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明講舊史懲教生涯 之 和兩位大陸「官員」交手的經過︱吳廣明


【2016年10月31日 8:54 下午】廣明講舊史懲教生涯 之 和兩位大陸「官員」交手的經過︱吳廣明


我記得以下的故事我之前是說過,不過再講一次相信大家都有興趣知道。事情發生在2008年的一件事,當時小弟是西貢一所監獄的收押室主管,這所監獄所收的犯人,大部份都是非法入境者,來自中國大陸和東南亞國家佔多數,其他少數是來自非洲和歐美等國家。我的職責是包括負責處理探訪室的事務,探訪室是有另一位同事作為主管。

有一天,探訪室主管要求我過去處理有關要求見犯人的事宜,當然,要求得我過去,就一定不是普通的事情。當進入探訪室的時候,看見兩名操普通話的平頭裝男士,用普通話交談之下得知,他們要求安排一個房間接見一名犯人,並給了我一封印有中國公安部的徽章的信封,要求我將信直接交到監獄長手上,並提醒我,這一封是重要函件,我是沒有資格打開來看。

若果以上的要求是一位香港法例授權的人士,是絕對有這個權,大部份都會預約,若果「即場進入」,也會補回一些程序作安排。但這兩位人士是沒有預約情況下,並要求他們出示證件,他們就給了我一張卡片,上面有很多官方職位是我看不懂的,但我是看到其中一項是什麼中國公安廳之類。

處理這些「官員」,我當然不敢怠慢,但告訴他們,我不會將信件直接交到監獄長手上,因為,若果是公文的話,這封公文應該是要交到懲教署總部處理,因為要有所安排。他們聽了我的回應後,即時提醒我,這封信是有關將犯人提早釋放的指令。當說到這裡,我已經知道他們是怎樣一回事。我便將信件退回他們,並指示他們可以將信轉到保安局或者懲教署總部處理。若果是私人信件要交給監獄長的話,那這封信會較後時間交到監獄長手上作處理。我並告訴他們,懲教署要檢視的是證件,並不是名片,我們要求的官式證件也要得到香港法例所授權人士才可以安排接見。

事情發展到呢個地步,他們在很不情願下,將我和探訪室主管的資料寫下來,並告訴我們,他們會再來,並提醒我,這件事會令我「烏紗」不保。對此,我更要求他將卡片留下來,被他們拒絕,他們沒有探訪犯人就離去。當然,我也會將事件向上級報告,也得到上級的認同。認為我的處理是恰當。這兩位人士只拿出兩本「藍部」,即是大陸居民港澳通行證。說來奇怪,他們本來是想探一名犯人,也準備好給他探訪,但是,他們沒有探訪後就離開,我查問犯人是否認識他們,犯人看過名字後,說不認識。事後,也不了了之,這兩位「官員」也沒有再來監獄探人。

其實,香港是實行「一國兩制」,所有政府部門都不會直接和中國大陸或者駐港機構有直接的接觸,一定會通過保安局或者中聯辦,事實上,因為大陸非法入境者的罰款問題,我才有機會看到大陸公安廳的函件,一般是沒有機會直接收到或者看到這些公函。大陸的政府機構很清楚知道,如何處理和香港政府的接觸。

雖然事隔成10年,但是,我還是想不到他們的來意。是試探,還是考驗我的辦事能力呢?這個真的不得而知。有些時候,我看到一些官員,或者基層紀律部隊人員,見到大陸佬就跪左一半,我就不懂事務,絕對不會發生在我身上。不過,我講都是浪費光陰,因為我已經退休了。


相關文章

本週熱點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