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共享單車之死路︱黃一恒


【2017年06月09日 12:38 下午】香港共享單車之死路︱黃一恒


身處聖保羅機場等飛機,在餐廳上到網與上唔到之間,看到朋友不斷在Facebook分享有關香港共享單車之文章,我真的很有感覺。其實我早就想寫,只是之前一直沒空,現正好打發時間把我的觀點寫出來。我希望從用戶觀點、香港與中國文化差異,以及香港的沉悶營商環境這三個角度,講講我為何一早已斷定香港共享單車是一條死路。

先申報利益,我是中國共享單車的忠實用戶。由於工作關係,我經常會來往深圳、東莞,加上深圳離我粉嶺的家十分接近,我的生活空間亦包括深圳。大約是2016年底至2017年初,我在深圳各大小街頭看到各款顏色鮮艷的共享單車,已被深深吸引。後來我親自下載手機App,辦好登記手續,交了訂金,自一開始試用,已愛上共享單車這概念。我現在在深圳,基本上是不用乘搭其他交通工具的,不管為了代步,或為了做運動,我都使用共享單車。當然,單純踩單車的享受,共享單車由於結構所限,踩起來一定不比不上自己的單車。但如以方便角度,共享單車便贏足九條街,因為你不用擔心單車泊在街上被人偷,當你要轉地鐵去較遠地方,出閘後你可以即時使用另一部共享單車,而不用攜帶自己笨重的單車四圍去。

作為用戶,使用共享單車另一樂趣,就是街上的氣氛。當你看到街上無論大人、小孩、老年人、穿著短裙黑絲的OL、拍拖情侶、保安員、代駕司機等,人人都踩著共享單車,你自己成為一份子,自然感到新潮好玩!

一開始我都很期望香港會出現共享單車,但後來我想清楚,香港根本不可能會出現共享單車,或者即使有人經營,只是死路一條!這涉及香港與中國文化差異的問題。共享單車之所以能夠在中國各大城市做開巷,原因是中國無論從市民至政府,都可以不計較市容,容許亂!我在深圳親眼目睹的情況是,共享單車的確亂。使用者亂停亂泊,街上某些角度有一大堆遭人破壞的共享單車被人胡亂棄置,仿如佔中的鐵碼陣。你以為好大件事嗎?但在中國各大城市,亂象實在見慣不怪,像隨地吐啖一樣,中國人的容忍度極高。再講,共享單車就是因為可以亂泊,才夠方便。如果下下都要在固定位置交車還車,便失去它的方便意義。

當然,中國各地方政府亦並非完全不管共享單車。在中國,只要稍為看看電視或新聞,不難發現有關各地方政府研究如何管理共享單車的報導。但中國情況是先容許有點亂,讓共享單車成行成市才去管。而香港的管治方式,則是未開波就管到死,完全扼殺於萌芽之中。而香港獨特的管治方式,是由強悍的投訴文化、勇於表現自己有做嘢的區議員,以及政府部門大事不管但小事一收到投訴就強硬封殺這三大元素所組成。看看有人投訴雀屎,政府部門竟可將雛鳥連巢一起消滅,你就可以想像,只要有人投訴共享單車阻街,政府便馬上出手封殺!

最後我講講香港的沉悶營商環境問題。香港每逢有人報導或評論共享單車,往往將有幾架單車被拋進城門河的新聞無限Loop,眾人又如道德判官上身一起評論人們如何沒有公德心。大家如何評論純屬個人言論自由範疇,我沒有意見,我只是從想營商角度去看,如果大家只把焦點集中在有沒有共享單車遭到破壞,完全捉錯用神!共享單車24小時被放置在社區中,沒有人破壞才屬奇怪!一個有一百萬人口的市鎮,只要有一個人搞破壞,便能製造共享單車遭破壞的新聞,與城市整體人口質素和教養無關。再講,一個共享單車經營者,沒有可能不預先把破壞率算入經營成本當中。共享單車成功和失敗的關鍵,並非在於單車有沒有遭破壞,而在於使用增長率!只要用戶增長率強勁,投資者感到有前景,便於源源不絕地投入資金。看看中國情況使知道,共享單車的破壞率及實際數字肯定高出香港好多倍,但經營者卻源源不絕對往街上放置新車。共享單車與其他互聯網產業一樣,致勝關鍵是能否短期內搶佔市場使用率,只要用戶夠多,便能同時整合其他平台創造新財富。但香港的共享單車可謂完全交白卷,tc 共享單車已在香港出現數個月,你走到街上看看香港的共享單車使用者聊聊可數,沒法子像深圳般成行成市變成市民生活一部份,你就知我所言非虛,香港共享單車從起步已走入死亡之路。

 


標籤:

相關文章

本週熱點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