人是執著於司法公正的人,也對法律界和司法界的信任,我不是說風涼話,我覺得現時司法界是可以維持高度的公正,不要再說我未到過法庭,這個也是像台灣一樣,判得重,你不服氣,判得輕你也不服氣。入了罪是冤枉,準罪釋放,一方又不滿,這個氛圍在香港是漸漸升溫。但是,我對於香港司法界仍具信心,不會像台灣的,但如果香港人還是持著這個態度,相信去到像台灣一樣的日子不遠。這個是小弟臨離開這個世界之前不樂見。


相關文章

本週熱點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