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集權的成與敗︱梁京


【2016年11月02日 4:02 下午】習近平集權的成與敗︱梁京


六中全會,習近平終於給自己贏得了「核心」的頭銜,標志著他個人集權的努力取得了重大成功。正如有評論指出的,江澤民的「核心」地位,是鄧小平及中共元老們共同賦予的,而習近平的「核心」頭銜則如同拿破侖的皇冠一樣,是自己給自己戴上的。儘管拿破侖的加冕有教皇出場,習近平的「核心」有全會投票,但都不是出自他們的本意,而是出於不得已。

習近平為什麼能集權成功?習近平的個人的意志和策略是非常關鍵的因素。與他的前任江澤民胡錦濤相比,習抓權的欲望和決心是不可同日而語的。江和胡獲得最高權力,是他們自己都想不到的。而紅二代出身的習近平則不同,他早就認同紅二代「接父輩班」的集體夢,而且,早就投身於紅二代之間爭奪權位的競爭。熱衷這一競爭的紅二代雖然有不同的性格,但多數人從自己父輩和個人沉浮的經歷中,早已樹立了「有權就有一切,沒有權就沒有一切,為了權力可以犧牲一切」這樣的理念。在這一點上,習近平與薄熙來沒有任何區別。所不同的是由性格和家庭境遇帶來的競爭策略。

現在看來,習近平的策略成功與他少年和青年時代的境遇有很大關係。眾所周知,習雖然出身貴為「高幹子弟」,但父親很早就失去權勢,迫使他不得不學會低調行事,夾著尾巴做人。這容易讓他獲得同情,更容易讓對手低估他的意志和能量。習近平早就從父親的遭遇中認識到了共產黨掌權後的「為官之道」,政績和本事絕對不重要,甚至可能是危險的。

習近平的官場經歷,不僅強化了他的這些認知,而且讓他比許多人都更深地認識到中國的官場文化和官員的心理弱點。這稱為習近平反腐策略最重要的經驗資源。習近平還成功地實踐了特朗普主張的「讓人看不透、讓對手不可預料」的策略,原因之一就是他在掌握實權之前,管住了自己的嘴巴。

當然,習近平策略的成功與大環境也有非常大的關系。在國內方面,江胡留下的局面,已經到了他們自己也無法掌控的地步,這是習敢於「過河拆橋」最重要的原因。在國際方面,習更從與西方領導人的直接交往中,看到了西方自顧不暇的困境,看到了西方對中國失序加劇全球失序的恐懼。在這種形勢下,西方已經不可能試圖顛覆中共政權。

習近平策略的成功,還在於他在掌權之初,給紅二代和中國自由主義知識份子留下了想像空間,這增加了習近平集權的權威資源。隨著習實權的增長,也隨著自由主義的經濟思想越來越無力應對中國的經濟危機,習近平開始尋求新的權威資源,這是習近平提出文化自信的一大背景。

習近平集權策略的成功不是沒有代價的。習集權的一大代價,就是極大地損害了國際社會和中國社會的進步人士乃至專業人士對他的信任,從而無論在對外交往和國內治理中面臨著根本性的危機。加劇這種信任危機的因素之一,就是習近平的用人選擇。現在已經看的很清楚,習近平用人首先看重的是個人忠誠,而不是品格和才幹。應該說,習的這種用人方針,與中共面臨的危機有很直接關系,因為普遍的權力腐敗是靠普遍的個人忠誠來維繫的,經歷了二十年以權謀私,中共體制內已經沒有建築在公共精神基礎上的信任資源。換句話說,習近平用人唯親,有不得已的成分。

但是,借助這樣毫無公心的人際網絡來支持的個人集權,將會產生極其破壞性的激勵導向。隨著個人權力的集中,用人唯親必然會發展為用人唯奴。因為基於個人關係網絡的人才資源畢竟是有限的。而我們都知道,歷史上政治大一統一旦走上用人唯奴的軌道,會產生什麼樣的後果。

原文轉載自自由亞洲


相關文章

本週熱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