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查理到蘋果|桑普


【2015年01月19日 1:14 上午】從查理到蘋果|桑普


(圖取至漫畫家Carlos Latuff作品)

1月7日,經常諷刺政治人物與穆罕默德的法國《查理周刊》(Charlie Hebdo)位於巴黎11區的雜誌社總部遭受恐怖襲擊。社內成員遭兩名蒙面兇徒高喊「真主偉大」後亂槍射殺。發行人、總編輯、漫畫家、記者與警察共12人死亡,20人受傷,其中4人危殆。其中一名警員在行人路上受傷倒地舉手投降,竟被一名兇徒趨前近距離開槍打死。兇手在逃亡過程中,更陸續在巴黎東北部及南部地區發動攻擊。翌日,巴黎南部市郊發生另一樁槍擊案。一名女警遇害,另一人重傷,槍手逃脫。後來證實,前後3名兇手都是法籍阿爾及利亞裔男子:賽義德、謝里夫、穆拉德。

9日,警方在達馬爾坦某工業區內尋獲兩名恐怖分子,惜有人質遭受挾持。另一名槍手同樣在文森門的猶太雜貨店挾持人質。警方在達馬爾坦和文森門同時發動突襲,成功擊斃3名恐怖分子。前後三天,四樁血案,共有20人喪生(包括3名兇徒在內),至少21人受傷,是法國自1961年火車爆炸案以來最嚴重的恐怖遇襲案件。

11日,繼日前全球各地悼念活動之後,巴黎發起共和遊行,150萬民眾參加。40多國政要包括法國總統奧朗德、德國總理默克爾、英國首相卡梅倫、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巴勒斯坦總統阿巴斯,以及法國政界各黨派人士均有出席,與恐怖遇襲者家屬站在一起,手挽手,肩並肩,走在遊行前列。法國各地至少有370萬民眾參加了各大城市的反恐示威活動,令人動容,震撼全球。

14日,阿爾蓋達也門分支承認恐襲責任,聲稱是為了報復雜誌褻瀆伊斯蘭先知穆罕默德,並且表示法國是「撒旦的派對」,警告「悲劇和恐懼陸續有來」。同日,新一期《查理周刊》無畏恐懼,如期出版。封面漫畫為穆罕默德流著眼淚,頭頂上方寫有「寬恕一切」黑字,手持「我是查理」(Je suis Charlie)標語。

面對殺害無辜的恐怖襲擊的行動,不論施襲者的「道德情操」有多麼高尚、「人生怒氣」有多麼正義、「宗教信仰」有多麼虔誠,本身就是極度邪惡,兇殘暴戾,殘害無辜,剝奪生命,天理不容。無人足以為他們開脫罪行。今天華人世界當中竟有為他們的暴行「正當化」、「合理化」的言論,藉以賣弄自己的中東歷史知識,實在令人相當費解。此外,基於針對跨國恐怖襲擊犯罪的普世刑事管轄權原則,幕後策劃指揮組織人士也應被緝捕歸案。911恐襲如是,查理周刊恐襲也應當如是。問題只不過是歐美各國領袖是否需要聯手行動,抑或只是選擇在巴黎街頭聯手遊行。逝者已殞,盼望安息。元兇未尋,溫床未滅,陰霾未散,有識之士仍需努力。

不過,這次恐襲事件卻激起了歐洲新一輪右翼極端「反伊斯蘭」、「驅蝗」及「反移民」思想抬頭。英國獨立黨(United Kingdom Independence Party)領導人法瑞吉(Nigel Farage)指出:查理周刊事件是「歐洲多元文化的失敗例證」,而且可能會讓間諜在歐洲寄生散佈。在德國,仇視伊斯蘭的「愛國歐洲人反對歐洲伊斯蘭化」(Patriotic Europeans against the Islamisation of the West,即德語Pegida)右翼運動人士認為:這起巴黎屠殺事件顯示了伊斯蘭主義者「不夠資格享有民主政治」。在法國,民族陣線主席馬琳·勒龐(Marine Le Pen)將伊斯蘭主義等同為「滿載意識型態的謀殺思想」。

至於在實際行動方面,Pegida在德國德勒斯登(Dresden)12日的「反伊斯蘭」遊行最為震驚,共有2.5萬人上街,竟然獲得如此空前響應。示威人士高舉德國國旗和海報:「對抗伊斯蘭化,現在就停止外國人湧入」、「停止多元文化主義,我的故土將繼續保持德國模樣」。挪威奧斯陸也有約200人集結反對伊斯蘭教。瑞士和奧地利也將發起類似示威,歐洲其他極右翼團體紛紛響應。

