屍歪對齊昕的愛像袁紹對袁尚一樣而免戰棄選︱黃一恒


【2016年12月09日 4:47 下午】屍歪對齊昕的愛像袁紹對袁尚一樣而免戰棄選︱黃一恒


【蘋果】娛樂突發組記者深夜發出屍歪步出殮房門口的照片,果然娛樂性豐富!從來只聽人說青山走犯,未聞殮房走屍的。單看標題已夠嚇人:《同樣由殮房出口離開 梁振英夜探齊昕 心情沉重》寫到屍歪和龍蝦一家人經常出入殮房認屍一樣。

但先講明,從醫院殮房門口出來,未必一定之前是去了殮房的,事關醫院建築物內部四通八達,而從殮房門口出來有個好處,這地方通常比醫院正門少人,適合屍歪和龍蝦這類鬼鬼鼠鼠的人士,坐著納稅人供應的車輛,一大班公家保鑣跟著,卻說去「辦私人事」和「探朋友」,自然不想太多人看到。再講,醫院殮房門口空間較大,比較方便停車等人,尤其方便靈車停泊,可見屍歪座駕,與靈車無異。

殮房出走屍歪

屍歪和龍蝦都沒有明言去威院創傷中心是探哪一個「朋友」,但消息靈通的記者都猜十之八九是齊昕,我無法證實。但如果不是親骨肉,又何需屍歪和龍蝦這麼大費周章去探望?再看龍蝦,貴為特首夫人,出入醫院卻穿戴臃腫,左背一個大環保袋,右拿一個大暖壺,步履蹣跚,與平日跟我一起迫地鐵的一眾老婦人無異。再看她被記者追趕而方寸大亂的神情,不禁令人慨歎。所歎者,非為同情龍蝦如此賤婦,我只感到做人爭權奪利到最後,無非只剩下一堆白骨,做人去到咁盡,激到一眾香港市民日日咒罵你全家,又有何了不起?到頭來,又有甚麼比父子親情重要?

我雖沒有子女,但每當我或我哥哥稍有不適時,我都會感受得到父母的擔憂和關心,這就為人父母者的天性。屍歪龍蝦自己有子女,身為百姓父母官,卻不為香港市民的子女著想,有權用盡,有財貪盡!一眾年青人只為表達對你屍歪施政下之不滿,示威偶有衝突卻沒有存心謀財害命,你屍歪非要警察捉人甚至讓法院定罪下獄!

屍歪豈有同情別人兒女?

許多制服團體扎根香港幾十年,懷著熱情和信念培育青少年個人品格,引導少年人從小學會關心社會、服務人群。我看這些機構負責人也不是望會發達,只希望有一小片土地讓機構能夠安身立命,有足夠經費令信念可以不斷延續實踐。好一個龍蝦!你新搞個香港青少年軍出來又自封甚麼「總司令」,又讓垃圾桶在政府內部跟你打龍通,在沒有任何業績紀錄下,要錢得錢,要地得地!龍蝦這個偽「總司令」向一眾青少年樹立極壞榜樣。懷著信念努力經營的人,最終只獲得沒瓦遮頭的下場,而只要懂得拍馬屁,攀龍附鳳,榮華富貴就會享之不盡!香港下一代年青人的價值觀,豈能不被扭曲?

雖說做人不應幸災樂禍,可是屍歪和龍蝦這對下賤夫妻終日毒害別人子女,再看他們為自己生病子女落魄奔走的神情,如果話心裡沒有兩分涼意,咀不說半句現眼報,實在自欺欺人。到底屍歪會借小女抱恙之機,為自己一家積點陰德放棄連任,還是又來喪事當喜事辦,搏人同情以便推展選舉工程呢?隨著屍歪開記者會正式宣布棄選,大家已知道答案,這不禁令我想起昔日袁紹因細仔生病而放棄出兵擊殺曹操的一段往事。

龍蝦之勢利毒害青少年

相信大家都知道袁紹是因為官渡之戰(200年)被曹操打到落花流水,其後鬱鬱而終。但原來沒多久之前,袁紹有一個大好良機,可以先發制人,擒殺曹操。話說劉備自跟曹操在許昌青梅煮酒論英雄後,擔心曹操視自己為潛在勁敵,與其坐甕待擒,倒不如早日遠去,另圖良策。適逢袁術來犯,劉備就向曹操自薦鎮守徐州,迅速逃離許昌這塊是非之地。曹操得知自己放虎歸山後,十分後悔,但其後又果斷決定揮軍東伐徐州,擊殺劉備。盤據北方的袁紹陣營,早有人想到應該進攻許昌劫走漢獻帝,曹操親自離京東襲徐州,正好天賜良機於袁紹。袁紹謀臣田豐馬上向主公獻計,認為袁紹應該立即出兵攻擊曹操的後方,就可與劉備形成前後夾擊之勢,這不但可以切斷曹操退路,更可以一舉擒殺曹賊,定國安邦,就在今天!

屍歪對齊昕的愛有如袁紹對袁尚

可見天即將掉下一塊大餡餅給袁紹,就看袁紹撿不撿,恰巧袁紹最痛愛的小兒子袁尚生病,袁紹方寸大亂無暇用兵,於是拒絕田豐的計謀放棄出兵伐曹。可憐田豐唯有舉杖擊地,口吐憤恨之言:「夫遭難遇之機,而以嬰兒之病失其會,惜哉!」(三國志、魏書六袁紹傳)

或許屍歪對齊昕的愛,真的像袁紹對袁尚般那麼深,看到女兒生病而萬念俱灰,仿傚袁紹罷兵休戰,放棄出選競逐連任。


相關文章

本週熱點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