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先父先母從而想到香港的社康服務︱吳廣明


【2016年10月25日 6:24 下午】想起先父先母從而想到香港的社康服務︱吳廣明


最近很多人都在討論有關政府將一些社康服務交由私營機構,也讓我想起當年先母的一段往事,先母在2002年離開人世,之前她是患有嚴重糖尿病,需要一些深切的護理服務,由於政府資助的宿位要等很長時間,政府算是提供一些私人機構開設的護老院,每次我到這些地方探望,我都會很激動,因為環境之惡劣,簡直令人不服氣,為什麼這樣都算是合格護老院,但是,我們又沒有能力去照顧老人家,唯有請一個外傭來照顧,院方又不容許,後來,由於病重,要長期留院,這樣才得到較佳的護理,是可悲。

到後來她離開人世之後,得到通知,他可以進資助護老院,就在我二哥住的邨口,和之前的私營護老院是天堂和地獄的比較。先父身體比先母好一點,能夠留在家中由傭人照顧,從他口中是希望真的不要進入私營安老院,由於也申請了進入資助安老院,但又是死後才得到通知可以入住。對於我們作為子女的,很無奈,真的不知說什麼好,怎麼會是離開人世才得到應有的尊嚴呢?最後,也不能抽到政府的骨灰安置,就用了點錢,安放在後來證實是「列表」場,到今天還未收到要搬,算是感恩。

在退休後的一段日子,我每到外國都會探討老人或者弱勢社群所得的待遇,從這些經驗,我只看到,香港只是虛有其表,表面什麼繁榮,但到了社康服務,就如一個第三世界一樣,一點也不像一個國際城市,相信是政府一直以來都不重視社康服務,最主要就是香港是一個商營政府,不願做蝕本的生意,對於一些無效益的服務,寧願給一些無良商人來處理。在商言商,你覺得這些服務會達到水平嗎?

這次到澳洲和一位朋友談起社會一些問題,他說了一句,澳洲政府原則上是一個不想賺錢的政府,就算賺到錢都會將所得放在社會資源上,盡量作一些為民的服務,將市容搞好,提供更多的資源給老弱,幼兒等。因為沒有時間去認真考究他的說話,但從一些市容及義工服務,我看得出,這是一個賺錢和不想賺錢的政府分別。當然,很多人又會認為,香港怎可能和這些福利社會比較呢?但是,我們香港為何不可以這樣做呢?

我對於香港這些所謂社康服務,全民退休保障,很心淡,有些時候,再聽到一些朋友說,老人家執紙皮是為興趣,更有一些無良的回收商,指這些老人家狡猾,我是很氣憤,但很無奈。我不會怪議員做不到好的工作,因為,這個政府的心不在於改善這些服務,制造矛盾,推卸責任,完全不是為民政府,只聽上意。我心灰,但我算是幸運,有政府長糧,但我真的不忍見到香港是一個「不知所謂」的社會。真心,從沒有希望有改善的一天,只希望不要繼續壞下去,在我離開人世之前,算是感恩。


相關文章

本週熱點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