不過,以「寬容」為號召的示威,反而吸引德國全境10萬人參加,在人數上壓倒反伊斯蘭遊行。這不禁令人聯想到德國總理默克爾在2010年頒獎給諷刺穆罕默德的著名丹麥漫畫家葛德‧威斯特(Kurt Westergaard)時,以《自由的秘密是勇氣》(語出希臘雅典政治家伯里克里斯(Perikles))為題所發表的那場精彩演講,強調自由、人權、責任、寬容的重要性。歸根結柢,正如她所說,「我們談到自由時,總是在談論別人的自由。」如果Pegida等右翼團體體會到這一點,很多傲慢與偏見都可沉澱下來。

畢竟這波右翼極端排外思潮來勢洶洶,不容小覷。我當然反對以「反伊斯蘭」為名的任何排外思維與行動。我所反對的是極端主義、恐怖襲擊、宗教仇恨、民族仇恨,而不是伊斯蘭宗教信仰本身。畢竟這次恐襲事件,已經在穆斯林信仰者的社區內引發強烈譴責聲浪,讓他們同感憤怒和恐懼。一位埃及裔的巴黎住民表示:伊斯蘭教告訴大家,如果有人用言語誣蔑你,那麼就用言語頂回去,而不是跑去殺死他。一位阿爾及利亞裔的法國人表示:查理周刊事件讓伊斯蘭教徒倍感恐懼,因為他們被塑造成必須對兇案負責。畢竟,世人宗教信仰各有不同。人家譏笑自己的信仰,自己就派人跑去把那個人殺了,還推諉說那人所屬的國家軍隊曾經攻擊跟自己擁有同樣宗教信仰的信徒,所以他應該死。如此想入非非,簡直暴戾瘋狂!畢竟,對言論沒有寬容,對暴力繼續寬容,也就難有和平。這跟宗教和種族無關,反而跟理智和寬容有關。

查理周刊遇襲事件也令大家重新審視自911事件以來美國及歐盟的中東政策。簡單來說,時至今日,西方國家的全球反恐行動大體上是失敗的,或者至少沒有任何實質性突破。在2001年阿富汗塔利班神學士政權瓦解後,中東激進恐怖組織活動的確一度沉寂。然而,自約2006年起,中東恐怖組織悄悄地死灰復燃,而且越燒越旺。塔利班繼續肆虐不在話下,而且繼續跟美國盟友巴基斯坦保持秘密關係。此外,美國長期盟友沙烏地阿拉伯(沙特阿拉伯)和卡達(卡塔爾)更加大舉資助遜尼派聖戰士組織(直到最近才聲稱終止資助),對抗什葉派的伊朗魯哈尼、伊拉克馬利基、敘利亞阿薩德政權,導致聖戰士活動,以致整個阿爾蓋達(基地)恐怖組織,不斷繁衍加劇,促使恐怖血腥瀰漫在中東廣漠的大氣之中,教人不寒而慄。

阿爾蓋達組織,或者可以稱為阿爾蓋達幽靈,其實相當龐雜,實在一言難盡。查理周刊案件的幕後元兇阿爾蓋達也門分支只是其中一個小隊。但是勢力最龐大的可以說是橫亙伊拉克西北部與敘利亞北部而直通土耳其的「伊斯蘭國」,其近年甚至由阿爾蓋達組織脫離出來自立門戶。2014年6月10日,「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蘭國」(ISIL)一舉攻陷伊拉克北部重鎮摩蘇爾,21日續陷卡伊姆,29日宣佈成立「伊斯蘭國」(IS),號召遜尼派全面對抗什葉派,呼籲重建大伊斯蘭國,破除一戰以來由歐洲列強主導分割的中東主權國家疆界。「伊斯蘭國」目前佔地面積超過7個台灣,而且繼續擴張其佔領範圍,狂言擬在今後5年內佔領西亞、北非、中非、中亞、巴爾幹半島、克里米亞等地。對此劇變,沙烏地阿拉伯、卡達、巴基斯坦、土耳其連忙撇清它們與「伊斯蘭國」聖戰士的資金往來關係。畢竟這些國家都是美國在中亞與中東地區的長期盟友。美國似乎不斷在中東政策方面重蹈覆轍,進退失據,再加上近年來歐美多國針對恐怖組織「局部強硬、整體綏靖」的中東政策,儼如眾人拾柴,助燃全球火焰。現在各方必須冷靜反思,改弦更張,終結綏靖,全力抗暴,同時尊重信仰,否則後患無窮。

