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水逆,奧巴馬翻臉︱端木雲


【2016年12月29日 12:14 下午】特朗普水逆,奧巴馬翻臉︱端木雲


再過不到3週,美國總統當選人特朗普即將就任,但是自從他當選以來,頻頻在諸如外交議題上「打臉」即將卸任的奧巴馬,讓後者儼然遭逢「水逆」,只好使出手段來壓制特朗普的氣燄。兩人最新的的隔空交火是,奧巴馬說,若他能競選第三任總統,有信心能擊敗特朗普。對此特朗普當然嗤之以鼻回嗆:怎麼可能?

一般而言,一個國家的外交政策縱使面臨國內出現政黨輪替,總會有一定程度的延續性。但顯然特朗普很不給奧巴馬面子,在許多外交政策上和奧巴馬唱反調。例如,奧巴馬任內最念茲在茲的外交政績就是「亞太再平衡」(Re-balance to Asia)戰略,為此奧巴馬還千辛萬苦推動「泛太平洋夥伴協議」(TPP)的簽署,只差國會批准的臨門一腳。結果特朗普不僅在競選期間就揚言當選之後要退出TPP,勝選後還真的宣示就任第一天就要使命必達,怎不令奧巴馬恨得牙癢癢?更別說特朗普的外交策士還在期刊上猛批奧巴馬的「亞太再平衡」政策根本就太軟弱,才會在南海和朝鮮半島議題上被中國和朝鮮吃得死死的。

其次,特朗普也公開挑戰奧巴馬的外交作為,最具代表性的就是與奧巴馬不睦的俄羅斯總統普京和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俄羅斯介入這次美國總統大選的傳聞早就甚囂塵上,特朗普卻和普京惺惺相惜,還有意與俄羅斯聯手來處理敘利亞問題和共同打擊「伊斯蘭國」(ISIS)。就連特朗普任命的國家安全顧問佛林以及國務卿狄勒森都和普京交好,這當然又讓奧巴馬難堪。

納坦雅胡又是另一顆外交炸彈。美國和以色列關係雖然穩固,但奧巴馬和納坦雅胡個人關係卻形同陌路。去年3月以色列大選,納坦雅胡選情告急一度走險棋,宣布若當選將反對巴勒斯坦建國。此話一出,不僅違反美國主張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各自建國、和平共存的「兩國論」立場,也讓美、以關係雪上加霜。再加上當時共和黨眾議員和納坦雅胡暗通款曲,背著白宮邀請納坦雅胡到國會演講,惹毛了白宮,表示將重新評估對以色列的政策。納坦雅胡不惜得罪奧巴馬而打「巴勒斯坦牌」,當然是為了爭取強硬派選票。後來他驚險勝選,第4度出任總理,才又改口說,選前那段說法是有條件的,但奧、納兩人的樑子已經結得很深。

上週聯合國安理會表決通過決議案,要求以色列立即停止在巴勒斯坦被佔領區內的屯墾計畫,最後以 14 票贊成,美國一票棄權的結果通過。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痛批奧巴馬幕後共謀傷害以色列,並揚言絕不會遵守這項決議案。倒是特朗普馬上向納坦雅胡送溫暖,在「推特」上發文批評聯合國只是供聊天打屁的俱樂部。他先前也曾公開要求美國在表決決議案時動用否決權,特朗普甚至表明將挑選支持屯墾的人作為美國駐以色列大使。其實奧巴馬最擔心的還是前年他和伊朗簽署的限制核武發展協議很有可能被特朗普推翻,共和黨早就對此協議不表贊同,以色列更是嚴詞反對,未來此一協議很有可能與TPP一樣會走入歷史。

另一項特朗普與奧巴馬的不同調與台灣有關。先是12月初特朗普史無前例地接了台灣總統蔡英文的恭賀電話,引發美中台關係波瀾。特朗普隨後在接受電視訪問時更揚言可能不受美國「一個中國政策」的約束,甚至暗示可能拿台灣當籌碼來與中國談判。此話一出,奧巴馬慎重其事加以反駁,警告特朗普要想清楚改變美國「一中政策」的後果。

12月中發生美國海底無人偵測船遭到中國海軍扣押一事,奧巴馬政府採取低調、私下與北京協商的作法,特朗普則是一開始高分貝譴責中國此舉,後來當中國表示願意歸還時,特朗普竟然說不要也罷。再加上聖誕節前夕發生在德國柏林的恐怖襲擊,讓特朗普再次自誇他競選期間提出的嚴格審查穆斯林政策是對的。

上述種種,一方面造成即將去職的奧巴馬與即將接任的特朗普在諸多重大外交政策上的歧異,更嚴重的是讓全世界都摸不透特朗普未來外交政策的方向。這或許才是對全球安全與政、經秩序影響最大的不確定性所在。

作者:端木雲(旅居海外多年,曾從事國際新聞編輯工作。)

原文轉載自新頭殼


相關文章

本週熱點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