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悉程序的好與壞︱吳廣明


【2017年01月25日 6:25 下午】熟悉程序的好與壞︱吳廣明


從入職懲教署之後的二十年,從老散做到幫辦,我都是在較前線工作,每日都是為「客仔」服務,照顧他們的衣,食,住,和活動。從來都無想過有機會更上一層樓或者是做一些較文職或者行政的工作。大約在2005年的時候,我要從一個監房調到另一個監房,也是做同樣工作,我個人是沒有異議,因為習以為常,但我預備到那個監房填補他的空缺的同事,因為身體狀況不佳,他原先去接的崗位就懸空,因為他接的崗位是一個工程監督及管理宿舍工作,總部就向我阿頭查問,我是否適合接這個崗位,答案就是,無野可以欄到我。

大家可能不知道有個外號叫「31萬能俠」,是我老散時候的外號,意思是我什麼都會做,簡單的就是,掟條鎖鑰比我就會開工,事實上,在過去二十年,接受新任務都沒有適應期,一般都有三天到一個星期,試過人未到就編做夜更主管。在這個機玄巧合下,我就由一個前線軍人變身成為一個和管犯差不多全部無關係的崗位。就是負責九龍東一個監房的工程和負責大約五百多間宿舍,算是我監房生涯的新一頁。

這個崗位的特色就是長時間和其他政府部門,建築界人士接觸,也學會了如何和這些人打交道。在最初的一個月,每晚放工都會留在辦公室看文件,我這個人就是這樣,「唔衰得」的性格,像一些前輩教落,不懂寫也要學會抄,文職同事都好奇怪,我竟然拿了過去五年的工程檔案看一次,也得知道,那項工程已經批出,但基於一些原因未能進行,其中一項就是將主任級宿舍全面翻新,這個工程在我退下來還未完成,所經歷時間長。達四年。因看過所有的檔案之後,一些不明白的事情就向前輩或者其他部門的朋友請教,得出了一些我撈監房超過二十年都未踫過的事情。

說了這麼多,其實我是想講西九故宮,我相信大家一定很多意見,但我可以告訴大家,經林鄭這位久歷風塵的政務官和一班精英公務員,我相信,大家就只能從她沒有向公眾諮詢埋手,不過,我大膽講,只要在行政方面修改一些運作,也可能避個這一關。這個就是我從政府當年處理過監督政府工程時所學到的一些。其實,以前我們做政府工程的人覺得最難過一關就是立法會撥款,因此,很多時都是重心的考慮。只要不超過某一個數目,政府相關部門是有權審批,略懂得程序就可以避過。記得某一位特首的官邸進行裝修,用了超過的經費也不用上立法會,就是用特別程序。

相信從梁振英口中大家都聽到,他認為立法會拉布是令到他不能為所欲為,更要求選民不要投票給拉布的議員,這樣好死唔死反而令到一些拉布的議員繼續留任,到了要下來還說著這些話,可想而知拉布是有殺傷力。但從三年前,他都採取不諮詢,不調查的態度避過立法會,差不多大部份的工程或者新項目都想盡辦法避過立法會,就連過千億的三跑,今天故宮都是用這種方法,大家不要忘記,開左工之後,就要政府負責追加和補貼,到時才上立法會也未遲。

還有就是投標的方式,這次西九故宮的其中一項受非議的就是沒有公開投標就將工程交給姓嚴的老兄處理,相信林鄭和一眾高官都懂得應對,只是要受到非議,相信過一段時間,又有新議題,大家都好快忘記,事實上這幾年確實如此狀況,每個星期都有震憾彈,一個震憾彈就遮一件負面新聞。到今天也如是,有人扮搭的士買廁紙不是這門嗎?最後,一些好的和優良的制度給一些壞人用了,也不會好得到那裡。


相關文章

本週熱點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