觀乎1月14日「伊斯蘭國」批評新一期《查理周刊》刊登穆罕默德漫畫是「一個極端愚蠢的行為」,可知新一輪恐怖襲擊可能已經如箭在弦。及至15日,比利時警方在境內靠近德國的東部城鎮佛維爾(Verviers)跟疑似與「伊斯蘭國」有關的恐怖分子爆發激烈槍戰,2名嫌犯死亡,另有至少13人被捕,他們均疑似計劃槍殺警員或攻擊警局。各方情報更加顯示「伊斯蘭國」及阿爾蓋達組織正在同步策動在歐洲各國發起恐怖突襲,情況令人相當憂慮。同時,法國政府表示將會調派航空母艦前往中東,加強打擊「伊斯蘭國」武裝分子,但是具體後續行動尚未明朗。誠盼歐美各國終結綏靖政策,落實尊重不同信仰,僅對恐怖及暴力不予寬容。這將會是一場「自由、人權、理性、寬容」跟「極端恐怖思潮」的實力對決,既考驗著人類文明社會的底線,也考驗著尊重宗教信仰的真諦。

畢竟查理周刊事件所投射出來的核心價值,恐怕已經不只是「新聞自由」而已,而且還涉及到人類最基本的「言論自由」。縱非新聞,縱非記者,一旦把宗教先知卡通化就等於不敬,加滴眼淚或者寫句「我是查理、原諒一切」,竟會再度成為江湖追殺令的殺戮對象,實在可怕。極端分子這類變態反應,恐怕已經跟叢林猛獸無異。沒有幽默寬容,不懂尊重差異,不察生命價值,只識要求大家世世代代對某位古人「仰之彌高,鑽之彌堅」,甚至必須為此「捨生取義,殺身成仁」,這些落後的、專制的、奴役的、偽善的文化傳統和生活氣息,難道不值得大家自覺覺他嗎?反省自己文化基因,尊重他人宗教信仰,弘揚自由人權寬容,正是維護人類文明社會永續發展的永恆功課。

附帶一提,「Je suis Charlie」這句話其實在法文當中是一語雙關。如果suis的原型是être(be),這句話的確是指「我是查理」。而如果suis的原型是suivre(follow),這句話就是指「我跟隨查理」。畢竟我不是查理,但我會跟隨查理,不是跟隨查理的盲目反伊斯蘭移民及極端左翼思維,而是跟隨和學習查理的自由、幽默和勇氣。

在香港,《蘋果日報》向來被坊間批評為煽色腥,以及新聞報導不夠嚴謹專業,但是其幽默和勇氣卻是值得肯定。1月12日,正當《查理周刊》事件繼續在全球發酵之際,在香港佔領運動期間多次被人包圍滋擾的壹傳媒集團,再次遭受黑幫式恐怖暴力襲擊,被兇徒投擲2個燃燒彈。此外,將軍澳壹傳媒大樓及集團創辦人黎智英的何文田大宅,也在凌晨幾乎同時被兇徒投擲1個燃燒彈。涉案者分乘兩輛已報失的七人車逃走,其後兩車均被縱火焚毁。壹傳媒工會成員雷子樂表示:《蘋果》自2012年起已經屢次遇襲,2012年時有人淋紅油,2013年有人扔菜刀,這次卻是投擲燃燒彈,認為暴力程度不斷升級,難尋真兇,破案率低,對本港新聞自由構成極大威脅。此外,幾乎同時,早上5時許,一男子駕駛客貨車到紅磡某報攤偷走包括《蘋果》等約百份報章。便衣警長衝入車廂捉賊,竟被載到兩公里外再推落車,混亂中警長右小腿被輾過。他連開4槍,賊車倉皇逃去。目前未知事件是否與壹傳媒遇襲案有關。

腥風血雨,赤化香港。必須發聲,必須抗爭。從《查理》到《蘋果》,我們可以看得出某種驚人的類似性,以及從幕後組織到煽動恐怖的多條類似伏線。大家可以細心思考如何蒐證和反制,拒絕謊言,拒絕犬儒,拒絕懦弱,拒絕沉默。

桑普
政治評論人


標籤:

相關文章

本週熱點

最新文章