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警不認罪,談何特赦?︱吳廣明


【2017年03月02日 4:20 下午】七警不認罪,談何特赦?︱吳廣明


一直以來,我對撐警人士都有點不認同,並非表示我仇警,只是我一直都覺得,警察有公權力,有武器,更加有拘控權,為什麼由一班完全對警察不認識的政治團體,作出一些令人莫名奇妙的言論和舉動。其實,和一些較資深的警務人員傾過,他們對這些所謂撐警是不以為然。主要就是擔心這些人是別有企圖。甚至,更會利用撐警為名,實質是進行一些政治行動。

就七警案的發展,完全和一般所發生同樣案件的情況有所不同,當七警正在監房受靶的時候,一些熱心人士對於七警的支援,和以前差不多事情完全有所不同,所捐的錢實在很驚人,看來現在還未見停。對於這些善心的撐警人士,我是完全理解和覺得是無可厚非的做法,因為家人受了靶,實在是徬徨無助而得到支援,這個是可以接受,當然,數目多少和我們這些外人是無話可說。

其中一位善心的撐警的女士更說了一句:「先撩者,打死無怨」。這句話是有點熟悉,確實很多撐警人士,包括員佐級的主席都講過,似乎認為,曾健超真的大奸大惡,七警替天行道,只是打得受了小傷,就打死也應該,這種說法,真的讓香港這個文明的國際都市,一天就變成了中國的一個農村,也令人有一個無法無天的感覺。七警打人無論如何都已經面對法律制裁,也送了入監獄,然而,在未上訴之前,他們仍然是罪犯,在囚人士,這個也是香港法治社會,不容任何公警察進行私刑,使用不適當武力。

另外,我真的懷疑兩位立法會議員,梁美芬和蔣麗云,他們說了和解論,希望特首特赦七名警員,以減輕警察與民主派之間的撕裂,但我又想問,是不是要將曾健超都特赦呢?若果只特赦七警,那是怎麼樣的和解,還有,不要只特赦七警和曾健超,其他要告和佔領行動有關的人士呢?不如,我用沒有法律資格的阿叔提下兩位,香港是有特赦,是對一些終身監禁和患有絕症的在囚人士,而這個特赦的先決條件是要認罪,但現時七警全部都提出上訴,意思就是不承認自己的所犯的罪,相信,兩位議員應該先行到監獄勸七警認罪後才向特首提出特赦。

最近,前警務處長李明逵就七警事件說了幾句話,他所說的正是作為紀律部隊人員應有的態度。「誠信對一個領導人很重要,自己違法便應面對責任,若死撑更加丟臉」。這幾句話並不是聖經,也不是聖賢之書。只是曾經做過紀律部隊的人士都明白的道理。我不認識七警及其家人,和他們都無仇無怨。我認為,若果認為刑期重,又或者冤枉的話,有足夠渠道進行上訴,他們又不是第一班人因打人而受靶的公職人員,只要依照法律去行就是正道。更希望一些真心支持警察的人士,繼續鼓勵警察依法執行職務。

標題由編輯所擬


標籤:

相關文章

本週熱點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